听说,你还没能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

文 / 陶瓷兔子

月见小姐在决定辞职之前,曾经在微信上对我们进行了每日一吐槽的狂轰滥炸。

“每天都要看老板脸色说话,没完没了的加班和出差,对着吹毛求疵的上司和同事,真是够够的了。真想像XXX一样啊,在家做自由职业者,每天轻轻松松的写个文案做个翻译,时间又自由又不耽误挣钱,人家那才叫生活。”

这抱怨来的太过频繁,以至于开始时经常回应她的那些人都默默失踪,直到她终于发了大招“告诉你们啊,我终于鼓起勇气辞职了。赶快表扬我一下。”,纷涌而来的鼓励换来她频频发来那个大笑的表情,“我终于要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啦~”

我几乎都能脑补出她笑出八颗大白牙神采飞扬的笑脸。

“哎,你帮我介绍个翻译能赚钱的活儿呗,我这刚刚起步,只要靠谱就行了。”她问我。

对于月见小姐的第一次拜托,我极其认真的辗转找了许多个朋友,终于给她找到一份虽然报酬不多但是绝对轻松的翻译兼职。她在那头连着发来好多个谢谢,开心的不得了“一想到马上就要新生了,真是太开心。”

她仿佛从一个满身怨气的小白领一下子进入了岁月静好的阶段,晒一晒自己种的花草,拍一拍自己画的涂鸦或是镜子里练瑜伽的身影,每天一发自己的健身记录,还有在读的那本名字拗口的厚厚的巨著。

就这么静好了好几个月,终于有天忍不住拉我聊天“哎你说,这些人怎么就那么难伺候呢,我翻完5000字才给100块,进度还催的那么紧。还有上次找我做文案的那家,我改了8遍啊,他们还挑挑捡捡,居然晚上十一点打电话给我要改方案,气的我直接就挂断了电话,有没有礼貌啊这些人。”

她气势汹汹的在那边抱怨了许久,终于轮到我插话的时候,我劝她“刚开始就配合一点嘛,等人脉建立起来了怎么样都行。”

换来月见小姐好像听到外星球电码一样的惊讶和不解“你傻啊,我辞职了自己单干不就是图个自由嘛,我要这么逼我自己,又被人使唤又看人脸色的,跟上班有什么区别?”

紧接着她又不甘心的絮叨几句,“人同命不同啊,你看那个XXX多好运气,年纪轻轻开始做自由职业,做一笔够吃一个月,是不是什么二代啊,有人脉有家底什么都不愁。”

月见小姐口中的XXX,曾经是许多人羡慕的对象。

一次公司活动的时候见过她,妆容精致举止文雅,带着一点独特的慵懒气质,像一只吃饱了准备入睡的与世无争的猫。寒暄之后我凑过去聊天“我有位朋友特别喜欢你,简直要以你的生活当作模版了。”

她苦笑一声指指自己的黑眼圈,“羡慕的人多,能做到的人少。我现在的作息比上班族还要辛苦,每天五六点就得起床看看做的方案甲方有没有意见,常常大半夜还被叫起来改图。做翻译就更别提了,看得我眼睛都花了,就那么一点点钱。”

许是看到我的表情太过吃惊和同情,她安慰似的拍拍我的肩“这都已经好多了,刚开始的时候好多钱少事多态度差的客户,我天天跟孙子一样的跟在人家后面追帐,动辄被骂个狗血淋头就为几百块钱。跟那时候比起来,现在真是好太多了。”

“自己做事居然也要这么辛苦?”我忍不住感叹一声。

“每一种自由都辛苦,”她笑容温柔眼神坚定,“但是值得。”

我想起自己刚刚毕业的时候,曾经特别崇拜一位“高冷”的前辈,他不拉帮结派的笼络同事,也从不花言巧语的奉承老板,从不刻意去争取什么,却能把每一项任务都完成的很出色,每一年都在高升直至高管。

那时候我在想,这就是我想要成为的人,又独立又淡定,又优秀又个性。

直到有机会跟这位前辈聊天,换来他语重心长的一句“想要做什么样的人,需要先考虑好,自己愿不愿意付出相应的代价。”

用别人聊天吃饭打游戏的时间钻研业务的代价,每个夜里都在苦学然后清早起来跑步的代价。

对重要的客户做小伏低百般应承的代价,对上级错误的指示咬牙做完然后自己去补洞的代价。

曾经努力去变成另一个人,才能做回自己的代价。

东野圭吾在那本《彷徨之刃》中曾经有过这样一段话:

下西洋棋的时候,一开始我们拥有全部的棋子,如果一直维持这样就会平安无事,但是我们要移动,走出自己的阵地,越移动就越可能打到对方,可是自己同时也会失去很多的东西,就像是人生一样。

我们常常以为自己喜欢某一种生活,或是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可是这样的想法往往只停留在了解别人最光鲜亮丽的一面,羡慕她自由,羡慕他成功,羡慕他年纪轻轻就升了高管,羡慕她不动声色就自费出国。

而他们背后不为人知的艰辛和努力,就是我们尚未做好的觉悟。哪里有不会辛苦的自由,哪里有不曾妥协的成功。

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样的人还远远不够,去了解这样的日子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你想要成为的那个人都经历过什么样的生活。造就他们的和他们放弃的,你愿不愿意也作出同样的选择?

愿你落棋不悔,愿你终得所爱,即便这并不是一个人人都配拥有的结局。

赞 (4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