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所谓的正常,不过是一种病态的平庸

文 / 凤红邪

我们处于人类社会中,我们从小所受的一切教育与环境对我们的影响,在本质上都是为了保证我们能够更加符合社会组织的要求,保证我们能够更好的被主流思想「奴役」,使我们更好的成为种群发展的一个合格的「工具」

这本身只是一个客观事实,我用「奴役」和「工具」这两个词并不是为了批判社会的洗脑,我只是在阐述这个事实,不是为了赞扬也不是为了贬低。

社会的洗脑会造成最大的一个矛盾在于:『个体的自由意志』与『种群统一思想』的冲突。

也就是说不同的个体都有着各自不同的思想喜好,但是『种群统一思想』却将个体的自由意志限制在符合「种群稳定与长期发展」的要求的范围内。

比如:郭德纲很喜欢在天安门下捅于谦的屁股,于谦也喜欢被他捅,但这在社会的价值观里是粗鄙的,有伤风化的,因此他们的自由思想就被禁止了。

郭东林和他饲养的一只野生范冰冰真心相爱,但社会主流的思想中极度排斥人兽恋,所以郭东林和野生范冰冰的自由恋爱就被禁止了。

在几百年前甚至直到现在因为社会大众不能接受同性恋,所以有多少对真心相爱的情侣不能在一起?有多少表达自己爱的自由的思想被扼杀?

所以社会的主流思想与个体的自由意志总是会有矛盾的。

这种矛盾的内在表现为,社会的价值观对于个体价值观的思想上的影响。如:我们要努力工作,我们要热爱祖国,性是肮脏的、应该被压抑的等。

这种矛盾的外在主要表现为,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的矛盾。如:我们应该遵守政府的法律,我们要为社会创造价值,我们要拥有集体荣誉感等。

从社会的角度来讲,这种洗脑与对人类个体从小的教育灌输有利于维持社会的稳定与集体的长久发展。

从个人的角度来看,这种洗脑则是一种彻底的对个体的自我性与存在性的扼杀。

看到这里我要再强调一遍,我只是在阐述这个事实的存在,而非在评判这个事实的好坏。

你不要因此而对社会的洗脑产生愤怒,或是对这个事实感到恐惧认为我在宣扬反叛的思想妄图破坏社会的稳定。任何看到这篇文章的人都应该保持客观与理性认清这个事实的存在,然后你选择接受或者否定这个事实,那是属于个体的自由,是你自己的事。

统治者之所以拥有掌控被统治阶级的能力最根本的在于他们拥有调配社会资源的权力。这个资源包括生存资源与精神资源。

每个人的最基本的生存需求在于,个体生存状况的安全,与衣食住行等生理需求能被满足。

统治者拥有军队和法律,以此来保护个体的生存安全;统治者拥有社会资源的调配权,我们怎样才能得到食物,我们怎样拥有更好的房子,我们付出不同程度的努力能得到怎样的回报,这些规则都是由统治者或是习俗的传承来制定。

在基本的生存需求被满足后,人类还需要精神上的满足。

我们怎样获得他人的认可与尊重,我们要做到哪些事才能获得成就,我们如何被别人称赞从而获得心理满足感等等。

而这些精神上的满足一半是来自于统治者制定的规则,一半是来自于几千年来形成的思维习惯与共同的认知。

比如:岳飞精忠报国会被后人称赞,马云有很多钱会被世人崇拜,老王出身卑微身残志坚努力二十年获得世界花式撸管锦标赛的冠军值得大家学习等等。

有一个社会大众很少有人反思的问题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工作?

这个问题虽然初看起来挺荒诞的,但你不妨往深处好好想一想,究竟、为什么,大部分的人类都要『工作』呢?

我们朝九晚五辛辛苦苦每一天奔波劳碌做着许许多多奇怪的事情,然后每个月从其他的人类那里领到一种可以消费的货币,用这货币去购买生存所需的物资,或是用来娱乐和享受。

但这是为什么呢?

你好好想一想,跳出你常规思维的限制,跳出你自身思维的局限,把你自己抽离到地球与物种之外,作为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究竟人类为什么要工作呢?

我想聪明的你很快就会理解我的意思的,所以现在我们来谈谈为什么大众所谓的正常往往意味着一种病态的平庸。

在大众眼中所谓正常的标准,无不是依托于能够保证社会稳定的这个前提之下,所以大众的所谓正常都是在促使着我们向『成为一个更合格的社会工具』的方向靠拢。

我们要圆滑,没有棱角,这样才不会令社会产生更多的冲突;我们要努力工作,不管工作是否是我们喜欢的,这样才能为社会创造更多的价值;我们要压抑自己的欲望和真实想法,这样才能为他人所接受。

这一切看起来好像都有一个宏大的理由:为了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

但实际上有多少人真正反思过,人类发展的意义何在?人类究竟要往什么方向发展?怎样才能保证我们真的是处在『真正的发展』中而不是陷入了看似在发展实则在偏离轨迹的假象之中?

人类何时才能停止对于未来无休止的追逐,而是停下步伐,反思我们的当下呢?

要知道,未来永远都不会到来,我们真正拥有的只是永恒的当下。我们怀着对未来无比美好的期盼与幻想,却没有人跳脱出去看看我们这个时代陷入了怎样病态的疯狂之中。

另一方面我们所受到的教育都是一种『中庸』的生存方式,人的第一天性就是躲避灾害,所以大多数父母会教育他们的子女选择『好好读书将来找一份好的工作』这样一种在社会的现实条件下最为『稳妥』且『安全』的发展方向,但也正因如此,无数个体的潜力与可能性在它们受到社会化教育的一开始就被扼杀了。

并且在此后许多年里我们所接触的都是和我们一样被压抑了天性选择平庸的人,我们处在『集体平庸』的环境中而不自知,甚至因为大众都习惯了这种病态的『扼杀个体的天性而去适应社会』的生存方式,而把这种生活定义为『正常』的。

如果所有人都在肮脏的沼泽里打滚,也许你一开始会疑惑为什么大家都在那么脏的地方打滚呢?但是久而久之你就会逐渐习惯,并且默认的接受。甚至会在潜意识里找到各种借口来将这种病态逆向合理化,比如打滚可以锻炼身体,越是在肮脏的地方生存越是能磨练一个人的品性等等。

一个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一个没有跳脱出社会洗脑的束缚、一个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的人,那么他所做的一切,无论在世俗的眼中取得了怎样的成就,获得了怎样的成功,那在本质上都只是一种不清醒的努力。

我并不是说一个人追求金钱,追求名誉,追求美女就是错的,区别就在于,一个人所做的一切是取决于他自己的意志,还是因为他只受到社会洗脑的影响而习惯性的以为自己『应该』追求名声,『应该』结婚,『应该』工作。

就比如只论结婚这一点,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结婚,最常规的解释就是,年龄到了,其他人都结婚了,父母在催等等。

很少有人是因为有了一个深爱的对象想和她共度一生,想组建一个美满的家庭,甚至是你因为自己想通过和一个有钱的富商的女儿结婚而平步青云,这都是一种主动的清醒的努力和追求。

唯有当我们从集体的梦境中清新过来,当我们跳脱出彼此推推搡搡的前进步伐,我们呈现出真实的自己,我们做的事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时候,那才是我们作为一个拥有自由意志的个体的真正的『生活』。

但大多数人却都是在随波逐流,浑浑噩噩的被社会、被他人、被习惯、被欲望等推动着而活着,他们从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谁,没有意识到他现在的思想里哪些是真正的属于他自己的,那些是别人强加给他的,那些是社会的洗脑。

所以我们大部分人虽然名为活着,但在本质上只不过是欲望,习惯,激素,社会洗脑,群体价值观等混合在一起驱动着的一个「工具」罢了。

社会要我们成为一个正常的人,我们要善良,没有攻击性,遵守法律,努力工作,为他人着想等等,其实这无论是对于种群还是个体而言都是「有利」的。因为这保证了社会的稳定与个体的安全,降低了战乱与暴力的发生,维护了个体利益不被他人侵害。

但是我们去衡量任何事情,除了要衡量它的利弊,还要衡量它的「程度」。

大多数人看待问题的思维方式都是十分极端的,他们的概念里只有「全」和「无」。

比如,你的女朋友喜欢上了别的男人,你就会以为就代表她不爱你了。但是实际的情况是,她对另一个男人的爱有八分,对你的爱还是有两分的。

但我们却会将这两分的爱忽略,以为她就是「完全」不爱你了。

这种极端的思想无时无刻不发生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令我们总是将问题极端化,这样的确令事情变得简单了,但这却是对现实的否定,令我们的双眼被蒙蔽。

指出这一点是为了让你理解社会洗脑的「程度」的问题,社会洗脑并非完全是好的,也不是完全是坏的,你首先要学会接受事实的本身,而不是用好或坏、利或害粗暴的把事情一分为二。

在「保证社会稳定」之外的洗脑大多数是对你个人的思想的扼杀,你自己要分清一个界限,哪些社会洗脑是对你个人而言有利的,哪些是有害的,这是一件复杂并且麻烦的工作。

但是一旦你能够分清这些后,你就会逐渐「清醒」过来。

正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被社会和周围环境洗脑,掩盖了我们真实的自我的思想,所以很多人才会在生活中迷惘,痛苦,焦虑,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因为我们从来就没有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并不是真实的自己,意识到我们总是在不停地被外界和周围的环境、他人的评价潜移默化的影响着。

我们从来就没有完完整整的做过真实的自己,我们总是在随波逐流,我们从不主动地发现自己,所以我们怎么可能不痛苦、不迷惘、不焦虑?

但是一旦你能够清醒过来,你就能逐渐剥离社会、外界、洗脑、他人等对你的影响,逐渐展现出你的真实的自我,你会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你就不会再被大众的观念、别人的价值观所迷惑,你就不会再被束缚和压抑。

这个时候你才能够体会到,你是一个真正的拥有自由意志的「人」

赞 (2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