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兮虞兮奈若何

文/六神磊磊

广大人民群众对资本市场根本不感兴趣,扯上王石和田朴珺的例外。

要知道,凡是群众喜闻乐见的故事,都是有一些固定的桥段的。比如屌丝逆袭、英雄杀嫂、美人误江山。

你看那些最脍炙人口的古典名著,不外乎是这些桥段,《三国》是屌丝逆袭,《水浒》是英雄杀嫂,《封神》是美人误江山。

所以,如果有一个君王,既喜欢美人,又丢了江山,那么肯定就是被女人误的,别解释。因此在我们心目中,王石就被田朴珺误了江山。

他把心思都用在给小田田做红烧肉上,自然就丢掉了万科——这样的逻辑,好玩,好懂,最符合我们的口味和心愿。

也因此,一夜之间,许多人都站出来犀利、深沉地教育王石,兼警示着众人:红烧肉和田朴珺、醇酒和妇人,是如何断送男人的天下。

有的文章哪怕剖析了一大段收购万科背后的阴谋,也仍然要绕回到美人误江山的路子上:

“别人都在筹划备战,而王笨笨在忙着给一个三线小明星做红烧肉,在忙着做他的归隐梦,做他的陶渊明梦。”

鸡汤市场的反应也是很灵敏的,也迅速有了新的炖法。昨天还在煲王石的情感鸡汤粥呢,一夜之间就把脸一抹,把王石又炖成了反面教材:“你关注什么,你就得到什么!你只记得红烧肉,你就一辈子只能做红烧肉!”

其实,收购万科的姚振华们就没有自己的王朴珺、李朴珺?他们难道就没有自己的东坡肉、回锅肉?但是无所谓了,我们只需要纣王迷上妲己,至于武王喜欢谁,我们不关心。

我们绝不会像唐代的诗人们那么较真:“西施若解倾吴国,越国亡来又是谁?”

当然,在万科被“敌意收购”的故事中,感觉最爽的是年轻的男观众们。有一句话很代表他们的心声:你抢年轻人的女朋友,年轻人就会抢你的公司。

这句话其实不太经得起推敲,因为帮他们“复仇”的姚氏兄弟一点都不算年轻,而万科也早已经不是王石的公司了,最大的股东华润也不过只有百分之十几的股份。

但是无所谓,大家愿意相信这句话,因为它好玩、有趣、爽,甚至有一丝丝的解恨。

说句公道话,王石其实还不算特别招人嫌的那一类。他虽然高调,爱露面,曝光多,但一张老脸不算难看,尽管谈不上什么颜值,可瘦得还算精神。

他鼓捣的那些个人爱好,登山、跑马、滑翔伞,秀多了确实腻味,但毕竟还算健康向上,总比搞神神道道的企业家好点,还没有自封什么真人、大士,没有逼着员工背佛经道经鬼谷子,没强行拉员工去辟谷双修参野狐禅,把企业搞得像神龙教。

他的产品不算最洋气,但也不算土气,总比恒大的平均五线城市地标水准要好;质量问题偶也有曝出,可矬子里拔将军,总体还是及格以上;婚变之事固然显得那个了一点,但既然金庸先生也出这门子事,这里就不多言了。

他最滑头的是,这么多年一直唱衰房事,不像任大炮得罪好多人,其实房子却卖得比任大炮还多。

可现实是,王石们再努力把自己的公众形象捯饬得仁义礼智信、忠孝悌毅勇,再怎么有登珠峰的故事、跑马的故事、当年保卫万科的故事,但真正烙在许多青年最心底的,还是关于红烧肉的“有钱老男人”和“上位小女人”的故事。

因此,在你老人家风平水顺的时候,他们会默默地看你的电视广告,听你的成功学励志案例,甚至买一本拿你当封皮的书,仿佛真和粉丝一样。但他们真正看你的眼神,不会是李逵看宋江的那种,而仍然是吕布看董卓的那种。再说具体点,是吕布看董卓泡貂蝉的那种。

于是,一旦胡虏破关,你吃了大败仗,那就对不住了,你当初让他们吃下的励志故事,都统统变成段子吃回去吧,鸡汤和成功学里无真爱,何况再加上个夺妻之恨呢。

如今,眼看宝能系兵临城下,王石还能有什么后招?也许召唤出更大的boss降临增持救场?也许对手胸无大志套利走路?也许是更魔幻的,王石和战友们做通了证监会工作,干脆直接停牌半年拖死宝能?这都是专业人士才关心的事。

广大群众可不关心后招,大家已经认定王石败了。这样,大家才能各得其所,编鸡汤的得到一个新的反面教材,评论家又得到读者敬畏的目光,男青年则收获一丝快意恩仇。

至于王石,大概可以友情获赠一个贵族败给野蛮人的最体面的结局。

比如,他大概会且战且退,来到乌江边。不远处烟尘滚滚,那卑微的亭长出身的野蛮人已经杀来。

身为楚国贵胄的他环顾左右,一声长叹:

“石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今无一人还,我何面目见之?”

“这辆大切,日行千里,陪我多年,不忍抛弃,请帮我运过江去吧!”

然后他闭上眼,缓缓举起了曾给虞姬做红烧肉的菜刀……

有分教:

四十年来家国,
三千里地山河。
最是仓皇辞庙日,
教坊犹奏别离歌,
垂泪对宫娥。

赞 (28)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