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跟我说生日快乐的男人

文 / 訞猫

今天冬至,白天很短,夜,还很长,窗外飘着雨。

临近期末,化身作业狗,在堆积如山的资料中东挖西刨,只想要快点拼凑出那份5000字的所谓的读书笔记。

室友“吧唧吧唧”吃盒饭的声音成功地让我的肚子打鼓抗议,我不得不合上书本,揉揉已经发疼的脑袋,拿起手机打开美团,搜罗一下学校周边的“美食”。

翻来翻去,都没决定好吃什么,哪里有什么美食呢!外面的饭菜,顶多不过将就填饱肚子罢了。

我突然很想念许安山做的饭菜。

今天冬至,家里的大公鸡不知道会是哪只倒了大霉,被许安山拿去宰了,鸡汤一定很美味吧,今年煮的什么汤呢?番茄鸡蛋?还是丝瓜瘦肉,又或者是夜香花蛋汤?

不过我猜一定不是紫菜汤,许安山很讨厌喝紫菜汤的,每次喝都是闭着眼睛“咕噜咕噜”一大碗吞下去的,我不在,他再也不用受这种折磨了。还有我最爱的糖醋排骨,我不在,许逍洋那家伙一定偷笑了吧,没人跟他抢了,这是许安山最拿手的好菜。看看拿着手机不知道要吃什么的自己,我突然嫉妒起我的家人来。

心情无比烦闷,我干脆把手机一扔,丢在桌子上,闭起眼睛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嘟嘟”震动了两声,我猛地一惊,睁开了眼睛,还没缓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定了一下神,呼,没想到自己竟然坐着就这么睡着了。

拿起手机,打开一看,显示的备注是父亲。我头脑中的第一反应竟然是:父亲?谁啊?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哦!是我爸。

短信只有短短一句话,却让我差点湿了眼眶:筝,生日快乐!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许安山

我又反复看了几遍,确定无误自己没有看花眼,真的是许安山。我甚至怀疑这是许逍洋那个臭小子的恶作剧,但是,这个蹩脚的借口还是没有说服我自己,因为只有许安山才会每次发短信都会署上自己的大名。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我就是知道,虽然两年来我和他没有发过一条信息,通过一个电话。

我觉得自己应该要回一句什么话。但是,打了一个“嗯”字以后,就发现再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爷爷奶奶的身体还好吗?”不行,“许逍洋那家伙读书有没有偷懒?”想想,也不行!“嗯,你也好好照顾自己!”太矫情了,再说那么他大个人了,还用我提醒他吗!我又把短信删了……

我默默地按了返回键,退了出去。

我和许安山的关系变得不好,是在高三的时候。

那时候学习紧张,许安山基本每个星期都给我送鸡汤,所以在高三人人不用减肥也瘦成杆的时候,我的体重不减反增。有这么好的爹爹,同学们当然是各种羡慕嫉妒恨,我心里也是极为自豪的。这一来二去,同学们和老师都认识我许安山这个男人。终于有一日,在学校门口,班主任拦住了来给我送鸡汤的许安山。

原因是我和一个男生暧昧不清,说暧昧不清已经是给我面子了,那时候,我其实已经和那个男生在一起了。因为我成绩还不错,所以班主任希望许安山跟我好好沟通,无非是劝我悬崖勒马,别误入歧途,耽误终生。

那一天,我看到许安山脸都绿了,没跟班主任请假,就在众目睽睽下把我带回了家。

平常大家说我像我爸的时候,许安山总是一脸乐呵呵的。可是这一次,脾气同样倔的像头牛的两个人,谁也没有退让。那时候,我觉得那个男生就是我的命中注定的人,许安山拆散我们的行为就是封建老顽固。许安山则不屑,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浪费时间浪费生命,赶紧给我好好读书去。

后来,战争越演越烈,连我妈也劝不住他。他就每天在家里看着我,我哪都不许去,我绝食抗议无效,最后被迫妥协。

可是,我们的关系自此降至冰点。

鸡汤依然每周都送,那个人已变成了我妈。一个月难得放的那么一天假,我再没有回去过。

我妈有一次说,我爸很想我,我不信。或者说我不想信。

那一年,我拼了命在学习。同学和老师都以为是我失恋后需要转移注意力。

高考后,我考得不错,填志愿的时候,报了一间离家十万八千里的学校。

许安山在一边看着,动了动嘴皮,最终什么也没说。

高考后与那个相恋的男生见了一面,他说,筝,你以前,其实并没有那么喜欢我吧!

晚上,刷刷微信,看到许逍洋发的一条朋友圈:今天冬至,老爸喝紫菜鸡汤时的样子,哈哈“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太可爱了。还有糖醋排骨喔,我的最爱,可是他竟然留了一半!!没让我吃完,不开心!

配的是一张他偷拍的许安山在喝汤的图片。只是,一如往日般熟悉的身影,两鬓不知何时,已染上白霜。

我默默地点了个赞。

不到一分钟,许安山在下面给我回了条信息:姐,生日快乐!那半碗糖醋排骨,给你留的。爸爸很想你!

我躲在被窝里,泣不成声。

拿起手机,打开许安山发的那条信息,回了一句:爸,谢谢你!

赞 (42)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