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实验:你不是世界的中心

文:雾满拦江

(01)

早年陈胜在地里耕作,对乡人说:以后哪位兄弟发达了,可千万不要忘了今天的交情——狗富贵,勿相汪。

乡人嘲笑曰:瞧你那熊色,还想富贵发达,做梦去吧你!

陈胜叹息曰:麻雀焉知鸿鹄之胖哉?

叹息没多久,陈胜于大泽乡揭竿而起,布衣称王,史称陈王。

闻知陈胜发达了,当年的乡亲老友,纷纷找来,重重敲击宫门:狗剩,小陈,在家没?哥们儿来看你了……

这些人蜂拥入宫,大模大样的盘腿一坐:小陈,想不到你小子还真有这狗命,称王了啊,真的抖起来了。还记得你当年那丢人现眼的模样吧,想当年你可是要多惨就有多惨,哈哈哈……

陈胜叹息一声:唉,都杀了吧!

士兵们上前,架起这些乡党,拖到宫门外砍头。老乡们说不尽的诧异:小陈,狗剩子,你怎么一阔脸就变?忘了你当年亲口说的了,狗富贵勿相汪什么的?忘了你发达之前,那模样多丢人吗?早知道你不念旧情,老子就不来了……哎哟妈,乡党们好大的头颅,已经被砍飞。

(02)

陈胜苟富贵,砍乡党的故事,被司马迁写到《史记》里,好多人从此就学乖了。

但还有些人,坚持原则,坚决不乖。

于是这人世间的老乡相会,就充满了变数。

(03)

戴笠,特工王,军统头子。民国年间,提起来令人闻名丧胆的人物。

但实际上,戴笠这个人,很亲和的。尤其是对待老朋友老同学,只要有机会,他一概照顾。获得权力之后,头一桩事就是联络当年的同学们,央求同学们来军统,给他当员工。

同学们纷纷投奔而来,一个个都很精明,见面不说旧事,只管点头哈腰,口中称:戴主任果然是襟胸磊落,小可没什么本事,以后一定给戴主任好好干,全指望戴主任提携了。

戴笠听了这话,就会哈哈一笑,一巴掌拍同学的后脑勺上:哈哈哈,你这家伙,跟谁学的这么精滑?咱们老同学啦,不玩那一套。

最后一个来的,是黄埔军校的同学叶世彦。

叶世彦来到,劈面就给戴笠一个大窝脖:

小戴,你这烂人也混出来了,真是老天瞎了眼。咋的,这次偷扒女厕所,没有被逮住?哈哈哈……

当时戴笠心里咯噔一声,感觉就不太好。

(04)

虽然感觉不好,但戴笠还是硬着头皮,叫来军统中的几个黄埔同学,为叶世彦接风。

席间,见诸人对戴笠毕恭毕敬,或称戴主任,或称戴老板。叶世彦不乐意了:哎,哎哎我说你们几个,有病是不是?跟小戴这烂人客气什么?军统就了不起呀?能咬我呀?跟你们说咱们还是按当年的老规矩,对小戴这烂人该抽还是要抽,该揍还是要揍,你做的官再大,也不能忘了本,是不是?

没错,没错,戴笠急忙站起来,给叶世彦斟酒。

热热闹闹喝完酒,戴笠悄悄对亲信说:这个叶世彦,给他拿点生活费,快点把他送回去。混这么多年没丝毫长进,他要是进了军统,迟早给我捅出大篓子来!

于是这个叶世彦,就被打发回去了。

他诧异莫明,困惑不解,愤怒于心,满腔义愤。这是怎么了?你小戴不就是做个小屁官吗?这就抖起来了?忘本了?不认老同学了?好,你不认我,我还不认你这得志便猖狂的小人呢!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一刀两断!

叶世彦这个人,就这样在历史上消失了。

(05)

前段时间,网络上有篇文章,是控诉老同学聚会的。

文章称:现在的同学聚会,全都变味了,变质了。当年那些丢人现眼的烂人,有的发了财,有的当了官,全都抖起来了。早先那些纯真的同学,也一个个变成了势利小人,围着这些人点头哈腰。你点什么头?你哈什么腰?你们莫非忘了现在抖起来的这些人,当年是怎么丢人现眼的?忘了他们是怎么被罚站的吗?忘了他们考试时是怎么连抄带蒙的了吗?

文章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当年那些学习成绩好而没混明白的同学——实际上指的是发贴者本人——不就是没钱吗?不就是没当上狗屁官吗?就这样被你们冷落了?瞧不起了?

那篇文章说了一大堆,结论是这世界太肮脏,太不公道,成年人的功利欲望,污染了当年那些纯真的孩子。

写得很动情,但很快,这篇文章就再也找不到了,消失在贴子的汪洋大海中。

好不容易写出来的贴子,怎么会沉没了呢?

有位老大哥,曾跟我讲过一段故事,或可解释这种自然现象。

(06)

我的那位大哥,是个很有排场的企业主,走到哪里风风火火,后面跟着一长串随从那一种。

总之是气场极大。

在个私密场合里,大哥曾跟我讲过:早年他刚刚出道时,胼手胝足打拼,做了个机械厂。还没打开局面,他当年的一个发小,招呼也未打一个,就自己投奔他来了。

人已经来了,大哥只好先请发小喝酒。当时感觉还不太坏,对方也是很懂事的样子。

就让发小,住进了厂子的宿舍。

过几日,有家大客户那边出了麻烦,他急忙忙赶去处理。

回来时,就感觉有点不对劲。工人们一个个吊儿郎当,都不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而且,看大哥时的眼神,极诡异极古怪。

当时大哥也没多想,急着去叫管理层开会。忽见那位发小,拖着一只皮箱,脸色尴尬的出来,跟大哥打了声招呼,说自己在别的地方找到了更合适的工作,不待大哥回答,就拖着皮箱行色匆匆走了。

大哥象征性的追了几步,就停了下来,心说人各有志,人家要走,你何必多此一举挽留呢。

招呼管理层开会。可是管理层人数也不够,至少有一半没来。大哥当时几乎要大发雷霆,但强忍住了,询问他们工厂怎么了。

与会管理层,吞吞吐吐的说出来,大哥当时就懵圈了。

原来,他出差这几天,发小在厂子里无所事事,就在当院煮起功夫茶,招呼工人过来,听他摆龙门阵,大讲大哥小时候的种种不堪之事,什么被村里的狗追着咬了,扒女同学的裤衩了,被猪撵得爬上树了……许多糗事,大哥他自己早就选择性遗忘了,但发小记得。

一直记得。

眼见得大哥如今成了企业主,工人在他面前噤若寒蝉,发小说什么也接受不了。他一定要告诉每个人工人,你们老板没什么了不起的,丢人现眼的烂人一个,不信等他回来你们问他……

讲完这个故事,大哥对我说:我好歹开个厂子,最起码的威严不能少。可是托发小的福,从管理层到工人,从此视为我绝世笑料,再无恭敬之心。

大哥说:他毁了我的第一个事业。

(07)

从陈胜的乡党,到戴笠的同学叶世彦。从对校友会充满愤怒的发贴者,再到我那位老大哥的发小。这几件事,有一个共同的主题:

不认可——对他人的人生成就的不认可!

陈胜的乡党,对陈胜的人生成就不认可。在他们眼里,陈胜就是个好高鹜远的农夫,就是个起早贪黑累个半死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命。而今陈胜摆脱了这一窘状,这让他们心里既高兴,又说不出的失落。他们不是不希望陈胜发达,但发达到比自己还发达的程度,最终让他们无法接受。

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当着陈胜的手下,说出陈胜此前的窘状,对陈胜是何等的危险——事实上,陈胜最终就是被自己的车夫庄贾杀死。车夫敢于下手杀他,只是因为他不敬畏陈胜,这种不敬畏可能与乡党们没什么关系,但对于当时的陈胜来说,失去敬畏就意味着死,这却是毫无疑问的。

不能说乡党们期待着这个结果,但他们的行为,与陈胜的生存,构成直接冲突。

相比之下,戴笠就精明的多。一旦他发现老同学叶世彦,根本不接受他当时的社会地位,坚持要把戴笠打回原形,戴笠就立即拉黑了老同学。

不拉黑不行。你看我那位当年的老大哥,他就没来得及拉黑,结果让发小掀开了他的外壳,露出了内里脆弱的内在——此前,工人与管理人员敬服他,是因为他们认为大哥了不起,有本事,有能力带领他们走向幸福生活。事实上他们听了发小的揭发,也未必就不再相信这个,但人们总是乐见于他人的糗事的,一旦幻象破灭,双方关系就很难再维持了。

——大人物乐见其弱,小人物务须逞强。因为大人物的资源已经足够雄厚,这种情况下是越弱越亲民。小人物的资源太稀缺,而商场上的规律又趋于两极,越强势者越强势,越弱小者越弱小。徜使陈胜坐稳了王位,如秦始皇那样拥有天下,发布点艰难起家的亲民性消息,也无不可。但他还没走到那一步,所以只能灭了不利于自己的负面消息之口。至于我那位大哥,他当时距陈胜还很远,更是经不起风吹草动,几句话摧毁他的一个破厂子,并非什么稀奇之事。

而那位发贴、抱怨校友会势利功利的网友,他的心态,则更让我们清晰的看到人性的挣扎与不甘。

(08)

成年人现实,而孩童则天真。

孩提虽然纯真,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无功利存活。为他们付出现实而功利代价的,是他们的父母。到了孩子长大成人,就必须要考虑加入社会化大生产,从社会利益分配中,获得一块蛋糕。

但这块蛋糕,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几乎所有人,都面临着生存资源严重匮乏的窘状。简单说就是,许多人不知道如何才能够获得自己希望的份额。他们一生都在苦苦琢磨,要怎样做,才能够多弄回来点钱,养肥家里那个纯真而无功利心的吃货呢?

所以,一旦发现哪个家伙捞到的比你自己多,大家就忍不住凑近前去:咦,你是怎么干的?怎么捞到这么多?能不能带咱也捞点……

功利无非生存。

势利只为吃饭。

似乎无可厚非——但在某种情况下,也是有可厚非的。

(09)

有可厚非的情况,就是陈胜的乡党,无法接受陈胜称王的现实。就是叶世彦无法接受戴笠出人头地的现实,就是我那位老大哥的发小,无法接受老大哥成为企业主的现实。

——不能接受现实,往往是因为,别人的成功,就意味着自己的失败。

人总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每个人对他人的观感,是扭曲而片面的。人类的天性,会夸大自我的优点,无视自我的缺点。同时夸大别人的缺点,无视对方的优点。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很了不起,别人吗,烂人垃圾,不值一提。

但当被你视为垃圾的烂人,却风生水起之时,不唯是你的心灵,受到无以复加的伤害,你身边的人也会以此来贬斥你——你看人家的老公,你看人家的老婆,你看人家的孩子!

自我与身边人的双重伤害,让我们每个人,不由自主的趋利避害。

总希望那些被自己看瘪,却走到人生高处的故人,滑落回最初的位置上去——很多情况下,这只是种潜意识,而我们的行为,却是奉此而行。至于这种行为,是不是给对方带来什么麻烦或困扰,这关我屁事?

知道人性的必然,知道我们的心是何等脆弱,就知道该当如何选择了。

要记住,我们的认知是存在缺陷的,会夸大自我的优点,无视他人的优势。那些被我们蔑视的人,有朝一日突然间人五人六,那只是我们的认知错误,不是这世界出了毛病。

要记住,人生不会停留在一个固定的阶段,人生跑道上呈现的是不停的相互超越,学校生活你可能领先,社会现实就会被人远远甩开。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塌炕。暂时领先,未必就最先抵达终点。

要记住,成年人的打拼有其无奈之处,功利或势利,不过映照出生存之惨淡。我们需要智慧获得这些,更需要智慧,理性的认知这一切。

要记住,与其忌恨,不如体谅。在所有光鲜的外表下,都藏着一颗脆弱的心。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会喜欢别人对你的伤害,也不要伤害别人。只有学会呵护朋友,才有可能赢来人生事业的合作伙伴。

人生就这样,越艰难,越上行,越堕落,越轻松。无论你还是别人,目前的位置只是个暂时阶段,自卑没必要,不亢更重要。你不是这世界的中心,永远要以平和之心待人,万不可毫无理由的凌驾于他人之上。呵护那些正在努力的朋友,体谅那些日渐下滑的故人,人生没有贵贱之分,所有人终将在野心尽头重逢。唯有盛年的努力与坚持,才能够让我们见证人性的价值。

赞 (64)
分享到:更多 ()
  1. 龙应台:一个健康的社会必须是“官不聊生”。权力越大,责任越大,所以可能辜负的人越多。有权的人要慎重,要谦卑,要随时随地检查自己。文人可以快意恩仇,官员却必须忍辱负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