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貌是优先入场券,却不是永久通行证

文 / 百合

去朋友的理发店小坐,遇见一对母女,女儿做头发,母亲做陪。无意听见她们一段对话。

女儿:我想割眼皮。

母亲说:好。

女儿:我想打瘦脸针。

母亲说:好。

女儿:我朋友她妈给她买了一套衣服,6000块。你也给我买吧!

母亲还没说话,朋友看不下去,说:你找个好老公,让他给买吧!

女儿说:不弄漂亮点,哪能找到好老公?

母亲也开口了:就是!让我闺女好好美!

我看了看那姑娘,她要变漂亮,很明显,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母女俩又开始自己聊,话题不外吃穿等琐碎小事。母亲谆谆教导女儿,不要被现任男朋友套牢,要把眼光放宽点放高点。这时女儿的父亲进来送东西,黑瘦矮小,话语间我得知:他们这家人,父亲是个出租司机,母亲沒工作,女儿上三流大学的大专。

父亲走后,母女俩又炫耀了一会各自的首饰。母亲说本来打算给女儿买戒指的,但因为这是未来女婿的事,先不买了,反正只要她变漂亮找个好老公,一切都会有。

她们走后,朋友笑说,不必大惊小怪,这样的人她天天见,可现实了。

这不叫现实,叫白日梦。

很有一部分女人,她们认为要过好日子,必须靠个好老公;要找好老公,必须要漂亮。简而言之,就是只要漂亮就能过上好日子。 这逻辑挺严密,可惜是个伪命题。不但看轻物化了自己,也低估了男人,好男人才不是只懂看皮囊。

我曾经认识一位所谓的美女,身边人说她的脸简直就是一张通行证,全世界再难办的事,只要她刷一下脸,瞬间搞定——所以,她每天只要把脸保养好,这一辈子就够了。

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整天不在美容院,就在去美容院的路上。有一次我看到她在路上领着孩子,那么光鲜靓丽的人,孩子却蓬头垢面,可知其对脸的专注让她已无视生活的其它方面。

但就这么一个大美妞,有一天竟然被离婚了,因为先生说遇到了真爱。我困惑:“为什么连她这样的大美女都留不住老公的心?”阅历丰富的老男人告诉我:“你别以为男人就会看脸,其实男人更想从女人身上学到东西,共同成长。脸再好,没头脑,不就是朵花吗?花遍地都是。”

美貌会给你的人生加分,但不会成为全部。

关之琳当年美得山河失色,嫁富翁一个月后就独守空房,富翁说:随便在街上拉个女人都比她强。为什么?除遇人不淑之外,大概也因美而空洞吧。

戴安娜终生最不甘的事,是自己倾国倾城的容貌,却输给又老又丑的卡米拉。但是,查尔斯王子就是甩了她奔卡米拉而去,因为他觉得和后者更有话说。

杨玉环被唐明皇专宠近二十年,别以为她是靠“回眸一笑百媚生”,这么认识就太肤浅啦,人家杨玉环真正靠的其实是内涵。唐明皇醉心戏曲,而杨玉环精通音律,是他的文艺知己,流传千古的《霓裳羽衣曲》便是二人合作的作品。

甄嬛能在血腥的宫斗中走到最后,一枝独秀,靠的不是一张纯元脸,而是一颗比纯元还要聪明果决的心。

美国女孩埃莉诺,从小母亲就替她发愁:“你长这么丑?将来可怎么办呢?”这个丑姑娘八岁那年母亲去世,两年后父亲也去世,她成了孤儿。也许正是知道,唯有自己可以解救自己,所以才努力学习知识,成了一代才女。

后来邂逅了相貌堂堂的哈佛大学学生富兰克林·罗斯福,后者被她的聪慧深深折服,他们的感情遭到未来的婆婆极力反对,她觉得埃莉诺根本配不上自己儿子,但男方还是顶住了压力与埃莉诺成了婚。

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啦,她成了总统夫人。

你是不是想说,她还不是最终靠了男人?其实,是罗斯福沾了埃莉诺的光,如果没有她的帮助,他未必当得上总统,正是竞选中她的出色表现,给罗斯福加了分。

1945年,罗斯福逝世,联合国发布了划时代意义的《世界人权宣言》,这部宣言的诞生标志着“人权”概念从此成为现代世界最具有权威性的道德理念。你说这和埃莉诺有毛关系?

当然有,因为这部宣言正是埃莉诺主持并起草的!也就是说,今天我们成天挂在嘴上的“人权” 俩字,正是埃莉诺贡献的!谁说丑女人没春天?她给别人带来了春天!

连琼瑶奶奶都毒舌说过:“美丽的女人总以为仅凭美丽就可以赢得全世界,殊不知美丽是很残忍的东西,因为它一定会消逝会老去。所以一个聪明女人要懂得丰富充实自己。这样,当女人老去,虽不能花一样明艳,却可以树一样常青。”

不用把宝全押脸上,充实头脑和打造脸蛋一样重要,甚至更划算,更保值,未来更有升值空间。美貌有可能是人生一张优先入场券,但不会是一张永久通行证。

窃以为,当下社会进入一种误区,就是我们对外貌美的追求进入一种矫枉过正的阶段。

当然了,历史总以进两步退一步的规律前进,我们不要螳臂挡车试图扭转乾坤,形势永远比人强。但你的头脑得清醒,别先把自己忽悠瘸了。

追求外貌美没有错,就怕错在以为有一张漂亮脸蛋便可一劳永逸,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有一技之长傍身,可比只会自拍修图高级多了,不用捧着一张脸到处兜售待价而沽。

进可造福人类,退可自食其力,手里有粮,心里不慌,气定神闲的女人才最好看。

赞 (45)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