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火药桶,中国历史的梦魇

2016年1月6日,朝鲜宣布氢弹试验成功。氢弹是一种核武器,其杀伤力远超原子弹。

朝鲜电视台铿锵有力地宣布拥有氢弹的画面,让我想起书上记录的50年前中国宣布拥有核武器的一幕——

1964年10月16日下午3时,在西北浩瀚的沙漠上,轰地一声巨响,腾起了烈焰翻滚的巨大蘑菇状烟云。这震撼世界的惊雷向世人宣告:中国任人欺凌的时代结束了!

一想到当年中国人民扬眉吐气欢欣鼓舞的场面,就觉得朝鲜勒紧裤腰带搞核武器这事儿不好评价了——当然,在对待朝鲜拥有氢弹这件事上,我也没什么好评价的,我的态度与中国外交部一致。

那么,剩下能谈的,也就只有历史问题了。如你所知,遥远时代的历史,是可以在键盘上任意驰骋的。驰骋一番之后,我的观点是,历史上,朝鲜半岛甚至包括中国东北,往往是中原王朝的大麻烦——它足以改变中国中原王朝和政权的格局。

朝鲜半岛“搞垮”大隋

大概是公元611年,天朝上国隋朝,皇帝杨广再次发动远征高丽的战争。在此之前,他爸爸杨坚已经因为曾征讨高丽,惨败而归。杨广是一个有雄才大略的帝王,大隋帝国在他手上的时候,相当富足,据说即便贞观之治时的唐朝,也远不及隋朝那么有钱有粮。

一个国家的人民摊上一个有雄才大略的皇帝,往往不是什么好事,因为雄才大略要建立在折腾之上——国家这么有钱,杨广那么有才,于是,这哥们就开始折腾了。

折腾的结果是,四次远征高丽,四次惨败而终。民怨沸汤,农民起义,军阀谋反。大隋帝国没过几年,就折腾完蛋了。

如果不是远征高丽展现武功,杨广不至于被杀,隋朝不至于那么快崩溃。可是,杨广这哥们,就是宿命般地毁在了朝鲜半岛的噩梦之中。

朝鲜半岛“拖垮”了大清

大清兴起之前,朝鲜半岛的政权是把大明认作宗主国的。在后金(满人)造反大明的时候,朝鲜政权还曾配合大明在后方骚扰满人。但随着后来大明的灭亡,朝鲜只好对大清“认祖归宗”了——对于处在大国的边缘的小国而言,这是不得已的生存策略。

时代在改变。近邻日本经过明治维新,跃跃欲试想要成为亚洲的“旗手”。“解放朝鲜”成为日本登上亚洲大陆的毕竟之路。日本最先采取的策略是发动政变,推翻朝鲜的“亲清”政权。

1884年12月,政变成功,被推翻的旧政权向“宗主国”大清求救。袁世凯同志受命率兵讨伐朝鲜乱党,日本的军力在那个时候,显然还不足以与大清抗衡。袁世凯讨逆成功,开启了他的辉煌腾达。而日本,则通过外交手段,获得了在朝鲜驻兵的权利。

在那之后的10年,日本积极积蓄力量,终于在10年之后的甲午战争(日本叫日清战争)中,一雪前耻。以《马关条约》为终结的甲午战争,确认了朝鲜的“独立”,朝鲜半岛很快纳入日本的版图;清朝赔款割地,老大帝国的虚弱不堪的一面,彻底暴露。

大清帝国,被朝鲜半岛这个火药桶,拖进了黄昏。

朝鲜半岛“改变”了新中国

二战后,朝鲜半岛再次成为火药桶。共产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的对垒,给这个史上灾难深重的半岛再次带来更为深重的灾难。

共产主义阵营支持北方,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挟联合国以令天下支持南方。战争爆发,死人无数,打了整整3年,又回到了对垒状态,签署了一个停战协议,各方都宣布自己胜利了。结果是两大阵营的对立加剧,新中国于是更加靠近共产主义阵营的老大哥苏联,新中国与朝鲜就此结下了“鲜血凝成的友谊”。

既然如此,当年在延安被赞美的美国政治模式,彻底与中国无缘了,连整个美国都成了中国的敌人。第三次世界大战终究没有打起来,蒋介石同志终于承认了孤老台湾的命运。美国的第七舰队就来到了台湾海峡,新中国想要解放台湾的计划就此只能搁浅了。

既然如此,美帝国主义就在日本、韩国驻军了,在经济上封锁中国在军事上围堵中国就“顺理成章”了。包围圈里的中国,于是就奋发图强自力更生勒紧裤腰带搞原子弹、氢弹了。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

1967年6月17日,中国人民再次扬眉吐气,中国氢弹试验获得成功。

就在那个时候,那个被原子弹炸成废墟的日本,那个被美国“阉割”了的日本,一跃成为了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强国。

……

你看,历史就是这么残酷和有意思。

我们当年为自己拥有原子弹感到扬眉吐气时,一定无法理解美国总统说“这枚原子弹的爆炸是历史历史上最不幸的时刻之一”。

如今,为自己拥有氢弹而扬眉吐气的朝鲜人民,恐怕也无法理解中国从官方到民间普遍坚决反对朝鲜继续搞核武器。因为中国人民逐渐认识到,鲜血凝成的友谊,防范不了“火药桶”的危险。

从公元600年那个时候开始,朝鲜半岛这个火药桶,一次次地影响甚至改变中国王朝的走向。1400年过去了,朝鲜半岛还没有走出“火药桶”的宿命,中国还没有摆脱被“火药桶”影响的宿命。

赞 (68)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