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希望与你有关

文 / 艾偲怡

1

我今年大四,刚刚考研结束。我跟所有人说,我曾经是一个孤僻自闭的人。

他们没有一个人相信。

有时候,我自己都常常忘记。我曾经有过那么难熬的一段高中岁月,敏感,多疑,叛逆。我唯一记得,我没有朋友。

为什么没有朋友呢?

上高中那一年,我心爱的外婆突然离世。她说她出去买一盒烟,然后就没有回来。我无法接受生离死别之痛。

之后,我回到阔别了十年的我家生活。我的妈妈强势而独断,我一刻都不能与她相处,内心备受煎熬。

我的青春饱受内忧外患,从此与爱无缘。

我是个近视眼,除了上课之后,我从不戴眼镜。我不与任何人打招呼,路过相识的人,一脸茫茫然地与之直视而过。

这样的人,很难有朋友吧。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王凯毅。很神奇的。就像我站在玻璃窗外往里看,可是玻璃上雾气迷蒙,我什么都看不见。忽然的,有一个人伸手擦出了一道亮光,于是,我们就见面了。

我记得是五一假期结束后的一天。

我快迟到了,急急忙忙上楼,在拐角处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他手里拿着一杯开水,溅了我一身。我被烫得大叫了一声,抬起迷茫的眼睛看着那人:“你怎么走路的?”

那人一脸的惊慌失措,伸手替我擦也不是,不作为也不是,一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嘴里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我撑起淋湿的衣服,身上的皮肉还是一阵灼烧。

上课铃响了,我悻悻地离去。

下课后,我躺在课桌上打盹。有人在门口喊:“艾偲怡,有人找你。”

我极不情愿地爬起来,走到教室门口,瞪着眼睛左看右看,没有看到我认识的人。

站在门口那个大高个子,小心翼翼地在我身后说道:“同学,是我找你……”

我转过身,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说道:“我不认识你。”

他递给我一只药膏,说道:“上节课,我不小心撞到你……这是膏药,我刚买的。不好意思。”

我接过膏药,垂着眼睑,想了半天,才想到一句话:“没关系。以后小心点。”

我走回教室,准备再趴一会儿,同桌凑过来问我:“你认识王凯毅?”

我闭着眼睛问道:“王凯毅是谁?”

“就刚刚找你那个。全校第一名,长得又很帅。我听说他是个基督徒。他爸爸还是个牧师。”

我揉揉眼睛,却揉下来一坨眼屎,脸莫名的就红了,心生无限遗恨。早知道,我就整理一下妆容再出去。虽然我只看到他模糊的印象,但依稀气度不凡。

2

我妈妈给我强行报了周末辅导班。

周末,我坚决不去。

我妈妈把我赶出家门,扔出来我的书包。

我不知道我妈为什么会那么心安理得地认为,我乖戾的性格,全因为我外婆的纵容。她一旦发现我身上有她难以忍受的缺点,总会说:“你看看你外婆把你惯的。”

我背着书包到书店买了一本三毛的《撒哈拉沙漠》,然后去了辅导班。

我迟到了,悄悄地跑到最后面坐下来。

我妈忘了把我的眼镜扔出来,我看黑板,就好像看电视上的雪花一样。视力不好,听力跟着也下降,老师的讲课声跟蚊子叫似的。

我打开《撒哈拉沙漠》看起来,里面有一篇《哑奴》,我一边看一边抽泣。同桌男生偷偷递过来一张面巾纸。我掏出自己的纸巾,抹了鼻涕和眼泪。

下课后,他主动自我介绍:“我叫马小兵。我知道你叫艾偲怡。”

我看着他,脸长,面黑,眉眼细小,鼻子下面故意蓄着老成的胡须。他一定自以为很酷,所以眉梢间闪着些许得意。

我心想:怪不得你姓马,果然长着一张马脸。

我淡淡地回应了他一下,然后继续看我的书。我的鼻子几乎贴着书页,头发散下来。我一定像个无头女鬼一样吓人。

有个人走过来,挡住了我眼前的光。我仰起头,却看着王凯毅正和马小兵说着什么。他注意到我,面有欣喜之色:“是你啊。”

我故作冷淡地说道:“是你。”

“我给你的膏药用了吗?”

我随口答道:“用了。”

马小兵好似知道我和王凯毅认识,既不惊讶,也不多问。王凯毅走后,马小兵拿着一支笔在草纸上乱划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我:“你真的不认识我?”

我一脸疑惑:“不认识。”

“不可能。”

我把眼睛回到我的书上,不想与他继续交谈。

马小兵并不气馁:“我和王凯毅经常去你们班找李赟玩。我们三个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你既然认识王凯毅,就一定认识我。”

正好上课铃响了,老师走进了教室。

我冲马小兵“嘘”了一声,不再理他。

李赟是谁?我自己班的男生我都对不上号,何况是你。

3

我的高一就在我成绩每况愈下中结束。

我妈妈很纳闷,我每周都上辅导班,为什么成绩还那么差?最后她得出结论:我智商不高,不是上理科的料。我本来打算在理科班一直耗下去,谁想到,我妈悄悄帮我选了文科。

我那时候的人生目标,不是考大学,而是如何让我妈不顺心。

我妈越是生气,我越是有一种惩奸除恶的快感。

马小兵也选了文科,我和他分在了一个班。他坚持跟我坐同桌。

上辅导班的时候,我和他就是同桌。他整天絮絮叨叨地跟我聊天,我偶尔和他聊上几句,慢慢地也称得上相熟。更因为王凯毅经常来找他的关系,我反而很喜欢与他坐同桌。

辅导班分A、B、C、D四个等级,我和马小兵在C班,王凯毅在A班,但是他经常到我们C班来听课,就坐在我身后,拿一本很厚的练习题,安安静静地做题。

自从我妈帮我选了文科之后,我从C班调到了F文科班。我还为从此见不到王凯毅而遗憾,没想到我一进F班,马小兵就晃着他的长胳膊跟我打招呼。

他主动留下身边的座位,于是我就坐到了他的旁边。

王凯毅时常来F班上课,依旧坐在我身后,做一本厚厚的习题集。

有一天我感冒了,不想来辅导班上课。我妈认为我一点都不坚强刻苦,她出于磨练我的心志的目的,把我赶出了家门。

我晃晃悠悠地走到辅导学校楼下,看着校门发呆。

不知什么时候,王凯毅站在我身旁。我感觉他站了很久,我不动,他也不动,就那么静静地陪着我,一如他静静地坐在我的身后。

我眼泪汪汪地看着他,说道:“我不想上课。”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那一个盛夏,骄阳似火,路旁的榕树懒洋洋打着卷。王凯毅骑车带着我,我撑着我的遮阳伞,我们穿过了炎热,逃去一个给我心安的地方。

我的遮阳伞里面画着星空图,我仰着头,看到了北冕、天琴、武仙、巨蛇、飞马、宝瓶……

我忽然很感动,心底里有着如泉涌般的清凉。我希望,有一天,能够与你,一起去看星星。

他带我去了一个很大的教堂。

4

高二,我的成绩依旧不理想。王凯毅因为要参加物理竞赛,课余时间总是忙着补课,很少有时间来找马小兵。

我私以为,他是借着找马小兵来看我。

期中考之后的某一天,马小兵神秘兮兮地对我说:“你知道王凯毅喜欢谁吗?”

我的心“砰砰”乱跳,却满不在乎地说道:“我不知道。”

马小兵指了指林翰雅,说道:“他喜欢她。”

我的心飘在半空中,蓦地中箭了一般,重重地跌在地上。

林翰雅,文科班第一名,学习委员,会弹钢琴,广播站主持人。最让我嫉妒的,是她和她妈妈的关系异常亲密。她妈妈每天早上开车送她上学。她们是会亲热吻别的母女关系。

我打开书,眼睛盯着上面的字,却越看越模糊:“我不关心。”

一会儿,马小兵传给我一张纸条:“我知道,你暗恋他。”

我把纸条攥在手里面,没有理他。

马小兵又传给我一张纸条:“如果我是你,我就会不顾一切跟他表白。”

我把纸条攥着手里面,依旧没有理他。

我想起我们去教堂的那个下午,我和他静静地坐在教堂里,听着圣洁的赞歌,我忽然良心难安,悲从中来,于是掩面而泣。他在一旁轻轻对我说着:“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希望他是喜欢我的。我希望他是主动喜欢我的。

可是我生怕我配不上他,就像我们站在上帝面前,他纯洁美好,如初生的婴儿,我却带着深深的罪责。

过了一个星期,马小兵看着我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终于在放学后,他交给我一个信封。

“不好意思。我以你的名义给他写了一封信。这是他的回信。我没看,你别骂我。”

我恨恨地瞪着马小兵,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把信放我桌上,说道:“看不看随你。”说完便走了。

我颤抖着双手拆开了信封,上面只有一句话:你觉得我们合适吗?

犹如晴天霹雳。

我重重地跌坐在我的座位上,后背冒着冷汗,双臂爬满了鸡皮疙瘩。

5

我应该感谢王凯毅的拒绝,让我变成了另外一个我。

我主动要求我妈妈给我找家教补课,主动要求我妈妈找班主任给我调座位。我戴上了眼镜,很早到校,很晚睡觉,刻苦努力地学习。

路上见了王凯毅,看都不看他一眼。

我就是这么倔強的一个人。

我要让他知道,我绝对比他认为的还要出色。

皇天不负苦心人,我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王凯毅不出所料地考上了清华。马小兵只上了一所专科。

马小兵的学校与我的学校在同一个城市里。他几乎每个周末都来找我,给我打水,陪我上自习,请我宿舍的人吃饭,参加我们系组织的各类活动,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

我问他:“你是不是追我?”

他略显惊慌:“我只是觉得你一个人出门在外,没有人照顾你,生怕你不适应。”

我相信了他的话:“我们是好朋友,是永远的好朋友。”

他的脸色黯淡下来,随后的两个星期,他都没有来看我。第三个星期,他一脸憔悴地出现在我面前,问我:“你怎么都不给我打电话?”

我愕然:“你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没错。我想让你当我的女朋友。我喜欢你很多年了。”

我虽然于心不忍,但还是实话实说:“我也喜欢一个人很多年。你知道的。”

“他根本不喜欢你。他亲口对我说的。”

我心痛到无法呼吸,黯然低下头:“那我还是喜欢他。”

马小兵气得脸都扭曲了,说道:“连告白都是我替你做的,你敢说你喜欢他?”

“你怎么知道我不敢跟他告白?”

“那他拒绝你怎么办?”

“你怎么知道他会拒绝我?”

“他又不是没有拒绝过你。”

我哭着说道:“马小兵,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你。”

那天晚上,马小兵发给我一条短信,上面写着:13635892366,这是王凯毅的手机号码。你要交朋友,还是告白,随你的便。你要受伤了,我永远都在你身后。请记得回头看我。

6

三天之后,我才鼓起勇气给王凯毅发了第一条短信:你最近好吗?

可是我等了两个半小时,他才回复我:你是谁?

没有下文。

没有下文。

我心里五味杂陈,我有被轻视的羞愧,有被拒绝的难堪,都抵不过他不爱我的心痛。

马小兵对我,也如我对王凯毅一样心痛吧。

马小兵是真的爱我。在我不记得回头看他的日子里,亦步亦趋地跟着我前行。他家里条件不错,高考失利后,家里原打算送他去澳大利亚留学,他为了我才留下来读一个专科。

大二的冬天,在一个飘雪的下午,他手捧着玫瑰花向我动情告白:“艾偲怡,我暗恋了你六年。从始自终,我心里就只有你一个人。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可以让我考虑一下吗?”

马小兵眼前一亮。

我真的认真考虑了。他是一个特别好的男生,而且一心一意地待我。我说没有感动,一定是假话。

我挣扎了一个星期,决定对王凯毅做最后一次告别。

从马小兵告诉我那个电话号码起,我第一次鼓起勇气给他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后,我牙齿打颤,几乎说不出一句话。

“喂,你是谁?”

“我,我,是艾偲怡。”

“我不认识你。”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反问道:“你是谁?”

“你给我打电话,难道不知道我是谁?”

我看了一下电话号码,没有错,于是说道:“我找王凯毅。你是王凯毅吗?”

那人愣了片刻,忽然挂断了电话。

我再打过去,对方已经关机。

没想到他竟然是这么残忍绝情的一个人,我伤心大哭一场,决定忘记这个人。

我答应做马小兵的女朋友。

他是个非常好的男朋友。他会在夜幕降临时,从他的学校赶过来,只为从怀里拿出一杯热乎乎的露露给我喝。他会在能看得见星星的夜里,给我打电话,说好听的情话给我听。他会联合我的室友,在我生日的时候,给我一个永生难忘的惊喜。

他巴不得把最好的都给我。

我想,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会幸福地走下去。

7

大三那个寒假,我参加了高一同学聚会。毕业之后,他们每年都聚一次,但是我从来没有参加过。这一次是在路上碰到了李赟,王凯毅的另一个好兄弟。他告诉了我地址,热情地邀请我。

我以前那么不讨人喜欢,可是时过境迁,大家都长大成人,比以前更宽容客套,我没有感觉到一丝尴尬和不适。

可能大家认为以后就要忙着找工作,真正各奔东西,再没有时间聚在一块了,所以都喝了很多酒。

李赟过来跟我敬酒,冷不丁地说了一句:“什么都不说了,干了。”

他喝了满满一杯白酒。

我跟他真的不熟,若不是王凯毅,我估计到毕业都不会跟他说上一句话。

有个同学失恋了,喝过酒之后痛哭流涕,大家都围过去纷纷安慰他。

马小兵给我发了一个小视频,他跟着他妈妈学烧菜,笨拙的样子特别好笑。

我对着手机傻笑之时,李赟摇摇晃晃坐到了我身边。

“艾偲怡,你和小兵现在很幸福,我不应该多说什么,可是我实在忍不住。”他指了指那个哭泣的男同学,“你知道吗?王凯毅为了你,喝得比他都醉,哭得比他都伤心。”

我一时回不了神:“你是跟我说话吗?”

“他喜欢了你五年。”他醉眼朦胧地比划了一个“四”,“大一那一年十一,他坐了一夜的火车去你的学校找你,你让马小兵捎话给他,说你不会见他。大二那一年,有个很好的女生追他,他答应她之前,又去了你的学校找你。可是你已经和马小兵在一起了。他跑到我的学校找我,跟我喝了一夜的酒,流了一夜的眼泪。”

我感觉在听另一个故事,说道:“你喝醉了吧。”

“你知道马小兵……”他没有说下去,无奈地笑了,“祝你幸福……”

李赟准备离开,我一把拉住他:“你能告诉我,王凯毅的手机号是多少吗?”

15334286460.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没有换手机号吗?”

“没有。”

不可能。马小兵怎么可能会骗我?

就在这时,马小兵又给我发过来一个小视频:他捧着一盘红烧茄子,对我说:宝贝,明天来我家吃饭,我做给你吃。

我胃里一阵难受,跑到卫生间,把吃下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8

我去了王凯毅曾经带我去过的那个教堂。正好是祈祷时间,很多老头老太太坐在椅子上,双手握掌放在额前,虔诚地祷告。

隐隐的赞歌声,像从天边传来。

我坐在最末尾的椅子上,给15334286460.这个号码发短信:你在哪里?

“你是谁?”

“我在教堂。”

“我也在教堂陪我妈妈做祷告。”

“我是艾偲怡。”

然后,我就看到王凯毅站起身来,四处搜寻我的身影,最后他的激澈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祈祷结束,所有人虔诚地说了一句:“阿门。”

赞歌的声音渐渐增强,像裹挟着时光的风迎面而来,让人禁不住想流泪。

王凯毅走到我身旁,坐下来,小声说道:“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你来做祷告?”

“嗯。”

一时无话。我低了头,卷着我的衣角。

几乎同时,我们说道:“你最近好吗?”

我笑着,感觉眼角在泛泪:“嗯。很好。”

他点点头,笑着说:“那就好。”

我看着他的脸庞,眉眼间褪去了年少的稚嫩,却多了些许坚韧,可是依旧那么好看。我的泪垂下来,他察觉到,问我:“你怎么了?”

“遇到了难过的事情。”

前面一个老太太转过身,示意我们不要说话。

我擦掉眼泪,笑着用口形对王凯毅说:“我先回去了。”

王凯毅起身为我空出地方,我路过他时,我的肩膀掠过他的衣袖,像一个来不及落下的吻别,心纠结成一团,窒息的痛。

我走出教堂。我的手机响了,是马小兵打过来的。我把手机关机,迎着寒风,漫无目的地乱走。

王凯毅从我身后急匆匆地跑来,气喘吁吁地对我说:“你等等……”他应该出来得很急,外套都没有穿。

“我是说……”他都没有想好要说什么话,“我是说,我们好久没有见面,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我摇头:“不用了。”

“我,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

“我是说……你刚才说,你遇到了难过的事情。如果,如果可以的话……我是说,也许我可以帮你。”

他冻得发抖,一说话,嘴里“呼呼”冒着白气。

“你回去吧。外面怪冷的。”

我转身就走,可是走了几步,却停下来。我想回头,可是生怕一回头,他就不见了。

如果不见,便是永不再见吧。

过了很久,我转过身,看到王凯毅就在不远处站着,穿着灰色羊毛衫,领口露着白色的内衬,他的鼻子冻得发红,眼睛里写满了期待与害怕。

我走上前去,说道:“我有个朋友,喜欢了一个人很多年。可是她一直以为对方不欢喜他,那个人太优秀了,她很多时候都自惭形愧。她有了男朋友,一直很幸福。可是有一天,她突然知道,原来那个人也一直喜欢着她。因为一些别的原因,两人才一直错过。我问你,我的朋友该怎么办?”

“你朋友现在还喜欢那个人吗?”

我眼睛含泪,说道:“喜欢。非常喜欢。从来没有变过。”

9

我远远地看到马小兵在我家楼下等我。

他一看到我就问:“你怎么不回我电话?手机没电了吗?你怎么这么晚回来?我去饭店接你,他们说你早走了。这么晚都不回来,我担心你半天。”

我不太想和他说话:“我累了,你先回去吧。”

他看我脸色不对,问道:“你哭过?怎么了?你快说话,别吓唬我。”

我想起一件事情,说道:“我今天见到了李赟。”

马小兵一怔,表情有些许尴尬。

“我记得你们以前是特别好的哥们。可是最近两年,你们好像不大来往。”

“圈子不一样了,关系慢慢就淡了。”他想转移话题,“我看你累了,你早点休息吧。”

“还有王凯毅,你几乎和他断绝了任何联系。”

他笑道:“你今天是怎么了?不要提他了。”

“是因为他知道了你做的坏事。”

他惊慌道:“我能做什么坏事?”

“你骗了我。高二时,王凯毅并没有收到我的告白信,他也没有给我回信。反而是他收到了我的一封信,上面明确告诉他,我要好好学习,希望他不要打扰我。上大学后,他跟你要我的联系方式,你给了他一个你同学的电话号码,然后让你的同学发短信告诉他,我不想跟他做朋友,我一点都不喜欢他。同样的,你给我的,根本不是王凯毅的电话号码……”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我什么都知道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承认?王凯毅知道真相之后,一直都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因为他认为我们很幸福,他不想破坏我们……”

我话未说完,脸上就挨了马小兵一巴掌。

“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还是忘不了他!他到底有什么好?!”

他恼羞成怒:“你不能怪我骗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傻啊。我说什么你都相信。”他双眼发红,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哭了,“如果第一个谎言你就不相信,我也绝对不会骗你。”

眼前这个面目狰狞的家伙,就是那个对我百般疼爱的马小兵吗?

我不寒而栗。

马小兵情绪慢慢平复下来,恢复了理智:“偲怡,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真的很爱你。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你想想,我们在一起这么幸福。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我摸着我的脸,心已冷。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我妈妈坐在沙发里,一边看电视,一边等我回来。我躺在沙发上,头枕着她的腿。我把这些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她。她静静地听着,不时摸着我的头发。

“妈,我该怎么办?”

“很简单。马上和马小兵分手,然后再把王凯毅追到手。”

10

我现在和王凯毅很幸福地在一起。我报考了北京的研究生。他找了一个很好的工作,他说他可以养我。

王凯毅一直都没有找女朋友。他说,除非有人和你一样。

有人说,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但是,也许那个人也正因为你,而独自凄凉。

我爱你,希望与你有关。

赞 (58)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