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如释重负地结束这段关系

我推着行李车从机场出来时,一眼就认出了郭女士。然而郭女士的目光却很犹疑,直到我走到她面前,她才反应过来,大方地把她的口红印留在了我的脸上。

后来上了车,郭女士才解释说:“刚才妈妈真是没认出你。” 我们并没有很久没见,一个学期,四个月,她没认出我大概是因为我换了发型,倒着戴了顶鸭舌,像个男孩。

而我看了看身旁的郭女士,她也有些不同了,剪了齐刘海,一头长直发,口红换了颜色,比我还要像个乖巧女学生。

这四个月来,我们到底各自经历了什么呢?在每天一个的电话里,我们断断续续地听彼此说过一些,但都是些漫不经心的话。电话一挂,转身,我们又都投入到自己风风火火的生活中去了。

好在,第一晚机场见面时的生疏感很快就消失了。现在,我回家已经一个星期了,我穿粉色睡衣套装在客厅走来走去,一餐饭吃五块肉,用个大夹子把空气刘海夹在头顶,我又像以前在家一样随意、不修边幅,就好像我从未离家过。

这隔断的四个月里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并且仿佛也并不重要,我和家人依然亲密无间。

但这条定律,对于“朋友”这样的关系却并不适用。这隔断的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里,发生在对方身上的事是很重要的。我们必须彼此清楚,否则,根本无法保持那种亲昵的“朋友”关系。

在分隔两地的日子里,我很少和曾经的好朋友们联络,不论是问问“最近看什么剧”这种日常没营养的交谈,还是聊聊“最近看上谁、又被谁甩了”这样深刻的话题,都很少。

我曾经以为这是我自己又懒又笨拙,无法将微信上的对话持续下去,也懒得向以前的朋友解释自己现在的情况。但是,偶然谈起才发现,很多人都这么做。

毕竟,比起将现在的烦恼和喜悦,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发送给曾经的朋友,还不如把身边的朋友约出来喝点小酒,告诉他们这些琐事来得直接而方便。

大一的寒假,我和很多朋友都频繁地约会、见面;大一的暑假,见面次数就减少了;到了大二,类似的见面变成了一个假期见一面,这一面不是因为必须见,不是因为有什么非要和对方分享的话,而是因为一种传统或者说,惯性。

我们总是在朋友圈互相留言,约约约,然而每年回家后真正会出来见面的只有几个人。而在这几个人里,在整个假期里,见面次数超过一次的,屈指可数。(也许是我人缘糟糕?)

和曾经的朋友们之间隔断的时间越来越长,我们对彼此的了解也越来越少。只需要四个月,我妈妈就险些认不出我,更何况是朋友?

到了最后,无话可说之时,两个人就抿起咖啡,微笑着,我们几乎成为了对方熟悉的陌生人。

然而还是要见面的,因为我们曾经有过深厚的感情,并且相信一年两次的见面可以留住那些感情。虽然再见面时,我们并没有聊不完的话题。

双方都看得出对方想走,又都没有戳破,这大概就是最后的默契。

并不是所有曾经的朋友都是这样的。有一些朋友,就像家人一样,分开时也可以漫不经心地对话,一旦见面,生疏感会很快亲密取代,我们不用靠回忆以前也能打开话题。

但是这类朋友多么少,我们和大多数旧朋友一年见两次,快赶上逛海澜之家了。其实友谊有时候像衣服,有些衣服永远经典,而有些衣服注定流行过一阵就会过时。

我妈妈喜欢把年轻时喜欢的衣服小心翼翼地保存起来,等到复古风回流,她就拿出来展示给我看:“你们现在玩得这些,老娘年轻的时候也穿过。” 得意洋洋又满是怀念,大概是在怀念穿着这些衣服时发生的故事。然而那腰身一尺八寸的鱼尾裙,她是再也穿不上了的。

硬是要穿上一件不合适的衣服其实对衣服是一种破坏,就像我们固执地在咖啡厅里一遍遍回忆过去时,因为说了太多遍,再说起时,味同嚼蜡。

与其尴尬地继续对话,不如让我们如释重负地结束这段关系。一切顺其自然,何必强求。

其实,这样的见面,不止发生在朋友之间。去日料店吃饭,隔壁桌是对情侣。两个人全程玩着手机,从开始到结束,一句话也没有说。

期间,女生的猪扒饭吃到一半,看了眼男生,发现男生快吃完了,于是她加快了速度。最后,两个人十分有默契地同时吃完了饭,男生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埋单。”

初一姑娘曾经和我说,她和男朋友刚交往时,吃一餐饭需要一个半小时,有说有笑;交往了一年半后,吃饭只需要二十分钟,几乎不交流。她和我说完这话的两个月后,就和男朋友分手了。

恋情从聊星星聊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理开始,但是随着恋情的发展,很多人认为无话可聊也可以是恋情的常态,毕竟“该聊的都聊完了”。即使双方没什么交流,吃饭看电影接吻上床也能把恋情维持下去。

但是,有一天也许你会发现,和朋友们吃饭比和恋人吃饭开心得多,原本每天期待他的电话,现在,挂掉电话的那一刻你才如释重负。

任何一段关系都应该以“有话可说”作为基础,如果有一天我们在这段关系中无话可说,那就不要抑制自己想要尽早离开的冲动,让我们如释重负地结束这段关系。

山长水远,保持性感,若是有缘,还可再会。

赞 (4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