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可惜了这些年,我独自长大

文 / 宁九歌

(1)

我如果喜欢一个人,拼了命也要把他留住。我如果不喜欢一个人,那他拼了命也留不住我。

这句话是唐俏说的,时间是晚上十二点半,地点是我家小八十平米的大客厅,状态是半瓶红酒下肚。

我把嘴里的瓜子皮朝垃圾箱里一呸,不耐烦的催促道,“女神,都这点了就别整这煽情的了,赶紧洗洗睡吧。”

唐俏一脸哭相,“你怎么都不安慰我!你还是我亲闺蜜嘛!”

我豪气的一拍桌子,“不就分个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完我就怂了。

果然唐俏下一句就朝我吼过来,“你大爷!你去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时候,哭废老娘几件衣服你数过嘛!”

我屏气凝神,无辜的瞪大眼睛眨了两眨,试图以卖萌来缓解这无法挽救的气氛。

咦,唐俏好像吃我这套。

她盯着我看了老半天,突然抬手抹抹眼泪,擦擦糊了半张脸的妆,对我温柔的笑了。

“我仔细看了看你这张脸,觉得老天爷对我还是挺上心的。”

…………

你大爷!

(2)

“章小鱼,你觉得我遇到渣男的几率大吗?”

唐俏托着下巴皱着好看的眉轻声问我。

我艰难的把视线从眼前诱人的火锅上移开,抽空认真仔细的瞅了瞅她,一脸正经的答,“我觉得以你这种网红脸的面相,保守估计,大概百分之八十。”

唐俏显然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因为她立刻点点头同意了我的意见。

但以我这么多年的眼力见,唐俏明显是不会轻易死心的。果然不一会她就把小脑袋探过来,声音腻的像偷腥成功的猫,“那你说周宁深会是剩下那百分之二十吗?”

我在心里骂了一句有颜色的脏话。

面上却笑得更欢,“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剩下那百分之二十,连渣男都不如。”

唐俏怒了,“他招你惹你了!你要这么诋毁他!”

我惊讶的捂住我的小心脏,“你说什么呢,我都听不懂。”

“呸!”唐俏鄙视的瞪了我一眼,“你就是不待见他,从以前就是。”

我义正言辞的反驳,“没有!我明明是从你昨晚骂了他三个小时那会儿开始,才不待见他的!”

于是唐俏沉默了,而且沉默的很彻底。连我一边哼着社会主义好,一边抻长了手从火锅里拼命捞肉吃,她都没制止。

“章小鱼,可我难受,我放不下他。”唐俏瘪了瘪嘴,看样子是打算要哭。这大庭广众的,我哪丢得起这人,我赶紧一把拉住她的手,义正言辞的鼓励她。

“我支持你,去吧,去把渣男追回来!”

“哈?”唐俏嘴歪了。

“不不不,是把周宁深追回来。”我咽了一口口水,“呛着了,口误,口误。”

唐俏倒也没跟我计较,她只顾瞪大眼睛盯着窗外,一愣一愣的。

气氛不对,我扭头一看。

只见一帅小伙抱着一束玫瑰花,正深情款款的望着唐俏,隔着玻璃窗我都能感觉到他浑身散发的优质雄性荷尔蒙了。

我捞了块肉塞进嘴里,眼睛在他和唐俏身上来回转,敌不动我不动。

嘿,那小伙终于动了,只见他一个潇洒的转身,被自己绊倒,硬生生摔地上了。

我嚼着嘴里的肉,神清气爽的乐了。

姿势不错,这个动作我给满分。

(3)

“章小鱼,你笑够了没有!”唐俏转头在耳边低声威胁我,“我把你压这抵单你信不信。”

我闻言利落的朝对面一伸手,笑的十分狗腿,“章小鱼,唐俏的永久闺蜜,你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周宁深吧。”

对面的小伙笑了,牙倒挺白,“我是周宁深。”

我点点头,语重心长的说,“我们家唐俏这样的好姑娘可不多了,你看她这张脸,网红的不要不要的,现在多吃香啊。”

唐俏哈哈笑了两声,左手在桌子底下掐的我大腿生疼,我吸溜两下,识相的闭嘴,继续抻长了手从火锅里捞肉。

于是他们就在我眼皮子底下开始作死了。

“俏俏,你之前误会我了。”

“嗯。”(娇羞状)

“那女的真的是我表妹。”

“我相信你。”(萌萌哒状)

“俏俏,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欧巴,我也是。”(感动状)

我呸,我呸。

我真善良,我忍住了脾气。

周宁深走了之后,我目光炯炯的盯着唐俏看了好一会,为了让眼神显得深不可测,我连眨都没眨。

“怎么?”唐俏狐疑的看看我,居然先发制人,“肉都被你吃光了,瞪什么瞪!”

“这男的有什么好?”我因为心虚声音更大了,效果不错,于是我趁机再苦口婆心的教育她,“俗不可耐的谈吐再加上那让人过目不忘的颜值,简直就是渣男的标准配置啊!”

唐俏一摔筷子。“那也总比你家失踪了五年的颜期好吧?”

我一愣,连肉也不嚼了。

半晌之后,唐俏伸了头过来,“真生气了?”

我拉下脸子点点头,十足的真。

因为你提的这个名字,一不小心戳我心窝子了。

(4)

“章小鱼,你是不是没有心?”

颜期总这么说我。

“有啊,不就在你那呢嘛。”

我总这么回答。

然后颜期看看我,没辙的笑了,“我怎么就摊上你了。”

我点点头抱住他,“我会补偿你的。”

颜期这种时候就会用一种眼神看着我。

用一个词概括就是,含情脉脉。

但是唐俏这时候总是会出来搅局,“章小鱼,你讲故事就讲故事,别用成语行嘛。”

我瞥了一眼她面上飘红的桃花脸,沉默着喝了一口酒。“好不容易陪你来次酒吧,让我满足满足虚荣心都不行!”

我越想越气,不由的瞪她,刚才气氛正好呢,真是没眼力见。

“我不要他了,章小鱼,我不要他了!”

唐俏突然哭了,于是我惊悚了。

我一拽她胳膊,怀抱两瓶啤酒就出了酒吧。

冷风一吹,我替自己壮了壮胆,脱口而出,“唐俏,我请你去吃火锅!最贵的那种!”

唐俏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章小鱼,全世界就属你最够义气!”

我亦被她这句话感动到了。

于是我们俩在大街上抱头痛哭,哭完之后,一种来源于心底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你看,生活被我们活得多有滋味。

“你说的没错,周宁深就是个渣男。”

我点点头,“嗯,我眼光一向挺准的。”

“那你还……”

我傻傻的笑,“人有失蹄嘛。”唐俏抿抿嘴,转头看风景去了。

我晃着酒瓶轻轻的念。

颜期,延期。

你大爷,咋才发现这名字这么晦气。

我抹抹眼泪,又干了一瓶好酒。

(5)

颜期。

你大概不知道,你走之后,我好久都不能习惯。

你大概不知道,我每天对着远方说晚安,说我明天的计划,说我琐碎的生活,假装一个转身就能触碰到你。

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替你可惜。

可惜这些年,我是这样一个人长大。

可惜即便没你在我身边,我依然活得这么潇洒。

一个人喝醉,一个人晚睡,一个人大笑,一个人落泪。

可是天亮之后。

我决定不再跟你说晚安,不再跟你说想念,不再跟你说明天以及好久不见。

随便你在谁的酒窝里喝醉,在谁的怀抱里深眠。

颜期,五年到了。

我,不要你了。

赞 (82)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