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生活,不一定非要价格昂贵

1

松浦弥太郎,被称为是“全日本最会生活的男人”。

在他创办的公司里,他对员工的要求是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半必须准时下班,周末也决不允许加班。多出来的时间,要用来陪孩子,和朋友看电影,或是在家做饭。

而他对于生活,一直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并有着自己的“100个基本”。

他坚持一周买一次花,两周剪一次头发。

他坚持一年四个季节里,有四次不可错过的享受当季美食的机会。

在他的生活中,每一件细微的小事都有其重要的意义,也持续思考着什么才是生活中美的事物。

他珍惜、享受、体味独处的时间。在他的家里,他认为若增加一件东西,就想办法减去一件。而在寝具与家具上的花钱更不应吝啬。

平日在家中,他会用心地做食物,哪怕泡一杯燕麦片,煎一只荷包蛋,都值得被郑重其事地对待。

也会费些心思地购置一些小物件,摆在家中,享受着亲手创造的生活美感所带来的喜悦。

他所坚持的生活美学,在他接手的杂志《生活手帖》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他把用心生活当成自己的全部事业,用极致的生活仪式感愉悦着自己,也提醒着自己的每一个读者生活细节有多重要。

在我们的生活中,大多数时间都是平淡无趣又充满匆忙的焦躁。松浦弥太郎的生活之道在于他用认真庄重的态度看待生活里一切细琐又看似不重要的小事。

找到生活的情趣是对生活的尊重,也能让我们发现其中一些被遗忘的快乐。这些快乐,与财富的多少并无太大的关联。

缺乏对生活的敏感,生活中一些趣味盎然的瞬间或许就会被我们错过。比如你种植的绿萝在你新买的花瓶中伸展出来的一片还带着晶莹露珠的叶子,就能然给你感受到那抹绿色带来的生机,或是夕阳西下时,照进房间里铺着的地毯上形成的一轮好看的光影,像是一幅画一样。

我们并不需要投掷千金买一盏华丽高贵的水晶吊灯,相反,一台简约花纹氤氲着暖光的落地灯,更能让我们感受到家的温暖。

找到生活的情趣是一种能力,生活就像加减法,我们该学会去掉一些不重要的东西,添进能增加生活味道的物品,一点一滴地构筑生活的乐趣。

2

村上春树创造了一个词——“小确幸”,指的是微小而确实的幸福,是稍纵即逝的美好。村上春树说他生活中的小确幸多得不得了,例如买回刚刚出炉的香喷喷的面包,他站在厨房里一边用刀切片一边抓食面包的一角,那一刻可以察觉到幸福;独处时,一边听勃拉姆斯的室内乐,一边凝视秋日午后的阳光在白色的纸糊拉窗上描绘树叶的影子。

他说,没有小确幸的人生,不过是干巴巴的沙漠罢了。

在节奏感快速的现在,很多人选择拼命工作,牺牲所有时间换取财富,为了追求外人看来高贵奢侈的生活。他们穿着光鲜亮丽,却以机器制造的食物果脯,用昂贵的粉底盖住厚重的黑眼圈。

可是,以我看来,奢侈感的生活并不是用昂贵的名牌包包或是带着耀眼Logo的鞋子才能堆砌出来。

每天早起一小时,和家人一起品尝用心准备的早餐;在一天忙碌的工作之后,回到家沏上一杯热茶,坐在温暖舒适的沙发上盘着腿,燃一柱熏香,看一本自己喜爱的小说,或是用自己精心挑选的珐琅锅为爱人炖煮一锅香气四溢的浓汤。

这些,未必不是真正奢侈的生活。

想起曾经在台湾环岛的时候,在台东住过的一家民宿。民宿老板是一对年轻夫妻,养着一只金毛猎犬。他们的民宿装潢简单,但每一处皆可看到主人的用心。散发淡淡香气的实木地板,干净洁白的纯棉床铺,桌上欲滴的鲜花,墙上挂着色调自然的壁画,每个角落一尘不染。

老板娘自己种植蔬菜和水果,清晨早早地到田园里采摘新鲜的西红柿与黄瓜,洗净后与鸡蛋简单翻炒,已然味美。早餐时间与他们闲聊,才知道他们俩都是从知名大学研究所毕业出来,曾经有着令人艳羡的高薪工作,最后却回到家乡,改造了父亲留下的老房子,作为民宿。他们每天在沐浴着日光的房间里醒来,在草地上与狗狗追逐跳跃,和来来往往住宿的陌生人攀谈,给花浇水,研究不同食物的做法。

他们说,城市生活并没有不好,只是繁忙的工作让自己没有时间停下来思考,忙碌的一切好像让生活越来越失去意义了。

老板娘说,生活是有仪式感的,我们想要尊重生命给予的一切,多去感受其中有趣的体验。正是我们看重的仪式感让生活成其为生活,而非简单快速的生存方式。在这里或许喧嚣热闹的街道,也没有浮光掠影的大商场,但我们可以在这里感受生命静静流淌的力量。也更明白了家的意义,就是和爱的人在一起,做我们想做的事。

即使我只是过往的旅客,也能在住着的那几日里感受到满溢的爱意,是那种叫做“家”的温暖。

3

在我心目中,生活的意义,是即使是一个人,也能把日子过得热气腾腾的情趣。这种对生活有着不停息的热烈感动,让我坚信让自己及生活的空间保持干净整洁,是对生活的尊重。有位女作家曾说过,衣要有衣的美妙,人要有人的精神,家要有家的样子。

我愿意盖着阳光晒过后的有着淡淡香味的棉被安然入睡,也愿意在周末起个大早,清洗衣服床单,把沙发和桌子整理清爽。

更愿意在阳台种几盆花草,养一只可以依偎在脚边的宠物,把住宅打扮得精致漂亮。

王小波曾说,“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过这种诗意的生活并不是矫情的造作,而是在庸常生活里让自己带一点格调与品位做事,把生活过得浪漫有趣,不让自己活得粗糙。

一个人生活品质的改善,并不需要多少钱来堆砌,更与地位无关。把日子过得精致了,才是你的本事。只有对生活不将就,才能把日子过成诗。

我有一个朋友H,这些年来虽然她一个人住,却把家住成了令人艳羡的样子。当年毕业后,她孤身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里,租一间简单的房子,早出晚归。她说工作的操劳让她已经难以描绘生活的形状。直到有一天她走进美克美家的家居店,冲着店员说的一句“不需要多么华美的装饰才能让家有家的样子呀,从细节改变生活方式,生活品质就大不相同了”,就冲动买了一座落地灯和一套单人沙发回去,以为添了两样家具她的小房间会显得逼仄局促,却没想到它们持续供应的温暖让她坚持守在这座以理想为出发点的城市五年。也让她开始喜欢上这种用“家的美学”来思考改变生活方式的生活情趣。

她说,风格别致、舒适整洁的房间,是开启我们新生活的序曲,每一件生活的琐事,即使是洗脸刷牙做饭煮咖啡,都是建立起精致生活品质的一砖一瓦。

过一个有品质的生活,还要懂得时不时扔掉一些无用且旧的事物,增添新的物件。换掉沾满油渍的桌布,换掉昏暗刺眼的台灯,换掉被岁月抹去光彩的墙纸,换掉开启时会嘎吱作响的墙头柜…

过一个诗意的生活,是可以从一件一件的小事去实现的。

给自己布置一个优雅的客厅,摆上几盆绿色植物,铺上柔软的地毯。

收拾好卧房,因为这里是梦开始的地方。

在家里给自己开辟一个可以安静思考的空间,在这里看书,写字,听音乐。

就像松浦弥太郎对生活细节的坚持,村上春树努力发掘生活中的小确幸,民宿老板夫妇对生活仪式感的看重一样,美克美家也一直在追求“家”对生活的意义与价值,并坚信,好的生活,不一定非要价格昂贵才能实现。

美克美家一直以来都秉持着这样的信念——只有美和愉悦才能真正开启价值之门。也只有懂得用心生活的人,才能用艺术的感悟对话生活,创造每个人都值得拥有的理想家居文化,以巨匠精神启发生活的灵感,来赢得对生活品质有无限追求的人们的共鸣。

过一个精致的生活,追寻生活品质的核心,并不需要我们付诸多少金钱才能实现,而是我们都该学会善待自己,尊重生活的能力。

赞 (37)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