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手机相册知道我有多爱你

文 / 紫健

艾小姐和马先生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一条狭长的走廊尽头。

艾小姐匆匆赶到,一路颠簸的心情还没有平复,疲惫的脸上写满了“请录我”,对角落里的马先生倒真的没什么印象。

“那你觉得,哪些经历能证明你适合这个职位呢?”马先生终于发问。

艾小姐于是开始平静回答,她是那种即使内心焦急表面也会表现得很平静的女生,不怯场,也不咄咄逼人。

面试过后,艾小姐顺利拿到了实习,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了充实的生活。

几天后统一开会,艾小姐再次见到了马先生,经历了短暂的培训与适应,艾小姐对他渐渐有了印象,他温和、斯文、幽默却又彬彬有礼。为了工作方便,领导建议将大家收到一个微信群中,他们于是有了接二连三的交集。

慢慢的,艾小姐和马先生成了微信好友,虽然那一栏赫然写着“通过群聊添加”。

艾小姐喜欢看球,最爱德国队,可她不习惯熬夜,世界杯期间每次看到后半夜的排期都想直接找块豆腐撞死。她又很容易困,可一睡过去就像再也醒不过来似的,手机的闹钟设置对她丝毫没有效果。于是有一天,她说:“要不然你打电话叫醒我吧,每隔五分钟打一次,打三次如果还没反应,就放弃好了,让我睡到天亮。”马先生说:“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说来也奇怪,马先生的手机总是可以将艾小姐在规定时间之内叫醒,然后两人隔着手机一起边看球边交流,虽然马先生喜欢的是德国死敌阿根廷队。

马先生喜欢每天用手机给艾小姐发很多图片:他做过的菜,逗过的猫咪,在河畔看过的羊群,在西藏喝过的酸奶——他是公认的配图达人,总能瞬间找到比微信动态表情还精妙形象的图片,第一时间发出来,把艾小姐逗笑。艾小姐每次和他聊完都有种异乎寻常的放松。

一天午饭后,艾小姐收到他的微信:“下班后我们去逛逛吧,如果你有时间。”虽然反应迟钝,可还是隐隐地感觉马先生多少对她有点感觉,毕竟,每个人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他们日常的工作也没闲到随便约人出去玩。况且这已是马先生第三次约她了,经过了一番挣扎与矜持,艾小姐这次答应了。

会合后,他带着艾小姐去逛公园,遛胡同,一路让艾小姐尝他认为值得一试的小吃,言谈举止间,他显然已经阅遍艾小姐的人人网与微博相册。哦,原来真的会有一个人,看遍你每一条状态,每一张照片,每一篇日志,只为弥补他未到的时光,艾小姐吃惊中带了些感动。走到公园湖边,马先生突然说:“我们可以自拍一张吗?放心,我不发,就想留在手机里看。”艾小姐心里一软,笑着答应了。

后来,马先生再次约艾小姐周末去郊区玩儿,艾小姐提议和部门一个要好的同事一起,马先生也答应了。后来,那同事悄悄告诉艾小姐:“他肯定喜欢你!”“啊?为啥。”艾小姐问。“你不知道吧,他手机相册里全是你的照片,连你大学时的都有!”艾小姐搪塞着说肯定不是,心里的天平却悄悄地倒向马先生。

那天晚上到家后,艾小姐忍不住说:“你说我们算暧昧么?”
没想到马先生很坦荡的回复:“当然不是,我是光明正大真心喜欢你呀。”——
他们真的在一起了。

可不久就要面临分离,艾小姐要出国继续完成最后一学期学业,他们于是成了异地异国。在机场时马先生说:“好好照顾自己,我会乖乖等你回来,反正手机里的相片和记忆已经够我回味到你回来啦。”艾小姐忍着眼泪答应。

事实上,马先生的手机里,一半都是艾小姐的照片,剩下的,也是他们的聊天截图。他喜欢每晚睡觉前翻翻艾小姐以前的照片,脑补一下她当年的画面,甚至给一些艾小姐的图片自己配文字,什么“追不上鸽子,委屈”或者“她是我家的,欧耶!”

他总是通过手机传送给远方的艾小姐他的生活图片,路边的花,看过的电视画面,有趣的新闻,无脑的玩笑,他以自己的方式给她信心,也给她力量。艾小姐说想吃酸菜鱼了,马先生就发他们以前吃过的鱼的照片给她看,还说以后会亲手给她做各种鱼。他们都喜欢吃日式豚骨拉面,于是挑好同一天去同一家店点了份一样的拉面,艾小姐在纽约吃前手机验毒后,交由北京的马先生拼图处理。隔了一个太平洋,两个吃货“天涯共此时”,仿佛就在彼此身边一样。

半年的时间其实很快,马先生终于等到了艾小姐毕业回国,他们顺理成章的相聚、领证、结婚。

婚后有一次闹别扭,居然是因为手机相册。原来,马先生给艾小姐拍了很多照片,其中包括一些闭眼或者头发风中凌乱的没节操搞笑图,艾小姐在看浏览的时候就手动删除了他们,后来马先生知道后又生气又委屈,他认为那都是艾小姐真实美好的瞬间,她没权利删除。

“喂,肖像权明明是我的好吗?”艾小姐不耐烦地说。

“你不喜欢就算了,干嘛要删?我还想存在手机里留着看呢。”马先生一脸委屈。
“好啦,你爱怎么留就怎么留,哼我不管了。”她们又和好如初。

那些艾小姐被虎皮尖椒辣到的时候,看风景突然看困眼神迷离的时候,景区被人群挤得嘟嘴的时候,饿得心情低落的时候,都被一旁的马先生一一定格。本是艾小姐认为“必须不能留的照片”,却被马先生当成了宝贝,安稳妥善的存在手机里,不受任何冷风吹。

他们去欧洲度蜜月,马先生自觉带上已经很久不用的相机,日平均拍照400张。每遇到一个他认为的绝佳拍照处,他总是兴奋的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让艾小姐站过去,生怕留下遗憾。一次是在一个很高的墙边,放眼望去是绵延的城堡,又有秋光助阵,背景俨然童话。艾小姐爬不上去,心有惋惜的时刻,马先生一把将她抱了上去。每次看着艾小姐把拍过的照片上传朋友圈,马先生总是笑着对她说:“你看看你,这个‘沽名钓誉’的小吃货”,一边又默默地去保存她发的每张朋友圈照片。

马先生喜欢熊本熊,本来艾小姐不太理解,觉得那只笨熊太呆傻,后来被他影响着,了解了些日本熊本县kumamon背后的小故事,竟也喜欢上了这只爱卖萌总犯错的熊。于是,他们的手机各有一个熊本表情合集,常常聊天时可以只发图片表达内心所想。别的吉祥物也许不行,但熊本熊真的可以做到。在艾小姐眼睛酸痛时看到马先生发来的捧着西瓜问“你吃瓜么?”的呆熊,会在手机那头情不自禁笑出声。无论多么忙,只要收到马先生的手机图片,艾小姐就会既开心又欢乐。

有次闲聊,艾小姐问:“你有收藏过文章啥的吗?”马先生说:“当然有啊,单位一些文件都要收藏起来才好找嘛,”“不过,我收藏最多的还是你的语音啦”。他说着顺手点开了几段,里面突如其来的发嗲卖萌腔让艾小姐自己都招架不住,心里暗念“防不胜防”。是啊,好像在他的手机里,艾小姐永远都是个小孩子。

如果说以前的爱常藏在钱包里,那么现在的爱,或许真的是藏在手机相册里吧。艾小姐很普通,也有着很多女生的共性,比如想减肥却贪吃,吃到美食很嘚瑟,喜欢拍照出门嗨,间歇性反应迟钝,习惯性软趴趴不想动—可艾小姐真的很感激那次走廊尽处的相遇,正是马先生才让她相信,真的会有那么一个人,愿意陪你尝遍世间美食,游历千山万水,走过风雨无阻,最后安心又依赖地睡在你旁边,告诉你:你才是他的家。

好啦,没错,我就是艾小姐,我和马先生一直很幸福。其实,有些人虽然不习惯把爱挂在嘴边,没有用女生们所希望的方式,但并不代表他不爱你。愿我们宁可迟钝一点,学不会假装,却始终没有为了变复杂而费尽思量。独立、平等、爱憎分明,一生坦诚。

每个人兜兜转转终会遇到那个对的人,一定。

赞 (6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