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男人都会介意女人胸小吗?

文 / 陈谌

我大学时候交过一个胸很小的女朋友。

我刚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其实并不知道这个事实,因为恰逢寒冷的冬天,大家平时穿得都很厚实,我也尚未练就隔着三四件衣服就能看出对方罩杯的能力,直到那个悲伤的夜晚来临前。

那天吃完晚饭后我照例和她一起坐在湖边聊天,聊着聊着就开始做一些小情侣们日常都会做的羞羞的事情。在互相帮对方湿润嘴唇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天太冷了手没地方放,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脑子一热便颤抖着手解开了她的外套,把手伸了进去。

其实那是我第一次试图摸女孩子的胸,而且想把手伸进紧身的毛衣里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于是我琢磨着不如就隔着毛衣象征性地摸一摸算了,万一怀孕了就不好了对不对。

然而,上上下下摸了一分多钟,我居然什么都没有摸到。

然后我女朋友最喜欢的那首《心墙》的旋律顿时在我脑海里回荡开来:“你的胸前有一道墙,但我半天也没找到窗……”

回到宿舍以后,我整个人还是一种恍惚的状态,不是因为第一次摸女孩子的胸太兴奋了,而是憋了二十年好不容易有机会鼓起勇气摸一次居然什么都没有摸到,实在是悲伤得说不出话来。

发了一会呆之后,我给我一个哥们打了个电话,选择打给他是因为他发育早,我估计他摸女孩子胸一定也比我早,而且他手特别大,上面还有很多茧子,看上去就像是特别有经验的样子。

电话通了后他问我:“怎么了大兄弟?”

我抽噎了一下说:“我发现女朋友胸好小。”

哥们说:“没事儿,比你大就行了。”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胸,然后哭得更伤心了:“并没有。”

“那你就摸自己的呗。”

“摸别人和摸自己感觉怎么一样!”

“也是……不过兄弟,这我得劝劝你,你为什么和她谈恋爱,还不是因为喜欢她这个人,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在意胸的大小对不对,你是找女朋友,又不是找奶妈,况且胸大奶量就一定足吗。都说上帝是公平的,胸小的姑娘,往往聪明可爱,因为营养没有浪费在这些没用的地方。况且,胸这种东西,不是一成不变的,你多摸就大了,坚持吧少年,不要放弃,摸摸大。”

听他说完这番话,我的心情释然了很多,但还是有些不甘心。

“对了,听说你最近也谈恋爱了,你女朋友胸多大?”

“也就D吧。”

然后我就把电话摔了。

这个故事基本就这么回事了,我原本想等到夏天到来了以后,听从我哥们的建议,做一个勤劳的农夫,日复一日地耕种栽培,直到果实收获的那一天。然而我和她并没有熬到夏天就分手了,但原因并不是我嫌弃她胸太小,而是她嫌弃我成绩不好。

确实是一个胸不大,却聪明上进的姑娘。

后来我又谈了几个女朋友,她们的胸有大有小,不过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我已经对这个东西不那么在意了,回想起当初居然因为女朋友胸小而悲伤到不能自已,不禁对自己曾经的庸俗羞愧万分。

很多人可能觉得我这是在撒谎,男生无论怎么成长,都不可能不喜欢胸大的女生。我必须得承认,如果说现在有一个胸很大的女生从我面前走过,我不可能不盯着人家看两眼,因为这是一种本能,但不同的是我不再会把胸的大小当做一个优劣势去评论,或者作为我个人喜恶的选择标准。

世道变坏是从人们取笑平胸姑娘开始的。可能人们在公开场合,只会把平胸作为一种自黑或者相互调侃的手段,但在媒体上,广告里,甚至大众价值观里,“胸大很重要”,“胸大是美的”,已经变成了一条默认的真理,这等同变相把平胸归类成了一种“缺点”,让很多平胸的姑娘变得很自卑,甚至寻求各种途径来让自己的胸变得更大更挺拔来获得一种认同感。

尽管很多女权主义观点认为,女人有让自己变美的权利,这是她们的自由,但我却觉得其实她们忘记了很多“美”的标准实际上是男权主义的标准,就比如这个胸,我始终认为大胸,或者“大而无当”的胸并不适合所有人,有的人贫乳反而显得更自然更可爱,胸越大越好显然是一种男性主义的视角。

于是现在我莫名对身边平胸的姑娘感到一丝怜悯,虽然她们中的很多人也挺自信乐观的,但这个世界确实对她们太不友善了,胸大确实已然变成了一个硬资本,就连开个游戏直播都能有更多的观众。

比如和我一起住的哥们每天晚上睡前都会打开手机里游戏直播平台,但我知道与其说是看游戏直播,不如说是“看球”,因为女主播们的游戏画面往往还没有她们摄像头的画面大,绝大多数都是穿着暴露,顶着一对大到令你叹为观止的胸在那里发出阵阵娇喘,然后飘过的弹幕也不由得发出一声声惊叹。

每当这时,我都会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早点休息,少看点这个,你平时上班这么忙,吃得也不好,我怕你营养跟不上。”

我时常想,这个世界变得美好的前提,并不在于所有东西都朝着美发展,而是定义美的方式变得不再单一,毕竟再无瑕的脸蛋再大的胸,一旦变得千篇一律,难免也审美疲劳。我感恩这世间的很多东西并没有被下定义或者有一个可以量化的标准,否则多少事物将变得黯淡无光。

总之,说这么多,不仅是替平胸姑娘们的一声呐喊,也是对自己曾经的一种救赎,不管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作为一个男朋友,我没有让自己的女朋友觉得自己是美的,这确实是我的罪过。

因此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希望那天晚上和她之间的对话会是这样的:

“我胸小,你介意吗?”

“多小?”

“A。”

“A挺好的,A代表优秀。”

赞 (22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