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赶不走也追不回

文 / 向暖

01

大家都说陆婷婷傻,耗费青春耗费热情去爱一个不在乎她的人。

陆婷婷跟在乔雷身边十年,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从天真少女到即将成为待字闺中的老姑娘,从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姑娘到如今洗衣做饭样样精通的持家好手,在一个女人最绚烂的年华里,她一心一意跟着乔雷,无论乔雷怎么对她,她都像膏药一样黏在他身边,不曾离开。

这十年里,乔雷对陆婷婷像对一个使唤丫头一样呼来喝去,开心的时候,他跟朋友在外面喝酒唱歌,几乎忘了陆婷婷的存在;不开心的时候,陆婷婷就想当然的成为他的出气筒,什么难听的话都得接着。

“这么多年了,你对他什么样,可他对你什么样,你不觉得亏吗?”闺蜜苏洁看不下去的时候,就会这样问陆婷婷。

“他就是那种性格,我都习惯了,没什么亏不亏的。”陆婷婷边给乔雷洗内衣,边平静地回答。

“你什么都为他做,他可成了甩手二大爷,你这样会把他惯坏的。”苏洁最看不上陆婷婷像老妈子一样给乔雷洗衣做饭。

“惯坏就惯坏呗,我喜欢惯着他。”陆婷婷头也不抬地认真搓洗乔雷的内衣。

“你说你把大把的青春好年华都耗在他这里了,可是到现在他也没说过要娶你,你打算等到什么时候?”苏洁怒其不争。

“等着呗,反正我都等习惯了。”陆婷婷还在卖力洗内衣。

苏洁无语了。习惯,真是可怕,当一个人习惯了爱着另一个人,当一个人习惯了等一个人,当一个人习惯了付出没有回报,那习惯就衍化成巨大的力量,拉着这个人一条道儿跑到黑,是别人拽也拽不回来的。

02

陆婷婷跟乔雷是在去大学的火车上认识的。那会儿陆婷婷刚考上大学,对未知的一切充满新鲜感,她执意不让爸妈送她,而要一个人去报到,她说要锻炼一下自己。可是当列车真的驶离生她养她的城市,朝着一个从未去过的陌生城市奔驰的时候,一股怅然酸楚的情绪油然而生,陆婷婷忽然觉得心里没着没落的,她的眼角湿湿的,居然流泪了。

“你怎么了?”坐在她对面的一个大男孩大约看到了她在流泪,就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个男孩就是乔雷。

陆婷婷后来回忆起她跟乔雷的初次见面,还觉得心头暖暖的。虽然当初乔雷跟她说话的时候表情并不怎么温柔,也没有笑,可是他跟她的对话稀释了她刚刚涌起的乡愁。他们聊了几句发现,原来他们不但是同一个城市的老乡,还即将成为校友,乔雷在陆婷婷刚刚考取的大学上大三。陆婷婷望着这个身材高大眉目清朗的学长,心里涌起了一股温柔的情绪。

车程挺漫长的,乔雷自己吃泡面的时候也顺手给陆婷婷泡了一包,陆婷婷觉得那包泡面热乎乎的真是香呀。之后从下车开始,陆婷婷一直跟在乔雷后面,是乔雷领着她走进陌生的校门,领着她报到,并且把她送到宿舍楼前。

陆婷婷在认识乔雷之前,从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见到乔雷的第一面,她就产生了一种类似依恋的好感,后来她才明白,从那时候起,她就开始喜欢乔雷了。

03

大学那会儿乔雷算是挺出众的,是他们系的体育部长,是两个学生社团的负责人,人嘛,相貌堂堂阳刚健康,虽然性子粗粗拉拉不够细腻,但是女生眼里,这样的男生反而更有吸引力。乔雷没有主动追求过女生,女生追他的倒有几个,他也算是有过几段恋情,但是都是处了不久就无疾而终。有个女生跟他分手后曾经说过,乔雷太大男子主义,不会关心人,处久了挺让人心寒的。

自从把陆婷婷领进校门之后,乔雷没有再主动找过她,倒是陆婷婷经常去找他,有时候是请他一起去家乡风味的小餐馆吃顿饭,有时候是去跟他请教几个诸如英语过四六级的问题,她报了乔雷负责的学生社团,这样就有更多的机会见到他。后来两个人逐渐熟悉了,陆婷婷开始主动跑去给乔雷洗衣服,冬天冷了给他织围巾,他生日的时候给他送礼物。有同乡问陆婷婷,“你对乔雷那么好,是不是喜欢他?他都换了好几个女朋友了,怎么好像没有考虑过你。”陆婷婷只是挠着头笑笑,她没想过那么多,她只想对他好。

后来有一个冬天的晚上,乔雷跟交往了三个月的女朋友分手,他喝多了。那晚特别冷,他跌跌撞撞走在通往宿舍楼的小路上,忽然发现陆婷婷手抄在羽绒服口袋里,在幽暗的路灯下,一边蹦蹦跳跳一边朝着他走过来的地方张望。她看到他,立刻像小鸟儿一样飞奔过来,见他走路不稳,马上扶住他。他语音含混问了一句,“你怎么在这儿?”她说,“我去给你洗衣服来着,都很晚了还不见你回来,很担心,就在这儿等了。”那晚很冷,风直往骨头里杀,陆婷婷见乔雷穿的单薄,想也没想就脱下了自己的羽绒服,披在他的身上。那羽绒服带着她的气息,暖暖的。

“我跟她分手了。”陆婷婷扶着乔雷往宿舍楼那边走的时候,乔雷说。

“嗯。”

“女的,都挺烦人挺没劲的。”他说。

“嗯。”

过了一会儿她说:“你考虑考虑我吧,我不会惹你烦的。”

他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忽然说道:“好。”

这一声“好”让她一下子从内到外热了起来,足以抵挡那晚的寒风。

从此陆婷婷成了乔雷的女朋友。从此乔雷没有再换过女朋友。乔雷读完研究生,陆婷婷读完本科,两个人双双回到家乡的城市,乔雷考进了银行,陆婷婷在一家贸易公司上班,时光不停流转,两个人一直还在一起。

04

朋友们之所以常常为陆婷婷抱不平,是因为婷婷对乔雷百依百顺,为了他任劳任怨,而乔雷把这些都视为理所应当,一点都不珍惜。

乔雷和陆婷婷工作后不久就住在一起了,这些年来,乔雷从来没有做过一次饭,没洗过一次衣服。他只是想到要吃什么就跟陆婷婷说,然后陆婷婷想方设法给他做,陆婷婷如果出差了,他要么跟朋友在外面吃,要么去父母那边吃,婷婷回家的时候,总能收拾出冰箱里过期的奶、坏掉的面包什么的。乔雷的衣服脏了总是随手一丢,第二天早上睁开眼再问婷婷自己穿什么,然后婷婷就像保姆一样,把洗好熨好的衣服送到他的眼前来。

别看乔雷马上就三十岁了,可是还像个大男孩一样,随随便便,大大咧咧,玩心不退。他平时有几个朋友圈,晚上常常跟朋友们一起玩到深夜。有时候天很晚了,他打不到车,就会给婷婷打电话,让婷婷开车去接他,婷婷好几次扶着摇摇摆摆的他往车边走,都听到他的朋友说:“哥们,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呀,这大半夜的,让人家一个姑娘来接。”乔雷总是把手一挥,“她是我媳妇,来接我是应该的。”有一次轮到乔雷请客,他恰好忘了带钱包,就给陆婷婷打电话让她送钱来,婷婷因为有点事耽搁了,来得晚了些,他就当着朋友的面冲她发了一通脾气。陆婷婷大老远跑了来,又累又饿,又挨了训,不过还是默默地去帮他付了钱。几个朋友说让婷婷一起坐下吃东西,可是乔雷摆摆手,“今晚上没女的,留她在这里干嘛。”然后挥挥手让婷婷赶紧回家去。

乔雷有时候心血来潮也会给陆婷婷买个礼物,请吃顿晚餐什么的,但是他其实不知道婷婷到底喜欢什么东西,爱吃什么食物,每次都是他想当然的认为婷婷会喜欢。不过婷婷总是迁就他,不喜欢的东西也会欢喜地收下,不爱吃的食物也会努力吃掉。

乔雷是不喜欢受约束的性子,要不是陆婷婷一直拦着劝着,他大约早就从银行辞职了。不过他人聪明,办事能力强,这几年在银行混得还不错,不断升职加薪。不过,偶尔也有不顺心的时候,这时候他就会冲着婷婷抱怨,“要不是你拦着,我早就跟朋友做生意去了,还用得着朝九晚五,用得着受这份洋罪。”婷婷总是笑嘻嘻地跟他讲朝九晚五有朝九晚五的好处,说完了哄完了再给做顿好吃的,乔雷的气儿也就消了。

朋友们觉得陆婷婷跟乔雷在一起整天跟哄孩子一样,会很累,但是婷婷倒是乐在其中似的,从没有叫冤叫屈。陆婷婷就是这么一个实诚的姑娘,对一个人好恨不能把整颗心都掏出来,她捧着一颗热乎乎的心对乔雷,不管对方是不是也一样热乎乎地对她。

05

陆婷婷跟乔雷在一起,也算是挺互补的,乔雷大大咧咧,陆婷婷细心体贴,乔雷脾气大,可是婷婷温和没脾气,所以两个人倒是很少吵架。乔雷虽然有些顽劣,但是这些年没跟别的女人有什么牵扯,对陆婷婷算是挺专一的。就在大家觉着这段感情就要修成正果走向婚姻的时候,它却走到了尽头,而且是陆婷婷执意要分手的。

分手的起因源于某天晚上两个人的对话。那天两个人美餐一顿之后,乔雷就坐在电脑旁打游戏。陆婷婷洗了碗收拾了桌子,坐到他旁边来。

“乔雷,我想跟你说个事儿。”婷婷说。

“说吧。”乔雷忙着打游戏,头也没抬。

“你能过会儿再打吗,我有重要的事儿跟你说。”

“你说吧,我听着呢。”乔雷依然在打游戏。

“嗯……你想过结婚的事儿吗?”

“结婚?没想过。”他继续打游戏。

“从来没想过吗?”

“想这个干嘛,我们现在跟结婚有区别吗?”游戏正打到激烈处,他依旧没抬头。

“乔雷,我们都不小了,是不是应该结婚……要个孩子?”

“要孩子干嘛,多麻烦呀。”他边打游戏边摇头。

“你真的不想要孩子吗?”

“不想。”

“那万一我们有了孩子呢?”

“打掉呗。”他眼睛紧盯着电脑屏幕说。

婷婷站起来,默默地看着乔雷,乔雷忙着打游戏,没有看她。

后来有一周,婷婷说出差,没回家住,乔雷中间只打过一个电话,除了抱怨没人给他做饭,其余的什么都没说。

一周之后婷婷回来收拾东西,对乔雷说,“我们分手吧。”

06

陆婷婷提出分手,对乔雷来说很突然,突然到让他觉得这只是一个玩笑。他从没想过陆婷婷会离开他。直到过了两个月,他追到她家里追到她单位,她都不肯跟他回来,他才真的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才明白陆婷婷是在玩真的。

这些年,一直是陆婷婷上赶着对乔雷好,他在她面前从来没有低声下气说过软话,这回他放下面子说了软话,可是却于事无补,陆婷婷铁了心非要跟他分手。

陆婷婷离开他们一起住的房子之后,乔雷才觉得这面积不大的出租房原来这么空,空得人心里发慌。不仅空,这房子还冷,他回来的时候再没有为他亮着的灯,为他做好的热饭热菜,为他洗好熨好的衣服,这样的房子实在冷清得厉害。为了逃避这种冷清,他天天和朋友出去喝酒唱歌,可是他发现他的心里一直是慌的,在这种状态下做什么都没有意思了,以前无聊他在外面做什么,都有个人等他回家,无论他玩到多晚,都有一个温暖的地方等待他回去,他玩也玩得踏实。可是现在,没有人等他,他什么时候回来,这房子里都没有一点暖和气儿。乔雷无比强烈的觉得,他不能没有陆婷婷,这些年他已经习惯了陆婷婷的存在,她于他,是空气一样的存在。

幡然醒悟的乔雷开始对陆婷婷死缠烂打,可是陆婷婷丝毫不为所动,她开始相亲,后来,乔雷看到陆婷婷挽着一个男人走在街上,那个男人比他年龄大,没他高,没他长得好看,可是陆婷婷却亲热地挽着他,这情景让乔雷妒忌,让他受不了。

乔雷实在没有办法了,开始找朋友劝陆婷婷,他找到陆婷婷最好的闺蜜苏洁的时候,苏洁很生硬地告诉他,她不可能去劝陆婷婷。

“陆婷婷前阵子流产了你知道吗?”苏洁说。

乔雷先是神情震惊,然后摇摇头,“他没有告诉我。”

“她告诉过你,可你说你不想要孩子。”苏洁说。

乔雷开始努力的回忆,终于想起分手前的那天晚上,陆婷婷好像是提到过孩子,“可是她没说她怀孕了,如果她告诉我,我不可能让她打掉孩子。”

“不是她不想说,是你不想听吧,十年了,你都没有想过要跟她结婚。”苏洁说。

“我想过的,我想等我买了合适的房子,我们再举行仪式,我早就把她当成我的媳妇儿了,我们两个跟夫妻没有区别,领证早一天晚一天有什么关系。”乔雷没有撒谎,他跟陆婷婷分手前,真的曾经看过房子,他算着自己的积蓄再贷一点款就可以买到一套像样的房子了。他是个要面子的人,觉得没有一套属于他们的房子,是没法开口说结婚的。

“她对我有误会。”乔雷说。

“你们分手不仅是因为一次误会,乔雷,婷婷一直那么爱你,可是你没有珍惜。她爱得太用力,力气都用尽了。再亮的灯,不添油不加电,它终会燃尽的。”

苏洁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她想起陆婷婷决定去流产的时候哭了一夜,婷婷说:“我不是不想等,可是总得有个希望才能等下去,他都没想过要娶我,没想过要跟我生个孩子。”

苏洁想起陆婷婷最近交往的那个男人,陆婷婷之所以决定跟那个男人交往试试,是因为那个男人对她温柔体贴,当他亲自给她煮了一碗面端到她面前的时候,婷婷忽然觉得鼻子发酸,这样一件小事,竟让她这么感动,她也是需要人体贴和心疼的。

“别去找婷婷了,她是一条路跑到黑的人,当初她铁了心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谁都拉不住,现在她铁了心要跟你分手,也没人能劝得回。”苏洁劝他。

乔雷听了苏洁的话,呆呆地站了半天。他现在明白他是爱陆婷婷的,只是他以前不知道,他从来没对陆婷婷说过,所以陆婷婷也不知道。

乔雷从苏洁那儿回来,走到他和陆婷婷住过的房子的楼下,华灯初上的时间,那个窗口却是一片漆黑。黑暗中,他感觉到脸上湿乎乎的,原来,有泪水流了下来。

赞 (58)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