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你来得刚刚好

文 / 岸上行走的鱼

何璐做梦也没想到,在自己二十八岁生日这一天接到的第一通电话,竟然不是来自任何人的祝福,而是母亲特意打来,叮嘱她别忘了晚上的相亲。

“今天是我生日,你不祝我生日快乐也就算了,还让我去相亲?”

何璐虽是很不满母亲的安排,可是却被她接下来的话堵的哑口无言。

“还过生日?你是二十八岁了,不是十八岁,谁给你的勇气还惦记着过生日的。今天晚上必须去相亲,赵老师是你婶婶邻居家的孩子,我和你婶婶都觉得他很不错。你把你的态度给我端正了。这是我最后一次管你的事了,再不成,你就别回来了。”

好吧,二十八岁,好像的确是一个挺尴尬的年龄,尴尬到不仅母亲觉得自己嫁不出去,就连何璐自己很多时候都会觉得,或许她真的就要这样一个人过完一生了。

1

其实何璐长到二十八岁也算是经历了不少大事小情了。

一个人加班到凌晨三点走夜路回家,耳旁呼啸着来自冬夜的风。在陌生的城市出差,遭遇只电视剧里才见到过的拦街偷盗。还有上大学时,与舍友一起在睡梦中被地震惊醒。

可是,这些都不足以让她觉得恐惧,毕竟她没有因此受到过什么伤害。

能够让何璐感到害怕的,大概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孤独。

自她大学毕业时与男朋友分手后,一直没有再谈过恋爱,疲于工作,累于生活。尤其是最近这两年,身边的朋友都开始慢慢的有了家庭,连周末可以约出来聊天的人都越来越少。所以,她并不排斥母亲为她安排的每一场相亲,她只是讨厌在相亲的过程中,总会被问东问西的那种感觉。

有时候人就会这样,孤独久了,连和陌生人交谈都会变成一种折磨。

何璐到餐厅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翻阅杂志的赵明阳。

样貌7分,穿着8分,气质9分,何璐默默地在心里给他打了分后才走进。

“赵老师你好,我是何璐,抱歉,我来晚了,路上有点堵车。”

赵明阳听到何璐的声音方才抬头,于是就这样对上了一双清凉的眸子。

其实这是赵明阳的第一次相亲,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与一个陌生的女人,单独的坐在一起吃饭。

他一直秉持着男人要先立业,后成家,然而他爸妈却并不是很能理解,自他工作后,就开始为他的婚姻大事忙里忙外。在他多次拒绝后,也无果,而今天促使他来这场相亲的原因是,邻居阿姨一直对自己说,这个姑娘,绝对是百里挑一的好。

既然这么好,那就去见见吧,也算是顺了家人的心意。

“没关系,可以理解。”

赵明阳在说话的同时,另一边的何璐已经因为他的这句话而给了他好评,不是出于客气的“我也没等多久”,也不是敷衍般“我也刚到”,这位赵老师,大概也是带着真诚来的吧。

“何小姐,听说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

赵明阳在服务员送上了蛋糕后,笑着对何璐说,同时没有忽略到何璐脸上的动容。

赵明阳作为一名高中老师,先不说他本身就学过心理学,教过这么多的学生,自然很容易就能看到何璐的表情,代表着什么。

原来,一个不管是二十八岁还是十八岁的女生,自始至终都是感性的,这让他情不自禁的多看了几眼何璐。

妆容精致,举止大方,要不是早上听阿姨多念叨了一句,他也不会知道今天尽是她的二十八岁生日。虽然坐在他对面的这个女人,眼睛里还带着几分像是二十岁出头的姑娘才会有的欣喜,但是却不难发现,若不是因为来自年龄上的成熟,或许她还会表现的更加开心。

何璐的确很开心,她未曾想过自己收到的第一句祝福,竟然是来自自己的相亲对象,她做好了接下来被“刨根问底”的准备,也决定像母亲说的那样,态度端正的回答赵明阳问的每一个问题。

可是,直到他们用完晚餐,何璐也没能听到赵明阳开口问自己任何一个问题。

应该是对自己没兴趣吧,不然怎么会什么都没问呢。

何璐若有所思的和赵明阳道了别,心里还期许着他会说,下次再约。

然而赵明阳却只是笑着说了句“晚安”就转头走了,留下何璐站在自己家的门口,暗自失落。

“刚刚是赵老师送你回来的吧?我就说人不错吧,你婶婶说他性格好,长得也不错,年龄配你也合适,你们今天聊的怎么样啊?”

何璐一进门,就被母亲笑呵呵的拉着聊相亲的事,本身就有些凌乱的何璐,这一秒更是觉得心烦。

“妈,你看到了吧,这次不是我的问题,他没看上我。你就别瞎操心了,我保证三十岁之前肯定把自己嫁出去。”

听了何璐的话,何妈也没再说什么,她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虽然嘴上说不急,可是每次收到同事或是朋友送来的请柬时,眼里明明都是羡慕。

2

赵明阳的学生一致认为,赵老师最近一定是遇到什么喜事了,不然怎么会连续一周都保持着极好的心情,就连有人在他的课上睡觉,他也只是玩笑般的说,一定是英语比较催眠,并不是他缺乏魅力。

时至周末,赵明阳正想着是否要主动约何璐出来看场电影,就被同事拉着一起去聚餐了。

一群老师在一起聊天,话题自然离不开这个班上的问题学生,和那个班上数学又考了满分的学霸。赵明阳一向把工作和生活分的很清,不太喜欢参与这类话题的讨论,只是在一旁心不在焉的听着,结果就听到英语组的组长在叫他的名字。

“小赵,你也三十了吧,怎么还不找个女朋友?”

英语组的组长是个45岁的中年妇女,对谁都特别热情,闲来还帮办公室里单身的老师们介绍对象,赵明阳怎么也想不到,今天她竟然热心到他身上了。

“嗯,三十了。我正在努力。”

赵明阳本以为这个回答可以把话题一带而过,却不想让八卦的组长一下子就抓住了话柄,接着问:“看来有目标啊,是咱们学校的老师吗?”

赵明阳看着围在一桌兴致勃勃的看着自己的同事们,无奈只能说出上周与何璐相亲的经过,热心的组长这下彻底来了精神,哈哈大笑的说:“小赵,你这是第一次相亲吧,连什么流程都不懂。怎么,你还想和人家姑娘有进一步的发展?我看是没机会了。”

赵明阳听了组长的话,还有些莫名,而其他同事们早已笑开。

“你不问问人家姑娘对你有没有感觉,就把她当作是一个势在必得的目标了?”

赵明阳这才反应过来,好像那天结束后,自己的确没有再和何璐有过任何交流,可是那天两个人不是相处的挺好的吗?这还不够?

3

当然不够。

何璐在经历了一周工作的忙碌后,依旧对上周赵明阳的所作所为耿耿于怀。

既然他没看上我,为什么还要给我过生日呢?这个人,总不至于对每一个相亲对象都如此面面俱到吧。

待何璐回到家里,看到婶婶和母亲坐在沙发上聊天,顿时更加心烦意乱。这两个人聚在一起,除了要给自己介绍男朋友,其他就没什么事。何璐正想着要以怎样的借口回到房间窝着,就被眼疾手快的何妈一把抓了回来。

“你这孩子,真是越来越没礼貌了,你婶婶来了怎么不叫啊。”

何璐看了眼正冲着自己笑得满面春风的婶婶,心虚的开口问了声好。

“一家人就别客气了。璐璐啊,我今天来,就为了一件事,你告诉婶婶,你觉得赵老师这人怎么样啊?”

听了婶婶的话,何璐在心里念叨了一句,就知道要问这个,然而依旧保持着微笑说:“赵老师人挺好的,但是他没看上我。多谢婶婶为我操心,真是太麻烦你了。”

何璐刚说完,何妈就接着说:“谁说赵老师没看上你的,我看就是你没看上人家,找的借口,人家赵老师今天亲口对你婶婶说,想和你继续交往下去,想听听你的想法。”

这下何璐是彻底的不淡定了。

赵明阳想和自己继续交往下去?可是他明明没有对自己表示出一点点的兴趣啊,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赵明阳在接到何璐的电话时,内心一阵狂喜,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原来何璐的一个电话,已经开始让他乱了阵脚。

“赵老师,我是何璐,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有点误会,我婶婶今天来我家,说你想和我继续交往下去,这应该不是你的意思吧?你讲清楚,不用太为难的。”

电话这边的赵明阳,本来满腔的热情,就这样被何璐浇了一盆冷水。他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开口说:“何小姐,这就是我自己的意思。不瞒你说,上周和你的见面,是我第一次相亲,我并不知道在相亲的过程中该做些什么,所以没能在当时向你表达我的想法,是我的错。但我是出自真心,想要和你交往的,所以想知道一下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是,滚你丫的。”

何璐气急败坏的挂了电话,这一次凌乱的人变成了赵明阳。

4

赵明阳的学生发现,赵老师在上周末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不然一向对穿着要求严格的赵老师,怎么连续一周都没换过领带,这是在以前从未有过的现象。

赵明阳的确很无奈,他本以为何璐对他也是满意的,却未想到,那天就这样被她挂了电话。他自以为教过这么多的学生,也算是阅人无数,可何璐的这个行为让他着实猜不透。

“小赵,最近状态不好啊,还是为了上次那个女孩子?”

组长再一次发挥了八卦的功力,让赵明阳在一众同事面前窘迫不已。

“笨啊,真喜欢就去追,不试一下,就接受结果,你不怕后悔?”

对啊,谁规定相亲对象不能变成追求对象呢?

何璐下班走出写字楼的时候,看到赵明阳正双手插在口袋里对着自己笑。何璐努力的压抑着内心的躁动,走上前问:“赵老师,等人吗?”

赵明阳依旧保持着微笑说:“嗯,等你。”

何璐自然懂赵明阳的意思,也不再矫情,自己主动拉开了赵明阳的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赵老师,听我婶婶说你三十岁了,怎么才第一次相亲?家人不催吗?”

“别叫我赵老师,你又不是我学生,怪生分的。还是叫明阳吧。”

赵明阳边启动车子边扭过头来对何璐说。

“好。明阳。”

“催,怎会不催,但是都被我拒绝了。”

“那你怎么会来同我相亲?”何璐还是提出了这个她想了一个礼拜都没想通的疑惑。

“因为你婶婶说,你是百里挑一的好啊。”

许是赵明阳说这句话的时候特别的认真,亦或是他看向何璐的眼神特别的温柔,何璐瞬间心就软了一片

“那你见了我以后呢?有什么感觉?”

“我觉得,你婶婶说的对。”

5

别人问起何璐与赵明阳的交往经过时,何璐的回答永远都是两个字:“相亲。”

而赵明阳总会在一旁特别不服气的说:“不是相亲,是我追的她,你们都不知道她有多难追。”

别人都当这是他们这对夫妻的小情趣,可是只有赵明阳和何璐自己知道,他们爱情的发生,如何璐所说,源自相亲,浓于赵明阳的主动。

那日赵明阳去接何璐下班,何璐问他:“你觉得我们合适吗?”

赵明阳沉默了一会儿说:“合不合适我不知道,我现在只想告诉你,我挺喜欢你的,想和你在一起。”

何璐对赵明阳的回答虽然心动,但是依旧保持着冷静,继续问:“我们都算不上年轻了,不然也不会走上相亲这条路。合适就结婚,我们这个年纪,不太适合谈喜欢不喜欢了。”

“何璐,我们怎么就不年轻了,你把我当作是你的追求者就好,忘掉相亲那件事,我们谈场恋爱不好吗?”

何璐没有再说话,而以后的每天下班,她都能见到赵明阳在楼下等她,好像,他就真的只是自己的一个追求者。

何璐在少女时期曾想象过很多次爱情来时的样子。

或是他身披铠甲,手拿枪戟,为她远征沙场。亦或是他脚踩祥云,威风凛凛,赴她万里之约。

后来年纪慢慢大了,她才明白,爱情里没有谁是谁的英雄,只要那个人是她爱的,哪怕是粗茶淡饭,日复一日,她都甘之如饴。

她一直以为,或许就算是能够陪伴她粗茶淡饭,日复一日的人自己都没机会遇上了。

可是当有一天,她临时被要求加班,出了办公楼才发现,赵明阳一直等在外面,待她跑过去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而赵明阳就这样顺其自然的拿出纸巾,替她擦去额头上因为小跑过来流的汗说:“没关系,你来得刚刚好。”

这个时候,何璐突然觉得,她的爱情,在二十八这一年,来得刚刚好。

6

好像所谓的特别幸运也就是这样。

你本以为自己会这样过完一生。后来突然就出现了一个人,对你说,如果你愿意,他可以用他的一生告诉你,其实人生还有很多种过法。

所以,永远不要对爱情死心,永远不要觉得自己不再年轻,爱情这件事,总有一个人,也会是你的特别幸运,以及刚刚好。

赞 (4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