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谦他爸”这个神一样的人到底是谁?

砸挂,作为相声演员之间彼此戏谑取笑的一种手段,相互“砸挂”的事比比皆是。

比如他俩

他俩相爱

他俩相杀

他俩总掐架

而郭德纲砸挂的对象经常是,是的,“于谦他爸”

我们对于“于谦他爸”的了解主要是从郭德纲和于谦的相声里


提到于谦父亲的相声包括:《白事会》、《偷斧子》、《我要闹绯闻》、《东游记》、《悠然自得》、《寡人劫色》、《闹公堂》、《五毒论》、《于谦爸爸讲究生活》、《大登殿》、《你压力大吗》、《于谦父亲的相亲历史》、《于谦父亲传奇一生》、《于谦父亲于大鸟》、《于谦父亲的情史》

甚至,知乎上最近有了一个问题:“于谦他爹是谁?”

这真的全怪郭德纲的那张破嘴

在相声里,“于谦他爸”的名字统计

“于小谦,于又谦,于再谦,于还谦,王老爷子,张老爷子,于德纲,于谦的父亲们,于进锅,于得水,于富贵,威廉·詹姆斯,爱新觉罗·筐,于云伟,欧阳青松,孙建国,于老谦,于幼谦,于鹤谦,于小怀,于该(gay),京巴爷,王建国,赵老爷子,隔壁王大娘,于头泡饼,于不谦,北京于八爷,诸葛青松,李老爷子,王富贵,听相声的,刘老爷子,迂腐,胸逮,双刀李老大,神拳太保,于编,便便(三声),于过油,郭小于,于沸腾,于云谦,于李淑芬,于不败,于不群,于东方,于葛阁,彼得让……”

甚至有嫌事儿不大的网友总结了相声里于谦家的“族谱”

相声段子中,“于谦他爸”有着无数的神奇身份

“他是武术家、考古学家、老西医、妇科大夫、八大胡同董事长、大登殿里澡堂子的跑堂、中国古汉语专家,推广普通话第一人、八大铁帽子王中王中的绿帽子王、被海大爷搅了婚姻的兔儿爷、蒙古国海军司令的亲家、清华池修脚的、江湖第一刀客、第一剑客、第一“嫖”客、人送绰号彪子、公海上被海盗劫了的开一千万发票的公务员、画扇面的画家、领着老郭听小提琴陪着老郭找导演的造星家、让打口井却改了烟囱的包工头、钦封登仕郎于太公讳进锅、欧阳青松先生……”

相声中“于谦他爸”的光荣事迹

“老爷子身世显赫,传奇无数。家喻户晓的人物,北京市每十个人就有一个于谦的父亲;

有钱,住着大四合院,上厕所要体面,大衣,西装,马夹背背佳一样都不能少,还得四个人伺候,先脱得一丝不挂,去公共厕所穿“便服”,脱衣服脱背背佳,身边还要站着四个保安,见熟人起身握手,特别亲民,然后挨个蹲位打招呼,不带纸蹲仨小时;

曾大喊:我要和女粉丝睡觉!性格多愁善感,平时看见什么伤心事心一酸,“哗”~裤子就湿了;

爱帮助人,看见落魄的郭德纲时拿明晃晃夺人眼目、冷森森耀人胆寒的不出水的金笔签过支票救人于水火之中;心特别细,于谦多日不曾归家之时着急得吃麻辣锅,鸳鸯锅,二十多盘肉,四十多种菜;

老爷子作为于谦的爸爸,曾跟于谦的父亲打过交道;

有一次打车坐过站去日本了,发一绿卡绷帽子上;

老爷子练武十分刻苦,冬天坐火车去西伯利亚,穿着日本相扑的内裤,光着身子,左手拿着大茶缸,冰镇的酸梅汤,右手拿着大蒲扇,迎着风口唱:“这就是二,说也说不清楚…为此练得一身好本事,大冬天从湖上过去连个水星都不沾;曾白天练武,晚上为了防备敌人偷袭,装成植物埋伏在后院,半夜坏人来了,有顶着铁桶的,拿梯子的;

去打仗时一个敌人穿红裤子,怕溅一身血。200个敌人来就换黄裤子,怕溅一身shi;

还做过包工头,本家让挖口井,结果他给人家盖一个大烟筒!让人好了打!

老爷子当年没孩子,和老太太去庙里拴娃娃,家里势力多大,净山,老爷子站到庙门口,“闲人闪开了,我要净身了”……“啊~~”……生于谦生不下来!”

还有这些,当然也是相声里的

“老爷子爱好极其广泛,喜欢个撒尿和泥,放屁崩坑;

爱吃猪大肠、吃面馅的月饼,爱吃火锅,曾经吃藕塞过牙,爱在洗澡堂子里洗澡时吃苹果,大苹果吃一口洗一下,每次吃饭前还不忘虔诚地祷告:感谢上帝赐予我的卤煮;

老爷子也呵护后辈:大街上看到小姑娘就喊:小妞,给大爷乐一个~

老爷子爱历史爱文学,看过各种版本的金瓶梅,上厕所都说:我要小jie~

也爱好曲艺,曾和夫人唱了一宿的北京大鼓:孙悟空大战猪八戒,猪八戒大战孙悟空;

爱做个饭,监狱的小伙子们不理解老爷子手艺,怕吃他做的饭都拿窝头砸锁越狱了;爱抽烟,喝过竹筒子水烟里的水,抽的烟有孜然味被小孩问过还有大腰子吗;爱喝酒,在酒吧点过一瓶1865年的UFO;爱看个足球,还预测比赛结果,家里俩大池子往哪边跳哪边就赢……

刨过门口加油站偷石油,还拿火机照过;

老爷子79岁望八之年,上午精神,到下午就差点了,会使刀、能耍剑、可以藏镖,打起仗来也不含糊,曾急了撸起袖子大喊:老娘跟你拼了!”

求问,于谦全家人的心理阴影面积

当然对于这些,郭德纲和于谦曾多次说过,这是为了说相声,完全都是子虚乌有,谁也不会当真。

还原真实的于谦父亲

问:于谦父亲干嘛的?

新报:于谦的父亲于庄敬,退休前曾是大港油田地质勘探老总,副局级干部;其母亲翟阿姨,也是石油炼厂方面的专家。二老退休后,除了去北京看看儿子一家,基本上有半年的时间是在大港油田享受恬静的晚年生活。

问:于谦父亲外貌什么样?

新报:谦爸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平和沉稳,透着老知识分子的那种严谨认真劲儿。

新报:面对郭德纲如此调侃,谦爸怎么看呢?

谦爸:跟郭德纲没有过深的接触,不过我感觉他见到我时,多少还是有点尴尬。于谦也从不主动邀请我看他的现场演出,怕我接受不了。但其实就像于谦在 一次访谈中说的那样,他在舞台上演出,就是一种角色扮演,是角色的需要,其实郭德纲这么丑化我,很多人都看不惯,不过,我们理解儿子,也支持他。这也算是为相声艺术作出了贡献和牺牲吧!

于谦也是怕我们受不了,总是劝我们,不过我们还真的到现场看了一次他们的演出。那是 2009年除夕德云社封箱演出,我们一家人在德云社剧场旁边订了一家酒店,吃完饭去听相声。起初,于谦打算到晚上8点多就送我们走,可我和他妈一直看到凌 晨一点多。那天,我终于知道德云社的这种演出形式为啥那么受欢迎了,那么多的白领和大学生去听‘草根艺术’,在生活压力和工作压力这么大的当下,能开怀大 笑一场,确实珍贵。因此,我对郭德纲拿我开涮一事想得很开,我倒是想有机会跟他认真谈谈——你拿我找乐,我还没管你收费呢!

新报:于谦出身大户人家吗?

谦爸:这个不假,于谦的祖父是陕西蓝田县当地的名士,学贯中西,不仅对中国传统文化有很高的造诣,对西方文化也颇有心得,经常提到费尔巴哈的哲学思想等等,老于家就是书香门第、大户人家。

(摘自新报星期六)

如上,于老爷子对相声事业的贡献那是有目共睹的,这事全怪他

赞 (65)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