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赚钱吧,像一无所有那样

文 / 苏颜

奔四的芒果要离婚。男方开出的条件是,假如芒果要孩子,财产平分。儿子是她的心头肉,她是要定了的。于是,两个曾经爱到恨不得合体的人,开始了一场关于钱的谈判。

一番清算过后,芒果成了有房子、有儿子、有五十万负债却没有工作的大龄失婚妇女,前夫开着车,怀揣五十万现金,携手新欢,昂首奔向新生活。

芒果在电话里痛斥负心男,当年我嫁他时,一分彩礼没要,别人是婆婆给未来儿媳买首饰,我倒好,攒了三个月工资给婆婆买了条金项链。结婚时不谈钱,是觉得爱比钱重要,为什么离婚时,这个男人却好意思和我分厘必争地算帐?

因为不爱了呗,我不忍心往她滴血的伤口上撒盐。女人但凡涉及到感情问题,智商就等同于白痴。

我知道芒果不是怨妇,若不是她有了孩子后扔掉画笔,退居家中做了良母,也不至于离个婚就负债累累,更不至于面对未来的生活一筹莫展。

说爱的时候不谈钱,一谈钱就亵渎了感情,是七零后的芒果们从少女时代就被植入的价值观,也是大部分男人衡量女人是否值得娶回家的标准。

在荷尔蒙和多巴胺主导的爱情世界里,钱是最不重要的东西,一句情话、一个亲吻、一声宝贝,就足以抵得上面包、牛奶的热量。二十出头、一贫如洗的男生们用爱情拥抱女生,年轻无敌、鲜艳明媚的女孩们用爱情致敬青春。

钱,被莫名其妙放置于感情的对立面,仿佛谈钱越少,爱得就越纯。

没有人告诉芒果,爱是缔结婚姻的基础,钱却是结束婚姻的筹码。骄傲如她,用财产平分、负债五十万的方式保全了自尊,却留给自己和儿子一个注定艰辛的未来。

我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赚钱。如果我有钱,哪屑于和前夫像商战一样搞离婚谈判,老娘直接甩一百万过去,告诉他,钱给你,快滚蛋。芒果恨恨地说。

只有被钱扇过耳光的人,才会有这么痛的领悟。我笑她。

曾经视金钱如粪土、安乐知足的芒果,卖了两居室,换了一居室,拿着剩下的钱开了个小小的绘画培训班,天天掰着手指头算账记帐,小本儿上密密麻麻记着,欠谁的钱什么时候还,日子从未有过的艰难。电话里,她哑着嗓子和我自嘲,快来闻闻,我现在浑身上下的铜臭味儿,洗澡都冲不掉。但是,我从没象现在这样接地气儿。

看看,刺激我们拼命工作、努力赚钱的,从来不是多么高大上的理想或社会责任感,而是一个又一个具体的小愿望:

比如在婚姻穷途末路时,我们可以离一个体面的婚,而不至于让自己陷入绝境;

比如我们可以带孩子看更大的世界,因为“见识”往往建立在烧钱的基础上;

比如我们可以随时随地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而不是“穷游”;

比如我们可以带父母下一次昂贵的高档餐馆,而不必在乎菜单后面的价位。

不婚的老徐选择冷冻卵子,是花钱给自己的未来多买一种选择;天后王菲面对爱情的任性与洒脱,除了个性使然,财务的绝对自由何尝不是支撑她的底气;王朔说到对女儿的期待,说我不要她成功,我只希望她快快乐乐过完一生,大不了我养她一辈子。

听到了吗?重点是最后那句,我们得足够有钱,才配让自己的孩子和现行教育体制说NO。

多年前,我刚步入职场时,一个比我年长几岁的女孩说过这样一句话,咱们女人要想活得好,得有两个立足点,一是家庭,一是工作。这样当其中一个塌了的时候,我们才不至于倒下。

她的话影响了我很多年。一路走来,从基础文案做到企业高管,从职场女性到全职妈妈,我深有感触。工作不仅是女人的物质粮仓,也是我们的精神居所。一个女人有了独立赚钱的底气,才可能活得从容笃定,处变不惊。

现在招聘员工,我更喜欢那些对赚钱有强烈欲望的人,拜金有什么不好,钱从来不是万恶之源,一个人不会因为没钱而深刻,也不会因为有钱而浅薄。靠自己的努力和能力,赚干干净净的钱,让自己过的好一点,让家人过的好一点,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尊敬的。

李嘉诚70大寿时曾被问及,你平生最大的愿望是什么?这位香港首富小声地说,开一间小饭店,忙碌一整天,到晚上打烊后,和老婆躲在被窝里数钱。

而我回忆自己,最快乐的事竟是二十三岁那年,拿到第一笔一千元的奖金,分了一半给当时穷困潦倒的男友,然后看着他感动的闪着泪光的眼睛,两个人在寒冷的夜里牵着手傻笑。

钱买不来爱,却可以表达爱。

钱换不来幸福,却可以帮我们赢得更多的可能性。

体面地赚钱,坦然地谈钱,自由地花钱,谁说这不是生活的本来意义呢?

赞 (58)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