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合适,在一起是三件不同的事

让懂你的人爱你

文 / 赤木与森

1

我第一次体会到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在我高三那年。

高二分文理科后,我和她成了同班同学。

我贪玩,不爱听课,喜欢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成绩不太好,而她是艺术生。

因为班主任按成绩排座位,我俩就坐了前后桌。

靠窗的位置在班里最抢手,后两排其实只有她一个女生。

她性格有点大大咧咧,所以虽然之前和后排的男生没什么交集,但还是很快就打成一片。

刚开始不爱搭理她,那会儿自己人小事多,总觉着女生特麻烦。

我常和一群狐朋狗友去网吧通宵,所以白天上课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睡觉。

有次前天晚上包夜后直接去学校,早上睡的一塌糊涂。

后来不知道谁拉开了窗帘,我被猛然喷进的阳光生生刺醒。

抬头刚想骂娘,却无意间瞥见了她的后半个侧脸。

她好像正在画画,那天阳光很亮,我早就不记得老师讲了什么课,但我能记得清她脸上细细的绒毛,鬓角细碎的头发,有点儿风吹,撩拨的我心里痒痒的。

心里突然多了个人的那种奇妙的充实感还恍如昨日。

自打那天以后我常常不自觉的偷偷看她,我发现她总喜欢用一个牌子的纸巾,所以去超市的时候专门买了一抽,每天揣一包。

她平常就扎个马尾,头发黑黑亮亮的,夏天吹点儿风,就能闻到她洗发水的香味儿。

我在此之前从没体验过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就是个纯情童子鸡,更别提跟喜欢的人主动搭讪了。

直到有一次她打翻颜料问我借了纸巾后,我俩才顺利的搭上话。

那段日子是我最忐忑又幸福的时候。

知道她生日将近,我精心挑了一支钢笔,是她最喜欢的米黄色。

想了很久要在夹带的纸条上写什么,最后鼓足勇气写了“我喜欢你可以吗?”

现在想起来简直羞耻感爆棚。

不过喜欢一个人还想征求她同意,得到想要的答案后能兴奋的睡不着觉的那种干净的幸福感,再也没有了。

好像青春的恋爱就是很简单纯粹,没有生计的压力,没有生活的劳累。

阳光不燥,微风很好,你嘴角带笑,说要和我一起老。

我们都还有大把的好时光可以放肆的喜欢一个人,有特别多的精力可以浪费在一个人的身上。

开心也是这个人,难过也是这个人,好像拼了命的去爱一个人似的。

累的死去活来,想起却春暖花开。

她特别喜欢吃大大泡泡糖,会吹很大的泡泡,喜欢买一大堆,然后分给我一半。

我舍不得吃,每次都妥帖放在上衣的口袋里,回家再存进一个罐子里。

还有很多的细节想起来很美好,但请原谅我想私藏。

后来我们并没有在一起。

高三毕业后大家都各奔东西,我的成绩并不理想,选择了复读,而她去了很远的地方读大学。

如果说我没有在想过她那是不可能的,在复读的那一年,她也是我的动力之一。

一晃过去很多年,我早就已经放下了执念。可现在再回想起来那些日子,依旧是温暖的。

我想是喜欢她的,我想和她在一起,也曾想和她携手共度余生。

可惜不怪缘分太浅,而是现实太深。

喜欢上一个人,讲究“情投意合”。

初次见面两人互相觉着眉清目秀有眼缘,深入一些的聊过天后忽然发现对一些事彼此有很相似的看法,在一起时有很融洽的气氛,三观契合。

开始对彼此产生好感,进一步的交流相处后忽然开始觉着与他在一起非常舒服。

渐渐觉着他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喜欢,他的身影好像印在了心里,想起他就面红耳赤心跳加速浑身发苏。

最后甚至感觉一分钟不见到他就怅然若失心慌意乱,想要整日和他腻在一起,什么也不说,单是在身边就已经够满足了。

但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就不得不开始考虑一个问题,彼此之间是否合适。

“合适”不止是郎有情妾有意。

到这个阶段,爱情不可避免的开始沾染上一些世俗气。我们开始考虑,对方是否是我愿意与之相守一生的人,开始不得不考虑高昂的生活琐杂,开始考虑彼此的家境与经济条件,开始考虑柴米油盐。

父母朋友给介绍的相亲对象第一条总是说,你们是合适的,是彼此合适在一起的人。

这里的合适不只表示是否能相爱,而更多的表示是否能相守。

相爱总是容易,相守却太难。

长长的一生谁都无法保证一路平安,你的伴侣是否能与你长久相伴互持着度过坎坷曲折是一个很有风险的事。

爱情可以是一场你我都笃定的承诺,但婚姻却是你我谁也无法保证的赌博。

性格相似的人适合玩闹,性格互补的人才适合一起变老。

合适与喜欢,从来都不能混为一谈。

2

肥子在我们圈子里是比较早结婚的。

他当初结婚的时候,我腾出了时间亲自去吃了祝福酒。

新娘子长得很漂亮,眉清目秀,说话细声细气,性格很温柔。不过新娘子并不是他之前在朋友圈里昭告天下说要在一起一辈子的那个姑娘。

我不知道他的身边为什么会换了人,但结婚前一天我们几个兄弟一起喝酒的时候,肥子有点矫情的念叨着,在一起太难了,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更难。

第二天婚礼的时候肥子酒醒了,给新娘子宣誓戴戒指的时候丝毫看不出他昨晚的怅然若失。

我当时有点忿忿,边鼓掌边暗暗骂他渣男。不过看他笑的很幸福,我也是真心祝福的。

后来好久的一次聚会上,我无意间提到了这事儿,肥子有点诧异的问我“你是不是觉着我不喜欢阿音就和她结婚了?”

我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他笑了笑,继续说“你要知道,喜欢,合适,在一起这是三件不同的事,更不一定是相同的人。我现在很爱阿音,因为我知道她对我好,我也要对她好。我们两个人都性格温吞,不适合轰轰烈烈的恋爱,但除了她,我想不出第二个更适合在一起的人了。”

他顿了顿,又说“至于你说我之前的那位,倒也不记恨她。因为你知道,想要在一起的人和适合在一起的人很难是同一个人。”

我那时候不太明白,现在细细考量,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儿。

年轻的时候谁没个喜欢的人,那人简直就像信仰,他皱皱眉头我们比他还难过。可是即使爱的再深,最后也很难在一起。

也许那时候我们讨论的爱情只有爱情,而如今我们的爱情早就不只是爱情了。

因为他对你好,所以你依赖他,这是好感。

因为你与他兴趣相投,有话可说,觉着如果能和他在一起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是喜欢。

因为你和他平安度过前两个阶段以至于如今你觉着,如果余生能和他生活在一起,即使有争执矛盾有意见不合都是可以忍受解决的事,这是合适。

“能够因为彼此心甘情愿做出改变”是我认为爱情的最低门槛。

而在喜欢,合适之后的在一起这件事,我们很难百分百掌握。

喜欢,合适,在一起是三件事,而我依然想祝福你,这三件事都是一个人。

因为心中有爱,生活总会有光。

赞 (53)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