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骗,遭性侵,生下孩子,被囚禁七年之久,然后获封奥斯卡影后

电影《房间》剧照。玛和杰克只能通过惟一的天窗了解外面世界的变化

文 / 车厘子

没有人可以独自坚强。我们都是互相帮助,让彼此有力量。

——《房间》(Room),2015

1

今年一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电影深深震撼了我,女主角布丽·拉尔森还凭借此片获得新晋奥斯卡影后头衔。这部影片名叫《房间》(Room)。它讲述了一个人以及他的家庭历经创伤、疗愈创伤的故事。

玛17岁时被老尼克所骗,囚禁在一个狭小的棚屋里长达七年之久。在此期间,她遭到性侵,并生下儿子杰克。影片开始时,杰克已经四岁。在与玛亲密相处的这四年间,他以为他们住的房间就是整个世界,每天醒来都会跟房间里的物品友好地打招呼:早上好盆栽,早上好椅子一号,早上好椅子二号,早上好桌子,早上好衣柜,早上好水槽,早上好天窗……透过惟一与外界相连的天窗观察天空。这是杰克的整个世界,沿着一个方向走下去,墙边便是世界的尽头。可对于玛来说,这里是个囚笼,将她与家人、朋友和外面的世界隔离开。

杰克的童年是玛为他制造的,比如这条“鸡蛋蛇”

随着杰克的成长,一些不安的因素渐渐出现。玛开始意识到杰克需要一个真正的世界,她必须带着孩子离开这座囚笼,回到现实世界中。然后,她和儿子精心策划了一启越狱事件,并成功逃出棚屋,重见天日,并与家人团聚。

然而,这不是一部女版《越狱》。故事到此才进行了一半。母子俩回归现实世界之后的故事才是影片要叙述的重点。

母子回到现实世界,却要面临更多

历经七年的囚禁、恐惧、强暴、痛苦,玛的内心已经形成了不可磨灭的创伤。这种经历与创伤加诸在她身上,形成了一种无形的禁锢。对她而言,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家人第一次团聚的餐桌上,玛的父亲无法直视杰克,这让玛异常的痛苦和愤怒。当年失去女儿的痛苦直接导致了他婚姻的破裂,现在女儿与强奸犯生下的这个孩子,对自尊心极强的父亲而言更是一种不能直视的伤害。父亲的这种反应,给玛带来极大的伤害,在无法自处时,甚至将当年的意外,直接归罪到母亲对她“对人要友好”的教育。

因此,当记者问玛,为什么不要求老尼克把孩子送走,以便让他拥有自己的童年时,她彻底崩溃了,并选择了自杀。

而杰克是一个勇敢的小孩。尽管他的世界观最初因为母亲善意的欺骗而扭曲,使得他回归现实时无法与人交流,但他也慢慢学会了接受这个新世界,因为他深切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对他的接纳与爱。这都要感谢无条件接受他的外婆,主动找杰克踢球的邻居家的小孩,以及耐心陪伴杰克并让小狗给杰克作伴的外婆的男友。在此之前,杰克就像一颗孤独的小星球,除了玛,他没法向第三个人敞开他的小世界,是身边这些人的接纳和爱,让他意识到,他可以跟妈妈以外的人建立亲密联系。

杰克让外婆帮他剪下长发。长发是他“力量”的来源,他要把这股力量交给玛,让玛尽快康复。因为外婆曾对杰克说:没有人可以独自坚强。我们都是互相帮助,让彼此坚强有力量。

在被囚禁的黑暗恐惧里,是儿子的出生给了玛活下来的力量;重回现实后,同样是儿子完成了玛内心的创伤疗愈。玛看到儿子对世界的接纳,完成了他的成长,从而意识到,是时候与过去告别了。

他们再次来到棚屋。杰克跟空荡荡的房间告别:再见盆栽,再见椅子一号,再见椅子二号,再见桌子,再见衣柜,再见水槽,再见天窗……

最后,杰克对玛说:妈妈,跟房间说再见吧。

2

我们每个人都需要爱与亲密联系,都需要和外部世界产生联结,那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动力。伤痛不会自动消失,一个人的力量太微弱,只有得到足够的支持和关爱,才能给足我们生存下去的力量。

哈尼发小的父亲中风以后,生活不能自理,老伴悉心照料,寸步不离,多年如一日。常年的劳累令老伴最终无力支撑,突发心肌梗塞猝死。爱人已逝,加上自己重病缠身,老人家生无可恋,两个月后也随老伴而去。

我的中医老师授课时,一再强调亲人支持对病人的重要性。每有病人亲属陪同应诊,他都会花很长时间跟病患家属诸多事宜。有患乳腺癌的病人,他会要求病人丈夫每天早起和入睡前对病人说“我爱你”。他说药物治疗对很多疾病而言,所起的治疗作用是很小的,亲人对病人的精神支持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疾病除了对人体产生破坏,对人的意志和精神更能造成毁灭性的迫害。药物可以疗愈人体,却疗愈不了人的意志和精神。遭受疾病的磨难时,有些病人本身的精神力量已经微弱到支撑不起整个治疗过程,这时,他必须从亲友那里吸取力量,才能促使治疗的顺利进行。

一位17岁的小姑娘身患癌症。经过长期化疗,头发剃光,面色萎暗,身体浮肿,加上因病休学,长期进出医院,缺乏正常社交生活,小姑娘变得脾气暴躁,喜怒无常,甚至几度自杀未遂。小姑娘的母亲找到老师时,满面愁容,40多岁的小妇人已经满头花白。

老师除了开出药方,提醒小姑娘按时坚持吃药之外,特意跟小姑娘的母亲提出一个要求,陪小姑娘登山。每天登,坚持一百天。

小姑娘和她母亲选定一座山后,在山脚下租了一户房子,每天熬好药,带上干粮和水,日升上山,日落下山。百日后复诊之时,小姑娘的母亲满溢笑容,气色红润。小姑娘更似换了一个人,身形娇好,脸上白里透红,性情温和了许多。

小姑娘说,跟妈妈爬山的这一百天里,跟妈妈之间关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每天都跟妈妈有说不完的话,无话可说时,跟妈妈一起坐在山顶看风景,都感觉彼此是心灵相通的。她从没跟妈妈这么亲密过,这种亲密为她对抗癌症提供了源源不绝的能量。

3

现实世界一直都是残酷无情的。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或正在经历着苦难、伤痛、背叛、欺骗,那些苦痛和创伤禁锢了我们的心灵,导致我们都曾试图逃离曾经的自己和曾经的过去。

我们渴望摆脱羁绊,获得自由,但心灵的禁锢如同一股暗流不断地袭击着我们的意志,所以我们需要很多很多的爱与陪伴来给予我们力量。

生活里从来没有“容易”二字,坚强的背后必定有一双巨大的双手支撑着。如果你觉得你可以独自坚强,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有一双无形的手一直在替你抵挡。

赞 (6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