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能一起玩的人就嫁了吧

找个能一起玩的人就嫁了吧

文 / 慕容素衣

几个闺密在一起聊天,总喜欢说说爱情,这一次,她们说起身边情侣中最令人羡慕的爱情模式。

闺密A 说是教授和他夫人,这一类属于情人知己,有点儿像钱钟书和杨绛那类,两个人既是学术路上的好伙伴,也是生活中的好搭档。

闺密B 说是小琪和她老公,小琪大学一毕业就嫁了人,老公大她十岁,宠她宠得像公主,家里家外一手抓,小琪一点儿都不用操心。用闺密B 的话来说,小琪老公要是再有钱一点儿,简直就是“霸道总裁遇上灰姑娘”的现实版啊。

闺密C 说是淳淳和浩子。这一对完全可以用琼瑶剧的歌词来形容:“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两个人见天地在微博微信QQ 空间晒恩爱,当着朋友的面也能卿卿我我,腻歪得让大家都暗暗想到那句“秀恩爱死得快”,结果他们非但没分手,结婚五周年还跑马尔代夫去腻歪了。

她们都催问我:“说说心目中理想的情侣是什么样?”我想了想说:“要说羡慕,还挺羡慕大熊和小可这一对的。”

闺密们深表不屑,有人甚至说:“呀,那对逗比。”

我笑笑没反驳,可别说,“逗比”两个字还挺形象的,我还真找不到更形象的两个字来形容他们。

大熊和小可,可不就是一对逗比情侣嘛。

大熊是我校友,高我很多届,每次校友聚会都争着买单,看在钱的份上,大家都叫他一声“大师兄”。这声“大师兄”没多大敬重的成分,大熊人挺好的,就是总有点儿不靠谱。

大熊人如其名,长得高大威猛,往那一站,敦厚威风的样子活像黑熊,为此赢得了这个外号。可别被他的外表欺骗了,此人心思细腻、极有情调,爱旅游、爱摄影、爱泡吧、爱飙车、爱各类极限运动,什么都喜欢,什么都会一点儿,是个典型的玩家。

刚毕业那会儿大熊考入了一个政府部门,还挺抢手的,很快被一个女孩子死死盯住了。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没几个回合,女孩儿就成功地抱得大熊归,两人颇恩爱了一场。

可是好景不长,两个人很快就吵得不可开交。主要是大熊结婚后还是一样的贪玩儿,哥们儿叫他都是随叫随到,半夜三点还会拎着摄影器材去拍“双星伴月”。结婚之前,女孩儿觉得这是浪漫;结婚之后,只觉得他是任性胡闹。大熊也挺纳闷,其实他婚前婚后一个样,怎么老婆对他的态度就有这么大的变化?

两个人闹来闹去的,期间还生了一个娃。女孩儿心想:“你都当爹了,总该收心了吧?”没想到大熊丝毫没变,有次她回娘家让大熊照看一下孩子,结果他直接把孩子带到攀岩现场去了。

女孩儿彻底死了心,提出了分手。离婚的时候大熊还挺仗义,把房子孩子都给了前妻,自己就分了一辆破破的高尔夫,倒没见他有多消沉,仍然像以前一样,开着车到处晃荡,每天咧着嘴傻乐傻乐的。

实际上第一次婚姻的失败对大熊的打击还挺大的,从那以后,他对婚姻就失去了信心,总觉得自己可能完全不适合婚姻。朋友们给他介绍女朋友,他都不上心,吃两顿饭就玩失踪,深怕再被婚姻套牢。

小可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小可在一家杂志社做美编,刚毕业没两年。姑娘长得秀秀气气的,平时闷声不响,其实骨子里挺风花雪月,属于典型的闷骚女,偶尔发表点儿议论还挺语出惊人的,比如她曾跟我们说过:“要嫁就得嫁个能够一起玩的人。”

我们这些过来人都笑她太天真。好玩,好玩能当饭吃吗?等到结婚后就醒悟了。也有人提议说:“不如介绍给大熊吧。”可是没有人当真。

没想到这两个人还真的拉扯上了。

没有人介绍,他们是在一次徒步活动中认识的。当时正好是澳门回归十周年,有人发起了百里徒步的招集帖,结果吸引了上千名驴友,小可也是其中一个。她平常虽然也爱运动,可从来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走到半路上就吃不消了。

旁边一个男的看她一瘸一拐的,热心地把准备好的登山杖借给了她,还传授了许多徒步的经验,比如说买个登山杖啦,在鞋子中放个卫生巾吸汗啦等等。徒步的过程本来很单调,幸好有此人陪伴。他简直就是个开心果,又是说笑话,又是出谜语,逗得小可笑个不停。最后十里路,她实在是走不动了,是他用登山杖拉着她,一步一步走完的。路途中间有驴友丢下了一些塑料袋易拉罐之类的,他一边走一边还不忘捡垃圾,美其名曰“拾宝”。小可后来回忆说:“正是这个捡垃圾的细节打动了我。”

这个人就是大熊。

那次徒步带给小可的后遗症是脚背上多了几个血泡,腿酸痛了足足一周。但是我们坚持认为,这都不算什么,真正的后遗症是她遇到了大熊。

徒步回来后,小可对大熊的印象好极了,还屁颠儿屁颠儿地在朋友圈中发微信说:“相逢的人总会相逢。”

有人给她泼冷水,说你没看到他小拇指上的戒指吗,那叫尾戒。

小可自然知道尾戒代表着不想结婚,可是她说不要紧,她还年轻呢,只不过想找个有趣的人一起玩,结婚那件事实在太遥远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两个人几乎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那段日子,大熊总是来找小可出去玩儿。我们以前都没发现,小可那么清秀的一个人,原来也是个深藏不露的玩家。他们什么疯狂的事儿都干过,凌晨起来去拍流星雨、半夜约人去赛车都是平常经历。

用大熊的话来说,就没有小可不敢玩儿的项目。他头一次带她去蹦极时还捏了一把汗,因为小可跟他说过,她有恐高的毛病。等到她站在悬崖边,他一看,她果然脸都白了,就安慰她说:“实在不行你就别跳了。”

小可以为他是激将,心一横,系上安全带闭着眼睛就跳了下去。风呼呼地从耳边刮过,她大声尖叫着,感到从未有过的刺激。

大熊还在担心她是不是被吓着了,小可已经笑着跟他说:“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

据大熊说,就是在那一瞬间,他对小可刮目相看,觉得这个女孩子和他以前接触过的任何女人都不同。

我们都以为小可只是贪玩儿爱新鲜而已,不料两个人玩着玩着,产生了强烈的革命情谊,居然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几个闺密都替小可抱不平,大熊不仅结过婚,还有娃了,就好比一辆车,性能再好如果是二手的也打折扣了,但小可呢?青春萝莉一枚,正经的恋爱都没谈过,这样嫁给他岂不是太亏了?

小可不以为意,她有她的道理,她就喜欢开二手车,因为经过前面漫长的磨合,二手车开起来才顺手。

还有道关卡是大熊和前妻生的孩子,谁都知道,后妈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大熊离婚之后,和前妻倒是恢复了良好的关系,孩子虽说跟着妈,其实是两个人共同抚养,前妻有时工作忙没空,就会放在他这儿带一阵儿。

大熊和他的家人原本都担心小可和孩子处不来,毕竟,她那么年轻,自己都还是个孩子。

想不到的是,小可和那个孩子的关系十分融洽。有次孩子爸妈都没空,她自告奋勇在家照顾小孩,等大熊忙完回到家一看,小可和孩子一人一台电脑,正在不亦乐乎地玩着联机游戏。前妻来接人时,孩子都不愿意走,闹着还要跟姐姐一起玩游戏。

朋友们请教小可做后妈的诀窍,她大笑着回答:“我就没把自己当他的后妈,就当多了个一起玩的小伙伴,多好啊。”

打通了这道关卡,大熊和小可的关系就水道渠成了,很快就领了证。两个人都没什么钱,婚礼没有大办。结婚那天,大熊领着一群朋友骑自行车去接新娘,每辆车上都扎着个粉红色的气球,到了小可家,大伙儿解开了绳子,上百个汽球冉冉升起,像一朵粉红色的云,把小可都美哭了。

蜜月旅行去的是新西兰,这时候的小可艺高人胆大,压根儿就不恐高了,还撺掇着大熊玩高空跳伞,上万米的高空上,大熊吓得腿直啰嗦,想着为了美人也只有狠心一跳。这一幕被小可拍了照片,上传到朋友圈,大家默默地上去点赞,心里羡慕嫉妒恨的都有,暗想:看你们能得瑟到几时。

大熊和小可没有重蹈大熊上次婚姻的覆辙。这两个人婚前婚后一个样,说他们是夫妻吧,倒不如说是玩伴更贴切,一有空就往外面跑,开着辆破车基本把全国各地都晃悠遍了。

他们都不太爱做饭,平常在单位吃,周末就一家家小馆子吃过去。大熊照片拍得好,算是本地小有名气的美食达人和微博红人,很多老板都给他们免单,只求发组图片宣传下就好。

朋友们最喜欢去的就是他们家,好多人都把他们那套小房子当成了home party 的场所。朋友们去了,小可就给他们磨咖啡喝,她在这方面精益求精,有次为了打出一个完美的奶泡,足足调了二十多杯咖啡,把朋友个个喝得嘴里发苦。

大熊呢?忙着给大家拍照,放打口碟。有次停电了,没有音乐,他把家里的碗啊杯子啊都放在一起,一个个摸索着敲出“哆啦咪发梭啦西”的声音来,最后,居然像模像样地敲出了几首完整的乐曲。这以后都成了他的拿手好戏,不停电也常常表演。

两口子玩心太大了,单位的领导都有了意见。两个人一合计,干脆辞了职,大熊搞了个摄影工作室,小可开了家咖啡馆,开始靠手艺过日子。不知道他们生意到底怎么样,但两个人看上去都开开心心的,至少也没有穷死。

小可后来也生了个孩子,是个女娃娃。对于寻常夫妻来说,孩子的降生意味着玩乐时代的结束,可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漫漫人生路又多了个玩伴。他们还是照样到处去旅游啊徒步啊,只是会带着娃去,大部分时候带着小的,大的孩子有空也会一起去,他不到七岁,已经很会照顾妹妹了。

前一阵子两口子带着两个娃自驾去峨眉山了,山腰有很多胖大猴子。有只猴子可能是看小宝宝长得可爱,伸出毛茸茸的猴爪来摸她,宝宝毫不畏惧,居然伸手去和胖猴子握手!

在这深具历史性的瞬间,宝宝的爸爸忙着拿相机抓拍,宝宝的妈妈赶紧发了张照片到微信上,只有宝宝的小哥哥英勇无畏,警惕地挡在了妹妹身前。

这张与猴同乐的照片传到朋友圈后,引起了朋友们对宝妈小可的一顿批判,大家都说她这妈当得太四六不靠了。可是,靠谱的人生是多么乏味啊。

小可嫁给大熊已经四年了,刚结婚时,有个姐妹曾经问她:“终于嫁了个可以一起玩的人,感觉怎么样啊?”当时她的回答是:“感觉好极了!”

四年过去了,不知道她的感觉还那么好吗?我们没有问过,但从她时时挂在脸上的笑容,从她朋友圈晒出的美食美景来看,估计不会太赖。

赞 (4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