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师有江湖吗?

理发师有江湖吗?

文 / 银教授

李建军,原名李发湿。
因为生下来的时候,头发是湿的。
但这也没什么特别,由于羊水的关系,每个人生下来头发都是湿的。
那为什么别人不叫李发湿?
我也不知道,你去问别人吧。

李建军的第一个客人是张乃霞。
那天张乃霞来到理发店,问:你叫什么?
李建军:李发湿。
张乃霞:知道你是理发师,我问你姓名。
李建军:李发湿。
张乃霞:你妈逼。
李建军:不是李麻痹,是李发湿。

考虑到名字不方便,于是改名李建军。
几天后,他又见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客人:张乃霞。
他对她说:我叫李建军。
张乃霞:我怎么记得你叫李发湿?

人生的错位大概就是,当你下定决心做出改变,别人却已经习惯旧的你。

别人理发用剪子,李建军理发用刀片。
别人是剪发,他是削发。
他的座右铭:再丑我削你。
意思是,一个人再丑,也能通过李建军削头发而变得好看一点。
大概是每个技艺精湛的手艺人,都喜欢玩装备。
李建军有一个密码箱,里面都是他的理发刀具,特殊合金定制,价值不菲。
李建军无论干什么都随身拎着密码箱,像华尔街的交易员。

张乃霞:为什么你不用剪子?
李建军:剪子不上档次。
张乃霞:怎么说。
李建军:正如你听说过小李飞刀,但没听说过小李飞剪。
张乃霞:这还不够说服我。
李建军:如果把武侠里的刀替换成剪子,会怎样?
比如你读武侠小说时,读到如下句子:
“一个人,一把剪子,傅红雪的目的只有一个:复仇。”
“有剪子就有人,有人就有剪子,剪子在人在,剪子亡人亡。”
“看剪子!”
“剪子光一闪。闪电也没有他的剪子光这么凌厉。每个人都看到了这一闪剪子光,却没有人看见他的剪子。”
听完,张乃霞笑得鼻涕都出来了,晶莹剔透,一如她的笑容。
李建军也不嫌脏,用手抹去了她的鼻涕。
做完造型,张乃霞问:今天的定型效果这么好,用的什么发胶?
李建军:你的鼻涕。

刀剑,是江湖最厉害的两大武器,可说排名并列第一。
其实刀的排名略胜一筹,因为刀字在前,剑字在后。
李建军靠刀谋生。
他曾对张乃霞说:无论你给我什么刀,我都能给你削头发。
于是张乃霞拿出一把螺丝刀。
李建军说你有神经病吗?
自此,他似乎爱上了张乃霞,一个神经病girl.
为什么一个女孩在包里会掏出一把螺丝刀?
他喜欢这个谜一般的女子。

张乃霞似乎也喜欢李建军,
因为她每天都来理发。
也幸亏李建军是理发师,如果李建军是火葬场管理员,她可能会每天都来火葬。
张乃霞每天来理发店,对李建军说:帮我修一修。
李建军:昨天刚修过。
张乃霞:今天又长了一毫米,我嫌长。
李建军:剪掉一毫米?
张乃霞:对。
李建军拿出刀片,刷刷割掉一毫米。
一个月修30次,,发型没有任何变化。
李建军:你剪完头发跟没剪似的,没有任何变化。为什么要每天来?
张乃霞:只有每天变化,才能看起来每天没有变化。懂吗?
李建军:懂了,你就是想睡我。
张乃霞:是。
当夜,他们去酒店开房睡了。

第二天一早,张乃霞还在睡,李建军悄悄离开。
他走进一条无人的小巷,拿出张乃霞的钱包,掏出里面的身份证,打了个神秘电话:帮我查个人,她叫张乃霞…
随后离开巷子。
走了几步,发觉不对。
今天手提箱的重量不对。
他赶紧打开箱子,发现里面的刀具全都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铁块。
李建军赶紧返回酒店,发现张乃霞已经离开。
手机响,李建军接到电话,电话那头说:查无此人。

李建军是个小偷。
当年考公务员失败,才当上了小偷。
之所以考试失败,是因为申论只得11分。
但是李建军跟那些开锁偷盗的不一样,李建军不会开锁,只会贴身偷。
贴身偷的这种贼,江湖上叫文雀。
从你身边走过,出刀,划开你的包或者衣服,赃物到手。
一气呵成。
一个专业盗贼团伙,有很多角色。
文雀这个角色一般不偷钱,只负责窃取别人随身携带的关键证件或者文书或者钥匙。
有了这些关键物品,其他搭档再潜入犯罪现场,由开锁师负责开锁。
开锁师,江湖上叫啄木鸟。

李建军的箱子里原本有18种合金刀片,专门用来划破各种材质。
皮衣、雪纺、羊毛衫、帆布,不同的材质,需要不同的刀片。
这些刀片很贵。全国能做出这种刀片的师傅,不到三个。
现在,李建军的刀片全被偷了,取而代之的是铁块。

“张乃霞?”李建军开始思考。
什么样的女孩子包里会随身携带螺丝刀?
要么是神经病girl,要么就是啄木鸟,也就是开锁师。
张乃霞是开锁师。
大意了。

李建军一般不睡女孩,做文雀这一行,你永远不知道你的枕边人是什么身份。
但是他爱上了张乃霞,破例睡了一次。
原打算偷走他的证件去调查她的身份,没想到自己的刀片却被偷了。
为什么会爱上张乃霞,李建军不知道。
或许是因为那天她笑出了鼻涕,
李建军不会讲笑话,他很孤独,从来没把谁逗笑过。
所以就爱上了这个被他逗笑的女孩。
回眸一笑千古恨。

丢刀本来就是大事。
更大的事是,明天李建军有重大任务,要用刀。
李建军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组织。
他想在明天之前,把刀找回来。

可是,去哪里找?
说曹操,张乃霞就到。
张乃霞打来电话:刀在我这里。
李建军:给我。
张乃霞:我们团队缺一只文雀。今晚你帮我们做一单,刀就还给你。
李建军:为什么找我。
张乃霞:我们只用最顶尖的高手。
李建军:如果我拒绝呢。
张乃霞:我把刀寄给警察,上面有你的指纹。
李建军:诈我。我的刀只要进箱,必定不留指纹。
张乃霞:酒店的杯子上有你的指纹,我复制了下来,贴在了刀上。
李建军:操你。
张乃霞:昨晚已经操过了。
李建军:我考虑一下。

这一行有规矩。你在这个团队做事,就不能去私自去别的团队接活。
因为接私活的收益是你一个人,风险却是所有伙伴承担,万一自己被抓,可能整个团队都被挖出来。

丢刀影响第二天的任务是大错,接私活也是大错。
很难权衡。
李建军第一次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嘀嘀嘀!大街上,司机狂按喇叭。李建军这才离开了这个十字路口。

李建军决定赌一把。
他给张乃霞电话:我接。时间地点人物给我。
张乃霞:已经发到你手机。
李建军:目标穿什么衣服?
张乃霞:牛仔衣。
李建军:那要用4号刀片。你得把刀片给我送过来。
张乃霞:在你衬衣口袋。
李建军一摸,果然在自己口袋,
这盘棋,张乃霞领先了很多步,昨晚张乃霞偷刀片时,已经留下了4号刀片。

李建军:划破点是什么位置?
张乃霞:右前胸,第四根肋骨与第三根肋骨之间,划半寸。
李建军:赃物是什么?
张乃霞:不该问的不要问。
李建军:力道?
张乃霞:5牛顿。
李建军:这个力道会见血。你害我。
张乃霞;我有一千种方法害你,但不是这种。你照做就是。

晚八点。
李建军来到火车站,找到了目标人物:毛子尖。
他袖子里藏着刀片,与毛子尖擦肩而过。
没人看得清他是怎么出手的,只是擦肩之后,毛子尖牛仔衣的右前胸破了个半寸的洞。
三秒之后,毛子尖被一群人按倒在地,押进了一辆车。

李建军始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乃霞也从此人间消失。
只是第二天听说火车站抓了一个人体炸弹的恐怖分子。
之所以没炸,是因为人体炸弹的导线断了。
李建军一身冷汗,如果他知道昨天划的是一根炸弹的导线,自己的手还会不会那么稳?

第三天,李建军被抓,因为警察收到了满是李建军指纹的刀片。
李建军被起诉一系列盗窃大案,在监狱候审。
有人来看他。
是张乃霞。
李建军:你妈逼。
张乃霞:鉴于你过去犯下的那些案子,现在你有三种可能,一是审判后被判死刑,二是运气好被判无期。
李建军:三是什么。
张乃霞:给你全新的身份,加入我们反恐组。
李建军迟疑片刻,缓缓问出一个问题:要考申论吗?

赞 (74)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