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大的不幸是什么?

人生最大的不幸是什么?

文 / 柳柳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朋友。

我教过的学生里,有个女孩叫孟雪。活泼,聪慧,热情主动的性格,是当时那个班的女班长。那时,我刚当老师不久,也是满腔的热血,对这批学生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和关注。在这个有些落后的城市当老师,我自认把相对先进和文明的思想传播给了这批学生。

在当时,我最爱对学生说的一句话,“如果我没有见过光明,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我觉得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首要做的是,告诉学生,这世上有光明,这个光明会给我们带来美好和变化,我们要走出黑暗,去追寻光明。

对于人生的意义,对于人的权利,义务,自由,平等这些东西,平时我给学生们说得太多。

我始终以为自己对学生的教育,就算不是惊雷震醒混沌愚昧,也该像蜡烛,多少照亮学生们前行的道路。

然而,这个我当时最喜欢和得意的女学生,却把生命的道路永远定格在了24岁。

这个女学生顺利地毕业工作,嫁了一个如意郎君。悲剧的齿轮从她结婚开始咬合。男人还是对她不错的,只是,她当时得了比较严重的肾病。婚后没多久,她便怀孕了,到了第四个多月,她的身体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不适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医生提出终止妊娠,先治好病,以后还可以再怀孕。

但是,这个时候,她,她老公,还有婆家人,都知道肚子里怀的是男孩了。在这一刻,生男孩子传宗接代的思想压过了一切医学常识,人生常识,人伦感情。婆家坚决反对流产。孟雪本人也很矛盾,于是给我打电话说这件事。我的态度很明确,先治病,没什么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等病好了,还可以再怀孕生孩子。

“老师,他们家态度很坚决。”“老师,以后万一怀不上男孩怎么办?”“老师,我是别人家的儿媳妇了,怎么能不听他们家的话?”“老师,我怕他跟我离婚。”“老师,做人要孝顺。”

这是一个24岁受过较好教育,有一份独立工作来源的女性,当时的纠结和矛盾。最后的结局是,她用母爱孝顺等伟大的词语成功地洗脑了她自己,认为没事的,那么多有病的女性都能平安生下孩子,自己为什么不可以。

于是,她就义无反顾,甚至在别人提出疑问时,她表现得比任何人都坚定地要生下孩子。她容不得医生在她面前的提醒,她容不得其他人的提醒,她只能听好的消息,对于坏的风险,她连听都不能听,谁提,她就对谁翻脸。

在后来,她对其他同学说,老师讲的那些话,你们不要信。作为女人,就该为家庭付出一切。作为女人,生孩子就是天经地义,现代医学那么发达,就算有基础疾病,怀孕了又有什么要紧。医生怕担责任,总是会吓唬病人。作为女人,不该那么娇气。女人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家庭和孩子上,还有什么比家庭稳定更重要的?

就这样,到了足月,生下了孩子,孩子生下来很健康,她出了手术室的当天,看似也没什么事。只是到了第二天凌晨一点,她人就不好了,医生竭力抢救也没有救过来。

凌晨三点,她娘家妈在医院楼道哭得痛彻心扉,她的老公和婆婆过来看了一眼她的遗体,哭了两声,然后通知亲戚朋友后,接着照顾新生的孩子。到了第二天早上,婆婆领着医闹来了,开始找医院要赔偿,堵住了护士站,堵住了医生办公室,不准医生给其他病人查房,不准护士照料其他病人。

孟雪,就那么躺在病床上,脸也没人给遮上,赤着脚,露着脸,躺在那个推车上,被放在了医生办公室门口,医院的走廊上。没人管,没人问,供来来往往的人观瞻。那么的没有尊严,死后,是那么的没有尊严。

她的老公和她的婆婆正在积极主动地闹着医院,闹着要钱,要赔偿。于她的婆家,传宗接代的孙子有了,等赔偿到手了,还可以娶个身体健康的新儿媳妇,再生几个孩子,这是多么划算的买卖。

我觉得人生最不幸的是:

我知道光明,我也见过光明,但是,我还是要告诉自己黑暗挺好的,用各种理论为自己洗脑,让自己心安理得地退回黑暗里去。哪怕那黑暗会把自己吞得渣都不剩,也告诉自己,那是最温暖、最安全、最应该去的地方。

那些退回到黑暗被黑暗无情吞噬的人并不觉得黑暗可怕,相反,他们觉得光明才是毁灭一切的,自愿成为罪恶,自愿成为黑暗的帮凶,与光明势不两立,打击一切追求光明的人。

赞 (55)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