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能知道太多真相,否则不幸福

人不能知道太多真相,否则不幸福

文 / 银教授

李建军,诈骗师。

他坚信自己很帅,因为最高明的诈骗师,连自己都能骗过。

李建军从小擅长骗人。

15岁时,他骗父亲说数学考了99。

父亲不信,要看卷子。李建军掏出卷子,其实考了100。

父亲很高兴,给了他更多的奖励。

出来骗人,最重要的是讲诚信,说要骗人,就一定要骗到人。

有时候你把别人骗了,别人比你还高兴。

因为开心的原理,无非是超出预期。

给人营造一个预期,然后再违背,就能掌控人的情绪。

人的情绪一旦被掌控,就容易被骗。

所以,越是性情中人,越容易受骗。

这就是为什么在一段感情中,你越投入,就可能伤得越深。

28岁时,同学聚会,大家纷纷介绍自己的工作。

有人干银行,有人干地产,有人干零售。

而李建军却是个骗子。

他说了实话:我是个骗子。

同学们一愣,短暂沉默。

有人打破沉默:你是说……你在证监会工作?

作为一个骗子,

他的苦恼就是偶尔说句实话却没人相信。

【1997年,森林木屋】

李建军这辈子只谈过一个女人,张乃霞。

年轻时,他们一直在森林的一个木屋约会。

这个木屋只有他们二人知道。

那年18岁。

张乃霞:你愿意为我而死吗?

李建军:不愿意。

张乃霞:为什么?

李建军:舍不得你。因为我死了,再也不会有人像我这么爱你。

李建军在这个木屋把张乃霞睡了。

第二天李建军消失。

人间蒸发。

张乃霞哭:李建军,你这个骗子。

是的,李建军的梦想就是当一个骗子。

李建军离开,是因为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当一个诈骗师。

毕竟不是个正经行当,不能误了张乃霞。

过了十八年,李建军辗转全国各地,成为顶级诈骗师。

骗人,就像钓鱼。最重要的是耐心。

修炼耐心最好的方法,是坚守寂寞。

所以他从来没找过张乃霞,也不想从任何渠道听到关于她的任何消息。

他坚守着那份寂寞。

只是偶尔会回到当年的木屋,一个人静静坐着。

但没想到,18年后,张乃霞来木屋找到了他。

【2015年,森林木屋】

张乃霞:我知道会在这里找到你。18年不见。

李建军:18年零52天。

张乃霞:过得好吗?

李建军:很好。你呢,在做什么。

张乃霞:诈骗。

李建军:想过你的很多种可能,唯独没想过这种。为什么?

张乃霞:人这一辈子,想要不被人骗,只能自己当骗子。

李建军:找我有事么。

张乃霞:干一票大的。

李建军:多大。

张乃霞:一颗宝石,价值10亿。

李建军:毛氏集团的海洋之心?

张乃霞:没错。宝石在毛氏集团的掌门人毛子尖手里。

李建军:毛氏涉黑起家,家族名言:只有死人才能从我毛家手里拿走东西。这一票不好骗。

张乃霞:所以找你一起干。

李建军:你我都不差钱,何必冒着把命搭上的风险。

张乃霞:不为钱,只为技。为钱的,叫骗子;练技的,叫诈骗师。搭上性命也值。

李建军:我都是单干,我不相信任何人。

张乃霞:所以你干的都是小生意。

李建军:凭什么相信你,万一你是警察呢?

张乃霞笑。

李建军:笑什么

张乃霞:两个骗子谈信任,好笑。 干不干一句话。不干,我走。

李建军点了根烟,看着窗外,点头同意加入。

经过两个月筹备,十个月布网,两人合作从毛子尖手里骗到那颗海洋之心。

得手后,张乃霞说:我们去美国销赃。这是机票和假护照。明天下午三点的飞机。机场见。

李建军:航班不会延误吧?

张乃霞:你没有资格嫌弃任何延误,因为你误了我18年。

人生最讽刺的是,你离开一个人,本是不想误了这个人,却恰恰误了这个人。

人类手里才几张牌?就算全是王炸,那也是上帝故意给你的,你打不过上帝。

【次日,机场】

李建军在机场没有等到张乃霞。

张乃霞带着宝石人间蒸发,如同18年前李建军的那次。

李建军笑了。

他想到张乃霞昨天说的最后一句话:你误了我十八年。

“她真正想骗的不是宝石,而是我。”

一个骗子,被另一个骗子骗了。

但李建军不怪张乃霞。

毕竟,一个骗子,有什么资格责怪另一个骗子。

他欠张乃霞一个道歉,他想当面说句对不起。

但张乃霞还会来找他吗?

“一定会。”

因为一个顶级诈骗师,永远有B计划。

李建军的B计划是偷天换日。

张乃霞带走的那颗,是假货。那颗真正的宝石,在李建军手上。

一个骗子,骗了另一个骗子,却还是被另一个骗子骗了。

“等张乃霞发现手上那颗是假货,她一定会回来找我。”

张乃霞知道哪里可以找到李建军:木屋。

于是李建军从机场直接去了木屋,

他什么都不干,只等张乃霞。

【森林木屋】

李建军等了一周,吃掉了木屋里储存的所有食物,

张乃霞仍然没有出现。

第八天,张乃霞出现了,出现在电视里,以一具尸体的形式。

张乃霞的尸体在郊外被发现。警方表示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李建军傻了。他有C计划,有D计划,但没算到张乃霞会挂。

他回到家,发现家里已经被人翻得一片狼藉。

桌上有封信。

拆开,上面写着:“只有死人才能从我毛家手里拿走东西。”

是毛子尖。

张乃霞的死,是毛子尖干的。

李建军有点乱,他想努力拼凑出整个事件的真相:

骗了毛子尖十个亿,可能全身而退吗?

“只有死人才能从毛家手里拿走东西。”

他反复琢磨这句话。

张乃霞一定早就料到两人不可能全身而退,

如果注定要死一个人,谁来决定这个人是谁?

他想起十八年前在木屋,张乃霞问他是否愿意为她而死,他说不愿意。

张乃霞在十八年前就有了答案。她做了个选择,所以这次死的那个人,是她。

“练技的,叫诈骗师。搭上性命也值。”这也是张乃霞说的。

但人死了,宝石得留着。

这就是为什么张乃霞要找李建军合作,她想把宝石留给李建军。

“她不是报复我,是保护我。”

张乃霞知道李建军是老江湖,她算到了他会把真宝石换走。

但是张乃霞凭什么认为宝石在李建军手里就安全?

因为她知道李建军一定会再去木屋等她。

去了木屋,就能躲过第一波追杀。

江湖上,第一波追杀最为凶险,如果能躲过第一波,缓口气,接下来要人间蒸发就容易了。

事实证明,李建军正是在木屋,才逃过了毛子尖的追杀。

人和宝石都能保住了,只是李建军在木屋再也不能等到张乃霞。

输了性命,赢了局。值吗?

一场骗局,不值。

一场感情,不问值不值。

李建军从此人间蒸发。

那颗宝石,他没有销赃,那是张乃霞的命。

又过了二十年。

毛子尖找到了李建军:找了你二十年。

李建军:躲了你二十年。我也活够了。动手吧。

毛子尖:你的命不值钱,我也不缺那十亿。今天我不杀你。

李建军:不杀我?你不是说只有死人才能从毛家手里拿走东西么?

毛子尖:等我告诉你真相,你就已经死了。

李建军:什么真相。

毛子尖:那天张乃霞根本没想过去机场,她想坐船偷渡甩掉你。

但不凑巧,那艘偷渡船是我毛氏集团的。

她被我抓了。我搜出的宝石发现是假的。我拷问她,她说在同伙手里。

我说只要把她同伙供出来,就放她一条生路。

她把你家的地址供了出来, 但是我去你家里扑了个空,所以才在你家里留下了那封信。

后来我通过关系在机场监控录像中查到了你,但是你已经不在机场。

因为没有找到你,最后我们杀了张乃霞。

李建军:我不信。

毛子尖:你还以为张乃霞是为爱献身呢?

李建军:我不信。

毛子尖:你以为我为什么找你20年?

你可以骗到我们毛家,但是从来没有人能欠了毛家的债不还。

张乃霞用命还了。至于你,告诉你真相,就当你还债。

李建军:我不信。

毛子尖:可怜的骗子。

毛子尖走。

李建军又活了二十年。自言自语的二十年。

直到死,他也没有相信毛子尖的话。

就算毛子尖说的是真的,李建军也觉得张乃霞是爱他的,

否则张乃霞为什么只供出了李建军家里的地址,而没有供出木屋?

原因可能有很多,但只有张乃霞知道真相。

真相重要吗?重要。

但是人不能知道太多真相,否则不幸福。

毕竟有人说,感情的事,无非是你骗我,我骗你,自己骗自己。

赞 (93)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