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而结婚,而不要因为怀孕

因为爱而结婚,而不要因为怀孕

1

文慧是我的大学同学,她又怀孕了,二胎。

她一个人挺着六个月的大肚子,带着一个刚满一岁的姑娘在县城住,丈夫在市里打工,只有周末回去。我周末去看他,可他老公不在家,说是回村里帮她婆婆公公种地去了。孩子刚学会走路,爱哭闹,寸步不离地跟着她,稍微她一走开,孩子就哇哇大哭,于是文慧便略微艰难地弯下腰抱起孩子,拍着孩子的背喃喃地哄,宝贝,别哭。

看着文慧,我挺心疼的。

她穿着的粉色防辐射服,黑色的宽松裤子,趿拉着红色的塑料拖鞋,在房子里转悠着拖地,孩子在脚边跟着拖布走,偶尔被绊倒,她心疼地又开始喊着,宝贝宝贝。

我说,文慧,歇会吧,别拖了,有孩子家里就是乱,等孩子大点了就好了。

她听我的话,把拖布放回卫生间,刚出来陪我坐沙发上,就又听到孩子的哭声,文慧边慌乱地往卫生间冲,边用身上穿的防辐射服擦着刚才收拾屋子弄得湿漉漉的双手。

又是一连串的宝贝宝贝宝贝……。

她把孩子从卫生间里抱出来,不停地左右晃动,孩子终于不哭了。

我说,你太惯着孩子了,文慧说孩子才多小啊,教育她她也不懂,我无话可说,看着她左右晃动孩子,想着她胳膊一定酸疼了吧?我说,我帮你抱抱吧,你歇会,刚把孩子抱过来,孩子就又开始哭了,于是文慧就抱着孩子一直晃啊晃啊,半个多小时,直到孩子睡着。

文慧看孩子睡着,轻手轻脚地站起来,把孩子放到卧室里,小心翼翼地把门带上。

2

我们终于一起坐在沙发上开始聊天,而这时候已是我到了她家一个多小时后的事情了。

我说,文慧,我真没想到你们俩最后走到一起。

她说,走到一起就走到一起了呗,过日子不跟谈恋爱一样,哪还想那么多呢?

文慧俨然一副饱经生活历练的女子,变得荣辱不惊,或者说浑浑噩噩了。

可是,他们俩真走到一起了,并不是因为真的爱的火热,而是因为文慧怀孕了,在跟她老公相处不到3个月的时候。

我是在一个清晨接到文慧的电话的,她说,我怀孕了,我当时还愣愣地不明白,文慧上周还在我这说着男的不靠谱呢。记得那个星期她跟我聊,这男生认识没多久,就跟着文慧去了丈母娘家,而且去丈母娘家啥礼物也不带,我当时在想,我的妈呀,女婿去未来丈母娘家两手空空,也是绝了。最重要的是,这个男生还口气颇大地说,文慧,咱给你爸妈带这带那,问题是带这带那你把钱拿来啊,光他妈嘴上呼噜有意思吗?丈母娘是靠嘴哄的吗?

那时候我和文慧都是刚毕业,觉得这男的挺不靠谱的,不是绝顶小气,就是绝顶低情商。

文慧老公是个销售,以前在新疆,卖钢铁器材。后来认识文慧以后马上辞掉新疆的工作,跑到文慧身边,但我不认为是真爱。男人可以随随便便因为刚认识没两个月的女孩子抛弃事业,不是因为不成熟,就是事业不咋地。

文慧老公好吹牛,说话虚空的很,满嘴跑火车,这点文慧自己也清楚。

她上周还犹豫不决要不要嫁给人呢,这周就检查出怀孕了。

文慧认命了,第二天让他老公去他家提亲,决定订婚。

文慧老公的姐姐很精明,一直在强调,按照T县的礼俗,文慧的新嫁衣、首饰、洗漱用品等等一应用品都需要由女方来承担,于是,等文慧父亲帮忙把这些置办了,当初的彩礼钱都花的差不多了。

拍婚纱也是在县城拍的,妆化的很土,我看着就火气冲天,替文慧不值。

她老公是配不上文慧的,要学历没学历,要工作没工作,而且最重要的是光会嘴吆喝。

而文慧读的是本科,除了文学专业外,辅修了会计学双学位,而且在毕业之后就到一家不错的公司做会计,看起来前途光明。

3

文慧的婚礼是在村里举办的,当时我和我男朋友都去了。

那个时候文慧的肚子已经开始隆起了,我摸着文慧的肚子,想象着文慧未来的日子。文慧老公跟我男朋友晚上睡一屋,文慧老公说,文慧非要在市里生活,压力很大之类的,貌似因为这怨气冲冲,认为文慧不懂事,不体谅他。

文慧婚礼结束后辞掉了工作,回到农村,让婆婆照应着,专门生孩子。村里人很少,她婆婆公公说方言,文慧听不太懂,又没网,只能看电视打发时间。

年底,文慧生了姑娘。

孩子大约五六个月的时候,我去看她,她穿着的衣服还是我们上大学时候相跟上买的,因为在村里,也不收拾,刘海卷曲着,脸上已经有好多黑色斑点。村里实在无聊,我们一会坐到树荫下聊天,一会捣核桃吃,感觉时间用不完似的。

第二天我就回去市里,我想象着文慧一边哄孩子,一边看电视的样子,就觉得时间漫长。

4

孩子7个来月的时候,我给文慧打电话,她说她又怀上了。

我气得跳脚,可是,我能说什么呢?从文慧选择跟她老公在一起,选择结婚之前做爱,选择允许他老公做爱不带套套,选择因为肚子里的孩子而结婚,那么这一切就仿佛都注定了。

我对文慧第二次怀孕耿耿于怀,觉得她老公太不体谅她了,文慧身体一直不好,上大学那四年,她没间断地去医院,现在连着两胎,能吃得消吗,而且在北方农村也吃不上新鲜蔬菜,更没啥滋补的。

其实电话里,我真想骂文慧傻,你说他妈的现在又不是旧社会,也不是少数民族,还能这么没有节制地要孩子,人没上过学的也知道避孕,你她丫的生孩子上瘾了,这么没节制?可是,我忍住了,我想她也挺难受的吧,如果第一个是不小心怀上的,那第二个呢,就不会采取避孕措施吗?人生处处意外,就不能过有规划的自己意愿的人生嘛?人家有钱人,要怀孕提前一年就开始调养身体了,嫁给这么个人,难道连命也不值钱了吗?真他妈憋屈。

5

晚上文慧老公回来了,坐下来一起吃饭。热的馒头、熬得稀饭,调了个黄瓜丝,算是我来了招待我的加餐。下午电话里就听到文慧老公故伎重演,不停地说让文慧给我炒几个菜,怎么怎么样的。实际上,等晚上自己回来,菜毛都没买回来,而冰箱里只有她婆婆包好的满满两大筐胡萝卜肉馅饺子和馒头。

饭桌上,文慧老公又开始跟我吹了,说他某某同事在市区买了房压力多大,言下之意自己现在压力小,活的开心。

我不想闹得不开心,顺着他的意思说,是呢,县城生活压力确实相对小。

没想到人一拍桌子,跟我说,不是相对小,是根本没压力。一个月电费40,煤气费30,水费10,菜都从村里带下来。然后又说幼儿园、小学都免费云云。文慧在旁边不置一词,已经没有了当初非在城市奋斗的决心。

我不想跟他争辩,匆匆吃完放下碗回屋睡了。

第二天又是一大清早,他回村里帮他爸他妈干活去了,文慧讪讪地说,她就是周末回来在家也待不住,都是早出晚归,不是办这事就是办那事。

我火气又起来了,我说,你老公倒是轻松,趴你肚皮上爽快了,生下两个孩,难道是给你和他妈生的吗?他怎么不考虑你一个人是否忙得过来,他怎么只考虑那一刻的欢愉和生儿育女?

文慧哭了。她说,你他妈别只顾着说我,自己过好就行了,我犯贱我愿意。

她轻轻地啜泣,我拍着她的背,她啜泣声连绵不绝,噎得她喘不过气来。

这时候,里屋睡着的孩子醒了,文慧眼泪都没擦干便慌不迭地冲进卧室,抱着孩子,喊起了宝贝宝贝……

6

我因为周一要上班,于是赶下午的火车回市区,走的时候文慧还在吃饭,小姑娘非要坐在妈妈腿上,文慧担心压到肚子里的孩子,哄着姑娘说,宝贝坐凳凳,才是乖孩子,没想到孩子好像没听懂,又好像任性,一碗小米粥倒在了文慧怀里。文慧分不开身去拿抹布,我赶忙去拿毛巾帮文慧擦,弄得手忙脚乱。走的时候看到孩子仍然钻在文慧的肚子跟前,拿着刚才倒掉稀饭的空碗在晃着玩,剩余的汤汁溅了文慧一脸。。

我赶往市区,赶往那个天天被雾霾笼罩着看不清方向的城市。我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不会也因为坚持不下去了而放弃掉城市的生活和当初的愿望而回到县城,会不会为了父母催婚草草地决定自己的婚姻大事,会不会因为意外怀孕而认定一个男人,然后被一个男人拖着离开这里,有的时候,我很迷茫,但是看着那么多在城市里艰难生活的人,比如在清洁车上睡着的清洁工,比如大冬天在路边卖糖葫芦的阿姨,他们都没有因为辛苦而放弃在城市里努力,而我又有什么资格谈放弃呢?

我想,我们每个人就这样走啊走啊,被时间的洪流推着走,被命运的选择推着走,被生活的意外推着走,可是,我们终究要学着自己做选择。

比如选择努力留在城市,选择自己认定的人,选择为了梦想而努力,而不是逃避城市的压力,或者因为无奈而结婚,因为懒惰而放弃。

文慧说,等这个孩子生了,明年的时候就出去工作,我知道,三四年不出来工作的文慧在将来找工作的路途中肯定会遭遇很多的拒绝和困难,但是只要迈出第一步,就一定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余地。

希望我们结婚,一定是因为爱,而不是因为我们怀孕,而不得不,掌握我们每一次的人生选择,试着自己做主,而不是听从意外的安排。

赞 (34)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