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故事的美好结局,都是骗人的

金庸故事的美好结局,都是骗人的

文 / 六神磊磊

疫苗的事估计大家都看累了,说一点轻松的。

《笑傲江湖》的大结局,是“琴瑟和谐,笑傲江湖”,浪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湖的生活。

“令狐冲转过身来,轻轻揭开罩在盈盈脸上的霞帔。盈盈嫣然一笑,红烛照映之下,当真是人美如玉。”

可是我总感觉有点什么不对,觉得这喜庆祥和的一幕很虚幻,很不真实。

把这部书的结尾横着读、竖着读几遍,才发现这根本就是骗人的。

评论家刘国重先生写过《如果任我行不死》,这个假设说得好。真正的结果,应该是另外八个字:

天涯何处,可避暴秦?

仅仅把令狐冲甜蜜新婚的情节往前翻几页,武林还是一片肃杀,还是和魔教的大决战前夜。

任我行睥睨天下,统帅魔教,滔滔一片“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颂声。

任教主还要把一统江湖的大业进行到底,掷下金句来,要大开杀戒,鸡犬不留:“恒山之上若能留下一条狗、一只鸡,算是我姓任的没种。”

那时候,江湖上有三种人已经到了必死的边缘。

一是“正教的狗崽子”,也就是所有妄想抵抗的顽固分子,少林、武当、五岳剑派、峨嵋丐帮……转瞬就是灭顶之灾。

二是“本教的逆贼”,就是本门之中所有同情令狐冲、立场不坚定的动摇分子。比如,在他和令狐冲撕破脸之后,本门中居然公开向令狐冲敬酒的人。

“这些家伙当着我面,竟敢向令狐冲小子敬酒,这笔帐慢慢再算……今日向令狐冲敬酒之人,一个个都没好下场。”

任我行心里既然已存了这个念头,这些人的脑袋,可以说已经不属于他们自己,只等秋后来摘了。

三是江湖上所有消极逃避、幻想“惹不起躲得起”的中立分子。他们不愿、也不敢和任我行作对,只是不愿意加入“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大合唱,想避退自保、独善其身。

就比如恒山上的小鸡鸡和小狗狗们,招谁惹谁了,但是也要杀。

那么,热爱和平的人有希望抵抗吗?金庸明显告诉了我们,没有希望。

令狐冲倒是众筹了一个抵抗小组,少林方丈、武当掌门等高手都入伙了。他们不服输,不信命,要组织恒山大决战,挽狂澜于既倒。

书上写到,他们开动了脑筋,联络了群雄,铺开了地图,紧急制定出了一些精妙的作战计划,要干掉任我行。黑暗中,似乎又有了一丝希望的火光闪现。

可是,作者越是写他们的周密谋划,越是写他们看到了希望,你就会觉得越悲哀。

因为他们的一切谋划,都落入了任我行的彀中——魔教不过是想佯攻恒山,引得少林、武当救援,然后设计一鼓扫平。

任我行“霎时之间,已定下除灭少林、武当两大劲敌的大计。”

原来,令狐冲们所看到的希望,压根就不是什么希望。他们注定要统统灭亡。

作者故意不厌其烦地写他们如何如何费劲心思、谋划抵抗,实际上像在写一群虫子,一群面对着凶猛的洪水,还卖力搬着沙石,企图救护巢穴的虫子。

金庸仿佛是在上空俯视着他们,目光悲悯而同情。

那么,后来的结局呢?所有人都意想不到:任我行突然发病,死了。

于是魔教的计划风流云散,江湖转危为安,皆大欢喜。虫子们相拥而泣,令狐冲和任盈盈也得成眷属。

这是金庸的技巧,也是金庸的善意和不忍。

我们在享受这个大团圆结局的时候,可别忘了:这个结局是骗人的。

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喜庆婚礼,根本就没有什么琴瑟和谐。江湖沦陷、鸡犬不留才是真的。令狐冲洞房温暖的烛光,不过是作者点来宽慰人的鬼火而已。

金庸其它的故事,基本上也一样。由于武侠小说天生排斥悲剧,所以作者总是給出了喜剧的结尾:

《连城诀》的结尾,善良老实的主人公居然能全身而退,回到雪谷,而且那里还有漂亮姑娘在等他,真实中这可能吗?那个雪谷不过是金庸給我们造的幻境。

《神雕侠侣》的结尾,杨过、郭靖、小龙女们在华山观风啸月,真实吗?按照常理,杨过应该跳崖死了,和小龙女同谷而葬。至于外面的世界,蒙古铁蹄之下,“山河风景元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才是真的。

《倚天屠龙》里,张无忌让出教主的位子,就可以做逍遥寓公、安心給女朋友画眉了。这可能吗?朱元璋睥睨之下,哪里有你这个前任教主画眉的三尺之地。

所以我说,金庸故事的结局,都是平行的双结局。

我们少年时在纸上读到的,是一个美好版的结局。但随着时间推移,你会慢慢读到作者藏在另一个时空里的现实版的结局。

比如笑傲江湖,就是任我行一统江湖,抵抗者靡有孑遗,令狐冲骸骨已朽,苟活者匍匐脚下。

因为它太苍凉、太沉重,所以金庸宅心仁厚,最后送你一个桃花源。

最后,用几句王维的《桃花源诗》作为结尾吧:

当时只记入山深,
青溪几度到云林。
春来遍是桃花水,
不辨仙源何处寻。

赞 (33)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