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么胖,我怎么可能喜欢你

你这么胖,我怎么可能喜欢你

文 / 本公子

1

这是我第一次接到女孩的告白。从16岁开始,我就处于告白-被拒-再告白-再被拒的恶性循环中,也不止一次幻想会有一个翩翩少女走到面前,用温柔、娇弱、害羞的语气,轻轻对我说出喜欢这个词,而那时我的心中一定是灿烂的光芒照亮每个曾经受伤的阴暗角落。

可是,当我22岁经历这个变为现实的场景时,心情并非晴空万里,当然也不是晴天霹雳,而像那天的天气一样,阴沉沉的,眼看一场雨就要下来。

我在自习室的座位上,眼睛望着窗外被风吹得东摇西摆的柳条,思绪一片空白,头始终不敢转回去。因为我知道,旁边的花会会正咬着嘴唇看着我。她是在等我一个答复,却不知道我心里想的是,如果这个时候收拾东西一句话也不说地离开,会不会对她伤害太大了?

虽然我性别男,爱好女,而且长期作为感情中的受挫者,有这样一次可以逆袭的机会却下意识想着逃避,并非是脑子出了问题。花会会符合我列出喜欢女孩几乎所有的标准:相貌端庄、温柔乖顺、志同道合,还有一头飘逸长发,而且也有过那么几个瞬间,我也有心动的感觉,但是因我从没想过会出现意外而自动过滤的一条,强烈压制住了这种感情。

她很胖。

我的余光瞥到她不停搅动的粗手指,想着如果我牵起这样一双手,感受到的肯定是难受,而不是暖和。她的手臂肯定不比我细,还有腿——我假意咳嗽了一声,低下头去,盯着她套着宽大运动裤之下微微发抖的腿,眼神又痛苦地挪开。我想要一个翩翩女孩不是扁扁女孩啊!我想要一个光芒四射不是遮住光线的女孩啊!那些轻盈的羽毛飞到哪里去了?我不想我眼前会突然一黑啊!如果我内心的咆哮也有能量,估计自习室的玻璃不保!

好半天没有说话,我听到了一声细微的抽泣声。我不敢回应,但沉默已经让她得到了答案,而我心里想的竟然是——还好自习室只有我们两个人。花会会开始收拾桌上的书,抱在胸前缓缓起身,身后的椅子发出“吱呀”的难听声音。她没说什么,迈腿来到走廊,向教室门走去。我依旧低着头,却知道她的每一个动作,只是不知道她的眼泪有没有掉落下来。

这时窗户传来敲打声音,抬头一看,是一直跃跃欲试的雨滴,终于按捺不住掉落下来。天色阴沉得很,风也开始逐渐增大,雨很快借着风势嚣张漫布开来,铺天盖地。

“等等,”我鼓足勇气站起来,“雨这么大,过一会再走吧!”

花会会背对着我,脚步停了片刻,没有回头地应道:“不了,我想回去。”

我挠挠头,看了眼窗外,说:“那你等我一下,我带了伞,咱们一起回去。”

她仍然站着没有动弹,也没说话。我收拾好东西,走到她面前,从她手里抽过书装进自己的书包,然后扬了扬手中的雨伞:“一起走吧,不准逞能。”

她默默地随着我的脚步来到教学楼门前,密集的雨点遮住了视线,卷来一阵凉意。我把伞撑开,盯着花会会看。她稍一迟疑就站在黑色的大伞下面,一起迈向这水帘世界。雨滴扑打在伞面上的声音很好听,虽然闷闷的,却透露出一种欢悦的节奏。

不过尽管伞已经很大,面对我和花会会还是捉襟见肘。我把大半部分倾斜给她,右肩膀淋湿了一片。她低着头,边走边说:“把伞朝你那边挪挪吧。”

“没事,其实我特喜欢雨,小时候一下雨就兴奋,恨不得冲进去打个滚。”

“那你还带着伞?”她白了我一眼。

我耸耸肩,没有说话,伞依然照顾着她,她也没有再说什么。一阵风吹来,隔着贴在一起的手臂,我知道她身子在发抖。转头望向又在咬着嘴唇的她,这倔女孩,一点点都不愿意示弱。

2

我和花会会是在一次校园志愿者活动时认识的。对她这样的女孩,我从来没有过接近的想法——虽然这很肤浅——没想到却成为不错的朋友。在活动中她活力十足,拿着传单左右奔跑。也许是因为体型原因,很快就满头大汗也顾不得擦。我于心不忍,上前给她递了一杯水。她“咕咚”一口气喝完,抹抹嘴,把杯子还给我,很简短来了句“多谢”。

我接过杯子,看她手里的传单仍然不少,就劝她歇歇,一会再发。花会会摇摇头,说进度太慢,要抓紧,就又到路上去拦学生了。

我实在不忍心告诉她,另一边系花级别的方晓静根本不需要这么辛苦,就在那里站着,手里的传单就很快少了一大半。

不过相比方晓静这样保持不冷不热的必要待人态度,我倒宁愿和花会会这样的女孩子说话,轻松自在,心里没有什么负担,不用考虑会不会说错话。一起开展了几次活动,关系熟络起来,很惊奇发现我们有许多共同喜好,品味也大致相同,说白了就是能玩到一起。我们经常聊天很长时间,偶尔会一起到电影院看电影——只是以单纯的朋友关系——一起品头论足间能感受到十足的默契感。

花会会确实是很不错的朋友,但如果是另外一种朋友……此刻我打着伞,这才意识到,和她这段时间交往,脑海中偶尔会掠过这样的想法,很快又驱赶走。我对她究竟没有有喜欢的感情?如果她变得苗条,今天会不会就完全不一样?这些问题我都没有得到答案。正走神间,花会会拽了拽我胳膊。“我到了。”她的裤角被雨水打湿,脸上也是湿漉漉的。

“那你快进去,换套衣服,别感冒了。”我不敢正视她的眼睛。

“嗯。”

她的嘴动了动,想说什么,终究只是转过身,慢慢且坚定走进宿舍楼。看着她的背影,我有种叫住她的冲动,却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好做罢。

我回到宿舍的时候,全身都快湿透,还好书包紧紧抱在怀里,保住了里面的东西。洗了个澡,换过衣服,我翻看书包的时候才发现,花会会的书静静躺在里面。

我给她发了条短信:“忘记还你书了,等雨停了送过去。”

一个小时都没有回音。

雨已经小了很多,我看看窗外,犹豫了一会,还是没有出门。也许她还不想见我呢,我心里这么想,不过知道其实是自己不敢见她。

花会会的两本书现在就在书包里。一本是语文教材,另外一本诗集,《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书名里透出淡淡的悲伤。

我想了下,把诗集抽出来,翻开来看。

孤独是一座花园,/但其中只有一棵树。

绝望长着手指,/但它只能抓住死去的蝴蝶。

太阳即使在忧愁的时候,/也要披上光明的衣裳。

死亡来自背后,/即使它看上去来自前方

写得真好,虽然我看不懂。

这首诗的旁边,有几行字,我认出是花会会写的。她的字反倒是娟秀瘦丽,完全是对“字如其人”的颠覆。

“我不想要喂马劈柴,但却向往春暖花开,即使和许多女孩不同,我也想拥有同样的衣服和爱情,让我花园里的蝴蝶,使劲飞下去吧!”

没想到花会会也写得这么好,虽然我还是看不懂。

一晚上,我都一直在翻这本诗集。以往看到这种书,不出三页就能酣然入睡,但这次却看得很入迷。我很难理解这些字后面的含义,它们拼在一起却好好隐隐打动了我什么。

我扭头看了眼在一旁打撸啊撸的老大,躺床上看电影的老三,老四床铺空着,肯定在走廊和女朋友打电话。也不知道哪根脑筋搭错了,我“腾”得站起来:“来,既然都没睡,我给朗诵一首诗。”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我用抑扬顿挫的语气大声读出来。

经过

我寻求享有/雪花与火的/生活。

可既没有雪花/也没有火/领我进去。

于是,/我保持我的平静./像花朵一样等待/像石块一样停留./在爱中我迷失了/我自己。

我放弃/并观望直到/我像波浪一样摇摆/在我梦想的/生活和我生活过的/正在变化的梦之间。

……

一首诗读完,老大张着嘴巴看我,他的英雄被虐惨了也没察觉,老三差点没从床上翻下来,老四的头从宿舍门外探进来,好奇问:“刚才谁在播诗呀,还挺像老二声音的。”

老大愣愣地问:“老二,你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来了雅兴,赋诗一首。”我耸耸肩说,现在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老三不怀好意地笑:“是雅兴还是春心啊?我看老二是发春了。”

可恶的三个人竟然同时向我裆部望去,哈哈大笑起来,我一旁无处发作,摊上这么一个称呼,怎么说都给人无限联想。

3

这一插曲结束后,我手机给花会会编了条微信:“刚刚在宿舍朗读你的诗集,被集体嘲笑。”手停在发送键上面,却怎么也按不下去。

还是别招惹她了吧。心里叹口气,刚想退出,手机突然振动,我的手指一下子贴在了屏幕上!

发……发出去了……哭笑不得看着屏幕显示发送成功,不知该说什么。巧的是,刚才的振动也是因为花会会找我。

“明天你把课本还我,诗集你如果喜欢的话,就送你了,我很喜欢这本。”

我愣愣看着屏幕,就好像她知道我刚才做了什么似的!

很快,又来一条微信,就俩字:“笨蛋!”

我对着手机笑出来,老大头都没回,盯着电脑发出“果然如此”的哼哼声。

“明天下午两点半吧,我到你宿舍楼下给你书,诗集就留下了。”我回。

一会儿她发过来:“上午有课?”

“没有……要睡觉。”

她发了一串省略号,我能想象她在那边瘪嘴的样子。

这时候我才认真去思考这件事:其实花会会胖乎乎的,也挺可爱的呀!一有这个念头,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仔细想了想她的样子,如果瘦下来,肯定也是美女一枚啊,绝对的潜力股。

不过……我难道真得要因为外在去决定对一个人的喜欢?经过多次失败的示爱后,我早就明白一个道理,无论男女,当说对一个人没有感觉时,通常是指对方长得不好看,而一见钟情的含义无非就是“我很喜欢你的脸袋和身材”。没想到关键时刻我也不能免俗,我究竟是想找一个好看的还是喜欢的呢?

当然是……最好都是啊!

唉,不想了,蒙头去睡,但奇怪的是,脑海里花会会的模样始终挥之不去,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但我显然缺乏控制它的能力。

我想起有一次,和她约好去看电影,合适的时间里只有一场《101次求婚》,虽然有些怪怪的,还是面若轻松和她走了进去。看完后,她有些沉默,许久才问我:“你觉得这电影真实吗?”

“当然谁也不会信,电影嘛,理想化处理了,现实世界中哪里会有这样的好事。”

“也许,总会有的吧……”

“这种事,敢想敢做就有可能,我要是黄达,面对这种女神级别的,哪还敢想太多,所以肯定没戏。”

“你们男人心中,究竟想要什么啊?要是电影里林志玲长得特别丑,还会有男人爱到不怕死吗?”

“这个……”我竟然一时语塞。花会会很认真看着我的眼睛说:“我没谈过恋爱,也没有人追过,但是我一定要选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否则宁愿一辈子都一个人。”

我承认,那一刻,我有一种想拥她在怀的冲动,到最后却只是非常配合地点点头:“那当然,一辈子的事情,不能委屈自己。”

我那时不懂她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如今好像有了些了解。她是一个并不善于表达的女孩子,心思却像大海一般深广。不过别说不懂她的心思,我对她的感觉,也渐渐不确定了,心中有一种情愫逐渐蔓延,也许它潜伏许久,而我特意忽略,但今天像一条爬行的蛇,缠绕在心底,怎么也拦不住。

已经是半夜,手机又响了,一看这么晚果然是花会会,她肯定也想了很多。

她说:“其实我记得书在你书包里,故意没要。”

我问:“为什么?”

“我怕今天是最后一次见你,你以后就不会理我。至少明天还能理直气壮再见你一次。”

我气坏了:“我是那种人吗!”

等了一会儿,她的信息才到:“如果我努力减肥变瘦,你就能接受我吗?”

我略一思索,就回她了:“不能。”

“放心吧,你如果说能,我也不会为你变瘦的。”这个倔脾气……还蛮可爱的。

“我说不能,是因为你说过,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如果我真的喜欢,那么胖也是美,所有的瘦子都是营养不良。”

发出去后,我的心竟然莫名加快跳动。手机一直寂静无声,忐忑不已,好半天才收到她的信息。

“你说的‘如果’,有可能去掉吗?”

“那我们也许连朋友都做不下去了。”

她只回了一个“唉”字。

我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在手机上打出来。

“那个时候,你就会是我女朋友。”

赞 (49)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