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自己”时候的样子,恶心到我了

你“做自己”时候的样子,恶心到我了

文 / 丹枫茶话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人们都把“解放天性”这句话挂在嘴边。我们崇尚自由、渴望解放,总觉得自己是在牢笼中关了经年的烈鸟,想要找到一片天空任凭自己翱翔。

所以生活中,经常能听到这样一句话:

“请你不要干涉我,我要做自己。”

“我要做我自己。”这句话简直是回应一切与自己不同的声音的绝杀技。一招毙命,对方根本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因为你自己是谁,完全由你自己说了算呀。

当父母唠叨我们衣着不得体、生活作息不健康的时候,我们说他们不懂年轻人了,而我们要做自己。

当朋友提醒我们说话太过分、身上有某些坏毛病的时候,我们告诉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色,而我们要做自己。

当老板呵斥我们写的策划异想天开、做的预算太粗线条的时候,我们在心里嘀咕他们不识人才,而我们要做自己。

……

做自己当然没什么错。只不过,当我们越来越把“做自己”挂在嘴边的时候,是不是也该在心里盘算盘算,你是真的想要做自己,还是仅仅将这作为抵挡一切的借口?

我中学的时候有一个同学,家里家庭条件非常普通,甚至应该说是有些拮据。据说他的父亲为了供他能够到城市里来上学,特地进城找工作。每天辗转在各个建筑工地,靠着使不完的劲儿赚取一家人的生计。

当然,我的这位同学并不像励志故事里的主人公一样,每天紧衣缩食、专心学习。恰恰相反,他整日和几个家里很有钱的同学混在一起,嚷嚷着要搞乐队。

乐队这东西,对于中学生来说,可不是想搞就能搞得起来的。乐器、音响、还有其他各种配套设施,哪一件不是靠硬生生的钱砸出来的?

班主任找他谈过无数次话,却丝毫不奏效。他照旧拿着父亲在烈日下流汗流泪才一分一分挣来的血汗钱,大把大把地挥霍出去。不仅花很多钱买了价格不菲的电吉他,还隔三差五地跟着他的几个狐朋狗友出去聚餐。

每当周围人指责他的时候,他马上就能举出一大堆学业不佳却天赋过人的音乐家、艺术家乃至伟人的例子。最后一定还会加上一句:“我只是不甘于平庸的生活,只是勇敢的追求自己的梦想罢了。”

在他眼里,每一天都面对着别人的“冷嘲热讽”和“不理解”,他每一天都在用尽全力地做他自己。只不过旁人眼里看得一清二楚的一个问题,他却从来未曾意识到。那就是,他从始至终都并非真正的热爱音乐。

他所谓的“热爱音乐”,不过是相比于坐在教室里对着物理公式而言,他更乐意学学吉他唱唱歌。仅此而已。

直到最近中学同学聚会的时候,看到他已然一副社会青年的模样,早早地放弃了学业参加工作。我没有问他现在在做什么工作,但有一点能够确定,就是肯定与音乐无关。

虽然我们不会常常遇到这样极端的个案,可是看到那位曾经的同窗的一刹那,我猛然意识到,其实自己平时生活中,也经常会做和他类似的事情。我们之间唯一的差别,无非是我最终没有将自己的一切都荒废掉罢了。

就比如,好友之间偶尔会拌拌嘴,当我无法说服对方、或是对方的话让我一时间无法反驳的时候,我经常会脱口而出的话就是:

“你不会懂的!”

“你根本不了解我的感受!”

等等。

这样的话往往既奏效又可怕。

奏效是因为,只要这样一说,争吵的对方往往便无言以对;而可怕之处也正在于此。当这些话说出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放弃说理了。直接拿着“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逻辑,当做一劳永逸的挡箭牌。

太多时候,所谓的“做自己”,无非是不讲理罢了。别给自己的缺点找出华丽的借口,也不必将任性说得如此委婉。

我们都觉得“做自己”象征着自由,实则不然。真正的做自己,其实是一种克制。

我的一位好哥们,截至目前他人生的最大爱好就是打篮球。他可不是像别人那样课余时间随便在球场上拍打两下放松一下,他是那种,即使是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却还是会逃课跑出去打篮球的“野孩子”。

可想而知,他的学习成绩也是一塌糊涂。

不过坦白来讲,我是打心底里佩服他,甚至都有点羡慕。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在自己二十岁之前就发现令自己如此痴迷而热爱的事物啊。

他为了能让自己的球技迅速得到提升和进步,给自己定下了死目标,每天投篮二百个。风雨无阻,雷打不动。并且,他真的把这件事坚持到了现在。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完全是个球场新手。可是现在,他从高中到大学,身边几乎已经很难找到水平在他之右的人。

你要想做自己,首先就得知道自己是谁。“做自己”三个字背后所隐藏的自由,是指你在选择自己是谁的过程中,拥有绝对的自由权。一旦选定了,自由也就随之失去了一多半,余留下的,更多的是日复一日的坚持和克制。

那些拿“做自己”当做借口来麻痹自己的人,无疑是在用自己的人生开玩笑。而生活中,用“做自己”三个字来搪塞别人,就显得更加不可理喻。

你说话口无遮拦、在宿舍把音响开到最大声、不经别人允许随便用人家的东西……当别人小心翼翼地指出你这些缺点的时候,你非但不以为意,反而觉得别人神经过敏多管闲事。以为这些是自己身上独有的标签,深深陶醉在“做自己”的谎言中无法自拔。

你这不是“做自己”。

——是耍流氓。

把“做自己”这样的话挂在嘴边,很容易让我们忽略许多原本对自己有价值的建议。当我们越发强烈地想要做自己的时候,就越难听得进别人的建议。比如,你衣着不得体时,若愿意虚心接受别人的建议而做出改变,你就会变得让周围人更舒服。若是自以为是地坚持自己的“风格”,无非只是让别人眼中的自己越发无药可救罢了。

并非所有人都有资格“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你“做自己”做得久了,别人,也就懒得管你了。

相比于多少年如一日的坚持和奋斗,那些朝三暮四、三分钟热度、自我陶醉还沾沾自喜的“追求自己”的人啊,只想对你们说一句话:

在你还没搞懂自己到底是谁之前,你“做自己”时候的样子,真的恶心到我了。

赞 (1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