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夫妻耗尽一生,做彼此的差评师

多少夫妻耗尽一生,做彼此的差评师

我的朋友L和P,虽然是一男一女性别不同,但是,他们有两个共同点:

第一,他俩特别擅长从真善美里找出假恶丑,丁点大的事儿都能找到槽点,然后开始唠叨;第二,他俩的伴侣气色都不好,L的老婆常年萎靡,脸色蜡黄,P的老公总是精神不振,眼皮终年下垂。

起初,我搞不懂原因,直到跟这两对夫妻接触了几次,一切似乎都清楚了。

L喜欢叫朋友到家里吃饭,因为全职主妇L太太厨艺了得,西点和中餐各有惊喜,我怀疑她家最普通的醋溜土豆丝都拿鸡汤兑过。L太太洗碗的时候,我走到她身边由衷赞叹:“嫂子,你菜烧得真好!”她很惊讶:“真的吗?普普通通家常菜,L可从来没夸过。”我正想补一句“他身在福中不知福”之类,只听L的声音响彻客厅:“宝宝的裤子怎么脏了一大块!”

我们从厨房狂奔出来,见到L公子裤子上染了一块画画的颜料,L兀自抱怨,太太整天待在家里,居然这都没发现,怎么当妈的。

L太太很隐忍,相当给老公面子,默默地拿出干净裤子,给四岁的孩子换上。

我打量着这个体面的家庭,客厅舒适清洁,宝宝玩具整整齐齐堆放在储物箱里,饭菜营养又可口,这些,需要一个女人付出多大的耐心爱心和精心。

可是,一条无关痛痒的脏裤子,便足以把一切优点一笔勾销,换来一个巨大的差评。

这样的日子里,女人怎么会扬眉吐气精神焕发?

P的老公是个有礼貌的暖男,爱岗敬业还挺顾家,就是有点路盲。有一次,我搭他们的顺风车去家不常去的酒店,算是亲身体验了一回悲惨世界,P几乎是从出发开始抱怨,一直痛斥到抵达目的地。

“哎呀,刚才明明该下高架的,你没长眼睛啊!”“那里是单行道哎,你还准备拐进去?”“那个傻帽居然冲我们死按喇叭,赶紧超过他啊!”“你是我见过的开车最怂的人!”可是,即便这样,P也不让老公装GPS,因为嫌呱噪。

一到目的地,我就飞快地跳下车,赶紧向P夫妻俩致谢,P的老公从几乎要得抑郁症的脸上勉强挤出个微笑。

这样的指责中,男人怎么可能自信满满神采奕奕?

夫妻之间,没有伟人,也没有美人。

我们终日面对的,都是枕边那个平凡的人。

别人眼里的女神,不过是趿拉拖鞋披着睡衣头发随便一挽的素面妇女;外人仰视的男神,也会蹲在厕所里脚跨长江两岸手握重要文件,边抽烟边使劲。

可是,这样的真实的人,却是我们要携手走过漫漫人生的伙伴,不表扬不鼓励,光批评光打击,当初我嫁你娶你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用自己的一辈子,找一个终生的差评师挑毛病闹情绪吗?人到一定份上,该明白的人生哲理和心灵鸡汤早就都搞懂了,并不需要一个总是耳提面命唱对台戏的丈夫或者妻子。

被爱着和被赞美着的人,信心是不同的。

民国著名点赞师、男神胡适,娶了个众所周知不大识字的小脚老婆江冬秀,可是,人家不挑剔不责备,还鼓励小脚太太“勿恤人言”,开始“放脚”,在男神的循循善诱下,太太学文化,看古典小说,《红楼梦》里丫鬟的名字,都能如数家珍背出来,还学会了写信。

胡大师晚年困居孤岛,仍然不失幽默,偶然看到一块纪念币上刻有P.T.T字样,便说是“怕太太”(首字拼音PTT)协会发行的,还编出一系列新“三从四得”,太太出门要跟得,太太花钱要舍得等等,自封“P.T.T协会”会员。

一辈子,胡太太被哄得乐淘淘美滋滋,把胡大师照顾得妥帖帖福满满。

一对男女,相遇已属缘分,钟情更加不易,费尽周折地结为夫妻,那真是机缘的天时地利与情感的水到渠成。年轻时的爱情,蚕茧一般丝丝缠绕,密意绵绵,恨不得戳碎屏地为对方点赞;中年时,却好像飞蛾破蛹,懒洋洋、灰扑扑,能够少给对方差评,已经不容易。

而大多数人,不到七年就痒,走到半路已经成了陌路。

当年爱他飞扬的个性,如今眼热的却是闺蜜新换的豪宅,于是,他的不羁变成不负责任,需要几次三番地唠叨控诉;曾经钟情她质朴的善良,现在喜欢的却是回眸一笑百媚生的风情,于是,她的淳朴变成了木讷,实在连抬眼打量都是多余。

多少夫妻,在漫长的岁月里,硬生生折断了彼此的优点,变成互不欣赏、互相打击的对手,在婚姻的竞技场上,用尽全力、耗尽一生地做彼此的差评师。

稳定的婚姻各种各样,曾经爱得你死我活并不稀奇,甚至未必重要,最难得的是,激情退却,时光荏苒,依旧为对方点赞,依旧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一切都是最佳的选择。

所以,每个甜蜜的女子背后,大多有一个宽厚男子的默默扶助;每个圆满男子的身边,也少不了一个宽容女子的无声支持。

他们彼此欣赏各自的优点,包容各自的缺点,互相为对方点赞。这种赞赏,像一支点石成金的妙笔,发觉对方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潜能与才华,把另一半改造成一座宝库,而不是打击成一个垃圾堆。

相互点赞的婚姻,怎能不是良性循环呢?

赞 (4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