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想挖墙角

六神磊磊:人人都想挖墙角

文/六神磊磊

在武侠小说里,有一种高贵的人格,叫做“嫉恶如仇”。

这个词的意思很好懂:壮士路见不平,抽刀杀人,流血五步。比如《三侠五义》里锦毛鼠白玉堂杀太监郭安,彻地鼠韩璋追杀花蝴蝶花冲,《飞狐外传》里胡斐追杀恶霸凤天南,等等,都是嫉恶如仇。

然而,同样是在这些武侠小说里,“嫉恶如仇”还有另一种解释:“嫉”有时不是指反对,而是指嫉妒——眼睁睁地看着别人作恶,一想自己却没机会参与干坏事,不禁恨得牙痒痒。

在金庸的《天龙八部》里,就有一个典型的“看到别人做坏事,恨自己却没机会参与”的故事。

在少林寺里,有一个好和尚叫做虚竹。

他闯荡江湖,犯了很多戒律,不但喝了酒、吃了肉,还和“梦姑”幽会。少林寺当然要惩罚虚竹,让他挑粪浇菜。

虚竹的管教干部,是个寺里的老油条和尚,名字叫做缘根。面对“劳改犯”虚竹,缘根和尚展开了一番疾言厉色的审问,先喝问虚竹是不是吃肉了,再喝问是不是喝酒了,虚竹都老实承认。

接下来,可爱的管教干部缘根发出了第三问:

“ ‘啧啧啧,真正大胆。灌饱了黄汤,那便心猿意马……心中便想女娘们,是不是?你敢不敢认?’说时声色俱厉。”

哪知道虚竹的回答,让自命老油条的缘根也大吃一惊:

“小僧……不但想过,而且犯过淫戒。”

缘根一听这话,是什么反应呢?两个字:大怒。

书上写道,缘根戟指大骂:“你这小和尚忒也大胆,竟敢败坏我少林寺的清誉!”

他怒不可遏,难以淡定,“折下一根树枝,没头没脑的便向虚竹头上抽来。”

缘根究竟在怒什么?真是怒虚竹败坏了少林寺的清誉么?当然不是。

听说虚竹吃荤、喝酒,他还不致于大怒,因为他自己多半也吃过喝过。可一听虚竹这呆头呆脑的货居然犯过淫戒,而自己过去的最高段位只是“心中想女娘们”,对比之下,实在太可气了。

书上说得直接,缘根“想到虚竹大鱼大肉、烂醉如泥的淫乐,自己空活了四十来岁,从未尝过这种滋味,妒忌之心不禁油然而生,下手更加重了,直打断了三根树枝,这才罢手。”

一句话,他恨的不是虚竹淫乐,而是恨自己没有参与淫乐的机会。

我很喜欢这一段审讯的故事。每次合上书本,愤怒的缘根都会活灵活现地出现在眼前。

偌大的江湖里,有这种“缘根心结”的远远非止一人。

在另一部小说《倚天屠龙记》里,丐帮曾经上演过一场“批斗张无忌大会”,叫花子们在会上轮流发言,慷慨激昂地批判张无忌是大淫贼头、大恶人。

但你不难看出,自帮主史火龙以下,不少发言者的心态是很微妙的,愤怒的成分少、嫉妒的成分多。

比如有一个乞丐义愤填膺地说,张无忌“人人得而诛之,否则天下良家妇女的清白,不知更将有多少丧在这小淫贼之手。”听见这话,作为帮助的史火龙是什么反应?

是伸出舌头,舐舐嘴唇,笑道:“他妈的,张无忌这小淫贼倒是艳福不浅!’”

说到底,这位不住舐嘴唇的史帮主和缘根和尚一样,愤怒的不是别人为非作歹,而是自己没有为非作歹的机会。

我们身边,未必有多少浑金璞玉的好和尚虚竹,但到处都是愤愤不平的缘根。

他们一边愤恨于别人挖江湖的墙角,另一边又愤恨自己没有抱走两块砖的机会——“这么多人都挖,为什么没有我的份?”

比如说起社会不公、贪污腐败,仿佛人人痛恨,要拉多少多少贪官去枪毙,但有时候,那语气又很像是缘根骂虚竹。

之前看到一个论坛上的帖子,抱怨亲戚不肯帮忙:“……我那亲戚在当地还是蛮有势力的,是很多人巴结的对象。她几个关系户都安排进单位了,我还是照样出来打工。有时心里很堵得慌,要这样的亲戚干P?”

这让我们想起《论衡》中记载的那个著名的“鸡犬升天”的故事:一个人得道成仙了,牲口都跟着升天,它们的吠叫便也成为了天上的纶音。

但如果它们不幸被主人遗落在了地下,恐怕它们的叫嚷声就会变成:“要这样的亲戚干P?”

他们期待中的理想江湖不是一个,而是两个:要么是一个理想中的绝对公平正义的江湖,要么是一个自己能挖到更多墙角的不公的江湖。

某种程度上说,江湖的底色不是由个别犯戒的虚竹、淫贼张无忌构成的,而是由千千万万个缘根、史火龙们构成的。

通过他们,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人人都像缘根一样反对犯戒,但酒肉和尚却层出不穷;为什么人人都像史火龙般痛斥淫贼,采花大盗却除之不尽;为什么人人痛恨不公,然而它却照样不断发生——它就像臭豆腐,吃不到的人人捂鼻厌恶,视如仇雠,吃到口的却往往吧唧着嘴,欲罢不能。

比如在手机上,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专栏,喜欢批评“新媒体”——抱歉这个词被用烂了——唯利是图、亵渎文字,用一些不健康甚至下流的东西吸引读者,有辱斯文。

说的都很好,是很好的提醒。但问题是,一看他们自己的专栏标题,充斥着“谁能得到PAPI酱的第一次”之类的东西,比他们批评的对象都下流几分。

我才恍然大悟,用力抽自己:“让你犯淫戒,让你犯淫戒!”

赞 (3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