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诗人,但可以诗意地活

我们不是诗人,但可以诗意地活

文 / 摆渡人

01

李叔叔是一位木匠,在一家木材工厂接一些零星的活儿,衣服上每天都挂着些许木屑,上下班也要换身衣服。他长得人高马大,用现在的话讲就是糙汉子一枚,小时候我生病了不吃药,爸爸只要说李叔叔要来了,我就立马乖乖听话。

要放在早些年,木匠还是个挺赚钱的工作,从他手里出去的木制家具数不胜数,凭借一技之长养活自己是很令人敬佩的事,而且比起石匠、电工这些,总要轻松一些。

可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自动化代替人工已经变成理所当然的事情,管理者喜欢机器,喜欢不会抱怨加班不会无端闹事的自动化员工,没有哪个公司会养一个上了年纪手脚都不如机器灵准的闲人,于是下岗大军中也就多了李叔叔一个。

其实下岗对李叔叔并不是多大的事儿,他的两个女儿都已经开始工作,上班也只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现在倒也乐得轻松。

最近一次我陪爸爸到李叔叔家串门,进去的一刹那我几乎惊呆了,李叔叔家里放了整整一桌的木质工艺品,乘风破浪的大帆船、手可摘星辰的入云高山、闭月羞花的古代少女以及大大小小的上天入海的小玩意儿……。

我问:“李叔叔这都是您做的吗?”

他说:“闲下来手痒,只好做些小玩意儿解解闷儿,你如果有喜欢的可以随便拿去玩儿啊!”

我平生是最羡慕崇拜手艺人的,觉得那是一份超燃的工作,工作台上摆放得满满的,混乱中别有一番风味。

02

在微博上关注一位花匠很久了,他不是那种拼颜值拼段子的网红,却也有几万粉丝。他每天晚上九、十点左右更新微博,从很长时间的微博看来,他每天的生活也无非就是种些花花草草,引进新的品种开始自己培育,各种多肉植物、各季花儿都摆满了他的花房,每条微博下边几乎都有要嫁他的评论。

我想最完美的生活也不过如此了吧!与花草为伴,野鹤闲云,这样诗意的生活中一定是没有烦恼的吧!就算有烦恼大概跟花草诉说之后也就云淡风轻了。

直到去年跨年的时候,他发了一条辞旧迎新的长微博,向万千粉丝们聊了聊自己的生活。

他说,他只是一个银行的小职员,生活中也会有被上司责难、被同事误会的职场心酸,也会有被父母催婚、被朋友忽视的难念的经,可是回到那间租来的小屋子,看到那些花花草草还在欣欣向荣地疯长着,就感觉自己的小烦恼根本不算什么,一个人有了真正关注的东西,弥深的兴趣之后,外界的苦痛就很难跟那些快乐为敌了。

也会有人质疑他,说他本来工资就不多却还花那么多钱在养花种草上,傻不傻?可是他觉得生活中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能与言者却总少得可怜,很多时候除了自渡,他人爱莫能助。所以,我们生在这人世间,不该只是为了衣食冷暖,还应该有一种诗意的心灵的寄托,或许是插画、是钢琴、是舞蹈……对我来说那就是绿植。

03

陈颂是我的高中同学,他是那种成绩半上不下也不努力的多数人之一。高考发挥地尤其差,读了个二流大学。大学没读完就跟着别人创业,现在倒也算成功,起码赚的比我要多。

可是每次看他朋友圈,都有一种“油水”感,像个财大气粗的暴发户,每天宣传一些所谓的“成功经”,把朋友圈当做拉客户的地盘,每次都不想点开那无聊的链接,草草刷过去也觉得在浪费时间,搞得我好几次都想屏蔽掉他。

自他生意开始有些气色之后,同学聚会上就属他讲话声音最大,或许人们在成功之后总会自觉或者不自觉地开始“变化”,这种变化无迹可寻自己也浑然不知,可在旁观者眼中,一点点变化都可能是炫富的痕迹。

陈颂吃穿用住都向着上层人士发展,越来越追逐名利,只是谈吐举止还是粗俗不堪。这样的他反倒给人一种头重脚轻根底浅的感觉,因为他的精神没有跟得上食物的高贵,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商人。

这样的人生因诗意的缺席而显得异常贫瘠,没有情趣的人纵然腰缠万贯也不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欣赏。“人,诗意地栖息在大地上”的箴言也是有一定前提的,因人而异,懂得诗意生活的人会自带偶像光环,即使生活不如意也不会心冷意灰,因为有更大的精神力量支撑着他一步步走下去。

反之则无。

04

吕乐导演执导的爱情片《小说》又名《诗意的年代》,其中涉及到一群伟人被导演请到一起讨论诗意是什么以及当下诗意是否存在的问题。一群有名有姓有资料可考的作家之间的讨论也抛给了我们这个问题,诗意是所有人的事,并不因年代的推进而有所变质。

就像放在人海便路人化、回到家便散发着手艺光芒的李叔叔,就像白天被制服死板化、夜晚又与花草为伴的博主,我想这个时代并不缺少诗意。而且不止这个时代,每个时代都不缺少诗意,也不缺少诗意的人。而且诗意与诗人并没有对等的逻辑关系,就像吃饭的不一定都是厨师,过着诗意生活的也不一定都是诗人。

很多人抱怨生活的不易,就连更好地生存都是问题,还谈什么诗意,就像没有面包还谈梦想一样可笑。一味追逐身外名利,追逐钱、权,却忘记了最美好的人生并不是靠这些堆砌而成的,诗意地活才是这个世界最好的活法。

诗意没有固定的形状,也没有特定的人设,每个人都可以拥有它。

天空飞过的鸟儿呢喃的寒暄,田野里的一朵雏菊顽强地生长,小溪中日光下澈影布石上……凡次种种,无所顾忌,只要有心,生活处处皆诗意。

我们不是诗人,但可以诗意地活。

赞 (1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