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酒杯和灯盏

城市的酒杯和灯盏

文 / 丁安国

三十多年前,我中专毕业从这座城市走出去的时候,城市留给我的印象是:宽阔、干净的马路,长长的公交车在马路上行走,站台旁站了很多候车的人;闹市区商业还算比较繁华,各种凭票供应的商品随处可见,有票就可购买;郊外是林立的工厂,高高的烟筒里冒着烟,说明生产正常。走近农药厂时,远远会有一股农药味飘来,甚至有些恶心。但农药是农民需要的生产资料,且经常供不应求。那时听说到农药厂当一名工人待遇不错,很是让人羡慕。可那时的城市,一到夜晚9点多钟就会归于沉寂,除了要上、下夜班的工人会从马路或坐公交车走过外,几乎看不到什么夜市,更无喝酒划拳的叫喊声。昏暗的路灯,孤零零地隐匿在大树下,居民楼里灯光微弱,深夜即是一片漆黑。不过,即使是这样的城市,也远比乡镇、农村要多彩,至少每天还可以到电影院看看电影……

没有想到命运的安排,二十年前,我重回这座城市。作为一名银行职员,我经历了银行经营体制的改革与变迁,也目睹了一座城市的发展和变化,而让人感受最深的莫过于城市的酒杯与灯盏了。

说到酒杯,自古以来,国人就有自己的饮酒文化,那是有酒必喝。“酒逢知己千杯少”,有酒便开怀畅饮,不醉不归,而酒杯就显得很重要了。自然,酒就成了人们联系工作、相互交流的工具。于是,每到傍晚,那些餐厅、酒店、饭店,甚至路边店,就成了热闹的饮酒场所。隔窗观景,酒樽交错,你来我往,酒桌上的豪饮,往往让复杂的事情变得简单;那微微泛红的脸,预示着下级对上级、营销者对客户的尊重,在那种的场合,不管你是不是善饮者,总要有人喝到了几分醉,才会筵席散去。人在职场,身不由己,曾经有段时间我就在酒杯灯盏中应酬着。经过岁月的历练,我也由原先的不能喝酒,到现在还可以端杯喝上二两,应该算是一种进步吧!但却闹过不少笑话,有好几次,作为主人的我和同事理应陪好客人,可酒席中客人未倒我已先倒。当大家喝酒兴致正浓时,忽然发现就喝了那么一丁点酒的我,却早已不在桌上了。结果是因酒精的作用,我躺倒在一旁的沙发上呼呼睡着了,让宾主一阵好笑。待我醒来,多有尴尬,客人知我没有酒量也就原谅了我。

其实,对于酒,我一直就没有好感,实在是我酒力太差的缘故。有人认为喝酒可以带来快乐,但酒给我的简直就是难受和痛苦,我从未曾有过快乐的感觉。只是我,每到酒席上,就不知道如何推辞。作为主人,我理应要陪好客人,不好意思不喝酒;作为客人,人家的盛情好意,我不好拒绝,必须得端起杯子。才喝了几口,脸上早已泛起了红光,仿佛酒都被我喝了。我想,自己的饮酒历史大抵就是如此形成的吧!原以为有了禁酒令,特别是有了“酒驾”、“醉驾”规定之后,就会减少喝酒频率的。但还是有人经不住劝酒,只要上桌就会就范,劝酒人总有办法让你喝上三、五两,甚至更多,大不了酒后不驾就是。所以,入夜,我们所见最多的就是酒店门前找车位很难,酒店里面行酒令很欢。无论你在哪个城市,只要走进酒店,就会见到相互劝酒的场景。而那些高档、特色酒店,更是顾客盈门,财源滚滚。也许是本人生性好静,又不胜酒力,才一直害怕饮酒吧,有时就宁愿呆在家里煮点面条,也不想去赴宴请。无奈的是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开放的社会,就得面对这种饮酒的交往方式。好在现在年岁增大了,岗位变动之后,我便逐渐远离了各种应酬,就少了接触酒宴的机会,人顿觉轻松了许多。

一个城市的夜,真正美在灯盏。你看,每当夜幕落下,华灯初上,霓虹普照,流光溢彩,映照出一座城市的繁华。近几年来,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万丈高楼平地起,十里长街灯盏明。特别是城市“亮化工程”的建设,又真正让市民感受到了现代化城市的气息。在古城东门外环至小北门一段的公园里、城墙上灯光霓影,更是吸引了成群结队的人们,使古城的夜色又多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置身于这样一个城市,有时我会觉得自己走进了一个童话世界。记得儿时,我们最快乐的事就是在月光下游戏奔跑。那时,我们学习用的是煤油灯,出门用的是马灯,漆黑的夜里,早已安静地上床睡觉了。若不是因贪玩很快进入梦乡,还不知漫漫长夜怎样度过。每想到这些,我们才真正体会到了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变化。

我曾在自己的博客中写过,“电灯、电话”是我们儿时的梦想。如今,电话沟通了世界,而电灯则使一座城市变得金碧辉煌,夜如白昼。那么,当酒杯与灯盏相遇呢?一座城市就会成为不眠之夜。这样的夜生活,是丰富多彩的,有酒吧,有影院,有KTV,等等,并且这些已经成为城市人们夜生活的一种习惯。说实在的,我是不太喜欢这种生活的。你看,每到饮酒后,人们会寻找五光十色的光影,在KTV里高声一吼,那音乐声、唱和声、击掌声,交错在几平方米的歌厅里,那烟雾、汗渍味、酒气弥漫在有限的空间里……霎时,耳膜被各种高亢的声音撞击,眼睛在昏暗、流动的光影里迷蒙,而各种混合的气味却让嗅觉不适、心里发慌。但为了客套,你已无处可逃,只能附和着去吼上几声,为了挥发酒气,还会随着音乐去舞动几下,跳上几曲。除此之外,我就只能躺倒在沙发上睡觉了,当然也是为了躲避再次喝酒的冲动。我实在不好说这到底是不是一种快乐呢!只是我还是会想我的电脑,和那些我能够搜寻到的一些美妙文字,我还是会想能够让自己尽快地安静下来。当然,我也更愿意远离酒杯和灯盏了。如今,反“四风”了,很多酒店门前冷静了许多,我想那些娱乐场所也一定少了几分热闹吧。

城市的酒杯和灯盏,也许代表了一座城市的品味和特点,是一种地域文化的象征。而改革开放以来,各种文化的融合,中式的、西式的,让人们有了更多选择。拾起日子的余温,我们不妨寻思,当一个人遭遇了酒杯和灯盏,可否在酒醒时分,把心灯点亮,那样,就能少一些喧嚣、浮躁,多一点宁静、淡定。因为,城市需要品味!

赞 (18)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