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更体面地糟蹋自己

请更体面地糟蹋自己

文 / 艾明雅

01

友人问我:你最伤心的时候做什么?

洗头洗澡,梳妆打扮,穿自己最喜欢的衣服。擦自己最喜欢的口红,一语不发,出去散步,回家写字。为女万般苦,唯有这点甜,从头到脚都有要收拾的角落,如果用心,描眉修甲哪一项都足够打发掉半日伤心,比起男人只能灌闷酒,倒是好看很多。

她不死心:如果连这个都不能解决呢?

若是算最任性的时刻,是找个好点的酒店开房睡觉,把一切都蒙头睡过去,听YOYOMA,看《欲望都市》电影版,看big逃婚,carrie流泪,我也哭;然后他们最后结婚了,又笑。

还有比我更任性的30+女友,会飞到异乡的美景处,在酒店睡三天再回来。据说她前男友就是因为这个不良习惯与之分手——他是要物尽其用的人,这明显是个铺张浪费丝毫不能理解的癖好。

其实她只是太爱惜羽毛,花点房费买个酒店做树洞,不会有人打扰,服务生会很礼貌很体贴,仿佛是另一个世界。在那个树洞里,成全一个人安静的小情绪。

我也羡慕另一女友,伤心时刻会暴走,走去天边,有时狂跑十几公里,连伤心都这么励志,都称得上是很nice的女人们。

其实二十岁时候,我伤心会饮酒;现在三十岁,知道抽烟酗酒太难看,熬夜流泪毁皮肤,暴饮暴食会蠢笨,哪一项都伤不起——

连发泄都要找个最体面的方式才对得起自己。

02

也有人当我是树洞。后台也曾收到很多读者留言,控诉某些伤害过她们的人。或者是前男友,或者是现老公,或者是“公司那个贱人前台”。有时候,我会想,一个女人是在怎样绝望的状态下,才会写出那样不堪的言语,对我而言文字是神圣的东西,本身是一个有美感的物件,却要承载那样的污浊。我并不介意,只是想说,不要口出狂言,你的语言,终究会变成你的人生。

这时候,你的伤心,毁的却是自己的脸面。

也有女孩子当朋友圈是树洞,充满期期艾艾,人人可见,可谁知你心酸。最难过的时候,深夜发一条仅自己可见就好,第二天如果还想把它发出去,就发吧,但多数时候,会选择删除掉。

越成为一个成熟的女人,你就越知道情绪只需要一个落脚点,说出口的那一刻,就已经完成了使命。并不需要让全世界知道。不要让那些脆弱成为自己的标签,旁人爱你时惯你矫情,分手时看那些字是笑话,从此人人知你软弱可欺,阿猫阿狗都敢凑上来踩一脚。还得费力删。

还有个分了手的女生,每每忍不住发短信给那人,就在自己的手臂上咬一口。我问她你咬了多久,她说,一个月。写了四十七条短信存在草稿箱,然后,终于断掉。

03

好女孩。自己选自己做了树洞。

是的,我也会这样。把每一场歇斯底里都化成平静与安宁,我写字,饮茶,抄佛经,磨咖啡,蒙头睡觉,我把那些虚妄都睡过去,你呢。女孩们,你是不是还在流泪吵闹。没用的。这个世界上有些黑夜总是只能一个人穿越,不必麻烦别人,不必落空期待。

不要放弃自己流泪的权利,就那样坦坦荡荡承认我受伤了,我想好好哭一次。就安静坐在那里,好好的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完,然后再洗好脸擦好口红面对第二天的分离和孤独。不要采取挽留,哭诉,祈求,那样丑陋的方式,不要变成狰狞怨毒的人,那比失去一个人,是更加可怕的事。

身为女性,悲也美,欢也美,不嫉恨不自怜,这才是体面。你们有多少心事,都写给自己;有多少怨恨和伤痛,都吞下。什么时候能够死扛下想要说出口的烦恼,你就长大了。

好像《世说新语》里,桓温平蜀娶了旧日汉主的胞妹李氏为妾,十分宠爱。正宫太太南康公主吃醋,与十几个婢女携利器去砸门。恰逢李氏正梳头,长发及地,肤如白玉,见到大房的利刃,不为动容,静静说道:国破家亡,无心至此,如若被杀,乃是本怀。

有些事,非心之所愿,命运送伊人至此,不是她要国破,不是她要委身为妾,不是她要夺人所爱,无心至此。无能为力。

我们身为现代女人,所出非愿更多。不是我愿意大龄孑立与你别离。不是我愿意绝望主妇歇斯底里。不是我愿意佯装凉薄,不是我愿意强忍真诚,不是我愿意沉默背负,不是我要披星戴月远行。

往后你会知道,人世,不过两句:无心至此,非我本意。

那就心里安放树洞,心事藏好,好过吵闹,不如安静,不如梳头。

赞 (22)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