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逼背后,都是苦逼

牛逼背后,都是苦逼

文 / 陆鸡鸡

01

Amy在演讲台上分享她个人的创业经历,主要讲的是她如何从一名普通的广告从业人员,到现在成为活动策划公司的CEO。公司目前在上海很火,承办各大活动,市里的高层领导也曾去参观过。因为公司办得出色,Amy还上过新闻联播。

演讲快结束时,我听到旁边一对男女在议论,男的小声说:“这种公司很好办的,要搞活动就是雇几个人,搭几张桌子的事儿。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听到这话,我心里真觉得堵了块石头,因为简单粗暴的评论能把人的努力在瞬间贬得一文不值。作为Amy的前同事,我知道她几乎是耗尽了心血才让公司走到这种地步。

公司初期的业务,是从举办小型线下活动开始的。读书会、社交舞会、瑜伽课、花艺、茶道… …各种各样的活动都接。Amy从那时开始便样样事情自己上,合作商都靠自己拉。前期、中期、后期,每一个环节都要把关,每一个细节都要做好。

有一次我凌晨回公司,发现Amy还在改策划案,边上是一袋袋速溶咖啡。更夸张的是,她喝咖啡连冲泡的时间都没,直接干吃速溶咖啡。再后来,直接从网上买了个睡袋,天天睡公司。

活动中的饮品都要向供应商一一确认,为了完善服务细节,每次活动她都做服务员,端茶送水,毫不含糊。现场投影仪坏了自己看说明书修,灯泡坏了自己在外面跑3个小时找合适的灯芯。

后来她身体自然就垮了,得了很严重的胃病,眼睛也出了点问题。我觉得她完全没必要这么拼,她告诉我创业公司不拼就是等死,不然怎么会只有1%的创业公司活下来,成功是要用辛苦去换的。

我没有什么话能反驳她,她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尽管如此,Amy从来不在任何场合提及自己的努力与辛苦。人前扮女神踩高跟,人后是风风火火的女汉子,永远撩起袖管冲在最前面,轻伤不下火线。

这一秒,她站在演讲台上讲得头头是道,眼前的一切景象,都显得那样美轮美奂。可没人想到她是刚从医院做完胃镜,打车来现场的。

很多人记住了Amy的光鲜,但我只记住了她在黑夜里伏案工作的景象。我甚至到现在都无法想象,一个人是如何熬过创业初期的痛苦,走到现在的。

在旁议论的男女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些故事,他们永远固执地认为别人的成就都是轻而易举,或是走了狗屎运。

他们永远不明白那些牛逼闪闪的人,都是从黑暗里爬出来的人。

很多人只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努力,而你不知道罢了。

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苦逼往事,才是真正让他们成功的理由。

02

高考前3个月,年级组组长把一个去年考上北大中文系的学长请来,给学生开动员大会。一听到是考上北大的神人,周围人都拼了命地往演讲大厅挤。那个学长的表情淡然,笑容亲切,十分自信,在上面平静地叙述着整个高中的奋斗史。

关于如何从原本的年级200名,考到年级第1名,进了北大。我听了开头,便知道,这可能是大部分人所喜闻乐见的励志故事。从落后年级水平,到反超,他大概也就花了半年的时间。很多台下的人都在认真地听着,像虔诚的信徒。

我是工作人员,能感受到台下的人群是极为亢奋的。

学长的讲述正像给他们打了一剂兴奋剂,这也是此次动员大会的目的所在。

我是学生团队里面唯一一个男生,演讲结束后,年级组组长派我送学长去车站。正因为这样,路上我们有了交流的机会。演讲的现场我根本没好好听,因为现场狂热的氛围和人群难以使人静心。

没想到的是,在路上与学长的闲聊中,他竟然跟我说了很多,在演讲台上没有说的话。

他说他在演讲台上只说了三分之一的内容,关于如何逆袭考上北大,还有另外三分之二没讲。他说离高考还有184天的时候,父亲忽然脑溢血去世,留下他和母亲两个人。母亲从头到脚一身病,失去了工作能力。他如果再高考失败的话,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了。那个时候他脑子里就一个念头,一定要考上中国最好的大学。他整个半年都在痛苦中度过,甚至还有轻度抑郁的倾向。除了白天学校的常规学习时间,晚上他还要学到凌晨3点半。睡眠时间不够,他就第二天挑时间利用碎片时间补觉。在家里学习,会在写字桌边上放一把水果刀。

我听着吓了一跳,他说他每次觉得疲倦了,就用小刀子在右臂上划一个很浅的小口子,这样又能重新打起精神学习了。

唯有刺痛,才能惊醒一个人。

年级组组长请他来分享心得,但是明确告诉他,因为是动员大会,所以要展现最阳光,最自信的一面。于是他不得不把那些阴暗的经历都收起来,只能展现最温暖的一面。

可极为讽刺的是,所有这些摆在台面上的自信与阳光都是虚假的。那些躲在角落里的,焦虑的、阴暗的、病态的努力,才是他真正成功的原因。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学长说的这段话:

“你去看那些分享成功经验的人,他们分享的,并不是他们成功的真正原因。就像冰山理论,你永远只能看到冰山的角,而看不到它大部分的真相。成功者不会把那些努力的过程一五一十说出来,因为那些东西太阴暗、太痛苦了。我当时的苦逼程度,只有我自己最懂。”

03

考上研究生以后,很多学弟学妹加我微信,希望我能分享一点成功的经验。那时,我才体会到当年学长跟我说的那段话,是极为正确的。

作为过来人,能和他人分享的东西十分有限。我可以授之以鱼,也可以授之以渔,但我不可能把努力的所有过程展现在他们面前。我也不可能四处宣扬我的痛苦和毅力。

很多人对着我发笑脸的表情,说我厉害,说我很棒,但他们不清楚我曾经为了考试而付出的代价。那种共鸣与理解是单薄的,他们无法做到感同身受。

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大概在考试倒计时20天时,我得了水痘。

了解这种病的人,应该都知道这病是很折磨人的病,而且具有传染性。我辛辛苦苦准备了1年,结果要上场了,给我来了这么一出。幸好我大学里一个哥们儿陪我去医院看病了,不然真心扛不住,分分钟会倒下。

去了医院,进了诊室,医生一见我的病症,立马掏出一个红本子,上面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源登记册。

医生跟我说,水痘传染性极强,早点回家躺着去,睡一礼拜再出来。

为了不连累大学室友,也为了不连累家人,我拿了些复习资料,在校外的负星级宾馆住了一星期。水痘、胃炎、高烧像约好了似的,在短期内同时发作。

半夜睡觉,额头烧得厉害,肚子又不舒服,只能躺床上打滚缓解,从凌晨1点滚床单滚到凌晨4点。紧接着是无尽的呕吐,飞速跑进厕所,手扶着马桶边缘,脸正对着马桶,吐个没完。

我当时真觉得把整个世界都吐出来了,把所有器官都要吐出来了。吐到早上6点,头直接枕着马桶睡着,睡得很香。

要是在现实中,这种故事都不会说,因为一说就显得矫情,也就只能写写文章回忆一下这种苦逼往事。

在学弟学妹面前,我笑着告诉他们,要加油。但笑完之后,我没法更深入地讲了。因为吃苦这种事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那些无尽的、漫长的痛苦都黯淡了,它们早已化作了众人面前的微笑。

04

正因为牛逼之人在看不见的地方努力,所以旁人会说:“你看,他不过是运气好罢了,他只是家里条件好罢了,他说不定是开了后门的。说白了,他只是那只风口上的猪,如此而已。”

他们不明白,所谓的牛逼,都是用苦逼换来的。

而他们之所以仍旧在平庸中沉醉,只是因为他们不敢用苦逼去交换。他们怕输,他们怕选择一条唯一的路,他们怕用尽气力之后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

甚至有风来了,他们都不会往前挪一步。

他们在努力之前,就已经扼杀了所有的可能性。

看到Amy在朋友圈里晒出了公司上新闻联播的截图,我为她鼓掌。

因为我知道她配。

因为她懂得成功者的一个基本法则:物物交换。你想要什么?好,请用东西去换。

你想要成功?你想要牛逼?很好,用辛苦去换,用做一个苦逼的决心去换。

05

奇葩说第三季的尾声,最后一场1V1对决的辩题是“懒是否是人类之光?”

当姜思达和黄执中辩完后,郭德纲做了这样一个总结陈词:“如果演员都用功的话,都会成为侯宝林。可是这一场相声七段,七个侯宝林,我们怎么安排谁第一,谁最后。老天爷就是这么设计的,有的就是开场的命,有的就是中间,有的就是攒底。勤奋的就勤奋吧,懒的就好好歇着吧。这是天道。”

牛逼之人的数量永远占2,非牛逼之人的数量永远占8。

不得不承认,变得牛逼或是取得成功,都太辛苦了。但总有20%的人,愿意逆着人性来,愿意跟人性对着干,愿意用代价去交换,去换一个成功的花环。

也总有80%的人,他们顺应着人性,过着毫无意外的生活。这真的是一件很自然的事,这才是我们普通人的真实状态。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两种人的距离会越来越大。

起因可能只是因为当年,那个懒人,做了一些平凡的事,按部就班。

而那个未来的牛逼之人,他开始变得隐忍,开始接受做一些苦逼的事。

他开始明白,金光闪闪的牛逼,是要用阴冷的、疼痛的、不那么体面的苦逼去换的。

他开始明白,美好事物的诞生,是建立在某种牺牲之上的。

因为那些牛逼的存在,都绝非偶然。

赞 (55)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