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生活是从柴火堆里开出玫瑰花

最好的生活是从柴火堆里开出玫瑰花

文 / 菀彼青青

1

不知道在你身边有没有这样一类人。

明明正值蓬勃热血的年纪处世却冷漠淡然,明明长着一张岁月清嫩光洁的脸行事却老气横秋如日暮西山。你赞美他,他云淡风轻,顶多微笑说声“谢谢”;你不喜他,他更加不会在意,直接视你为空气中的尘土颗粒,半点遮不住人家的眼。

其实原本他也不是天性如此。他或许曾经是个口喊着“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艺术青年,或许曾经是个以梦为马一只单肩行囊独行天下的热血背包客,或许曾经是个一碗泡面一只笔可度岁月可堪情的文字爱好者。

可人生有几个尴尬的字眼,大多数人都逃脱不过,比如成长,比如成熟,比如看透,比如世事。

这几个字,初眼望去,有着一股春华秋实的平和饱满之感,可以让人瞬间联想起成功男人西装领带的特异美感,以及晚风中女子一头银色卷发下若隐若现的迷之笑容。

但倘若你细细品来,就会发现这些字眼中暗含着不可言喻的摧毁感和破坏性。他们毁掉的,是一个人青春时蓬勃繁盛的兴奋点和曾经与生活电光火石间便能熊熊燃起的欲望之火。

渐入烟火俗世的他们,总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开口便是“随便吧”,或是“还行吧”,仿佛这个世界没有什么能吸引他们的注目。

每人心中都曾经有一朵玫瑰,它艳惊四座、绝代风华,在小小的花园角落傲娇的肆意绽放。然而世间往往会扬起一场又一场不知由来的大风,将满目的玫瑰花瓣吹成一地鸡毛。

如果世间的成熟和随俗,是以不断的降低生活里喜悦的感知力和内心的high点为代价,那么这种破乱不堪,真的是不要也罢。

2

我身边就有这样一位朋友。十年前青春正盛的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

那时他二十岁,穿过膝的风衣,满头长发,在小镇上属于特立独行的人群。他在某个铸造公司做质检员,每天凌晨四点起床,在音乐的陪伴下兴奋又孤单的挥笔写着他的理想,短短几年,他写下四五部部长篇青春小说和一百多首优美的诗歌。

他的本职工作做的也很好,有着完美主义气质的人,往往不允许自己有半点的懈怠。只是,只有在谈起文学的时候,他的双眼才会灼灼有光,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变得与众不同。

他很有灵气,早起滴露的一朵野花,墙角里避风的安静花猫,和青石街叫偶尔响起的车铃滴,都能令他心生喜悦,百般有感。

他说,如果一个人,失去对美好的感知,对生活的喜悦,那跟木乃伊有什么区别?

然而十年后回家乡再见到他,往日清瘦的少年已是大腹便便的工厂部门领导,开口便是淡然敷衍的客套,动辄便是请客吃饭KTV桑拿的轻车熟路,迎面而来的腐落气质令人觉得他仿佛身中世俗的毒瘴。

他也会偶尔动情的叹气,年月就如同温软的沙发,你坐的久了,便会深陷其中不愿抬起屁股。如今的他,没有热情,没有悲欢,即便听说升职加薪,仿佛也是一件与他无关的事。

他说自己在午夜也会偶尔对着窗外的暗蓝天空心动,也会惊喜于一颗星的明暗,但是更多时刻,他却只能由得疲长无力感肆意攀岩,于是,手中的遥控器摁了又摁,最终茫然的睡去。

十年的光阴,他功成名就,家庭美满,只是,他不再有心动,不再有惊喜,他活成了自己曾经最不喜欢的那种人,他成了自己口中会呼吸的木乃伊。

3

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事,莫过于可以从最平凡的柴火堆里变出玫瑰花。我最近认识的一位年轻妈妈,就是如此拥有如此美好品质的人。

她是全职妈妈,工作就是照顾孩子、洒扫烹茶,顺便为男人擦亮每一双皮鞋。熟悉的开场套路听起来,你会觉得这将又是个标准的怨妇生成记。

但她不是怨妇,她是所有人的开心果。

她整日嘻嘻哈哈,早中晚三次写日记,记录生活中的开心事,她为全家准备的三餐,不知用了什么魔法,居然花红柳绿色香味俱全。

她带着三岁的儿子去捞鱼,却开心的逮了一瓶泥鳅;她穿着亲子服去逛街,与儿子一人一根冰棍在大街上啃;她突然想出去旅游,便留条给老公,开车奔出百里,然后忽觉兴致尽了,未到目的地便又开车回来。

前不久,她在朋友圈连发了几个哈哈大笑的表情,然后写到:“抢了儿子的棒棒糖,好甜好幸福!”

配图里,她正在沙发里放肆的笑成一团,可爱的儿子萌哒哒趴在她怀里揪她的鼻子。一家三口的浓浓爱意隔着屏幕迎面扑来。

等等,老公出现在她画面里了吗?呵呵,没有,但是不用猜也知道,拍照的肯定是她老公嘛。要不然,她怎么笑得如此花枝烂颤没心没肺?

看惯了皱眉叹息感慨的失落,便会觉得快乐是如此难得。她三十五岁,没有工作,却活成了这个世界的一道光,吸引着所有的美好。

生活本身是没有色彩的,你将它涂成灰白,它就赠予你冷清淡漠,你赋予它彩虹般的颜色,它就还你一根甜甜的棒棒糖。在日复一日的鸡毛蒜皮挖空心思中,你或许忘了你原本还拥有变出玫瑰花的魔法。

4

我经常会听见朋友跟我说,“我好像进入了一种怪循环,日子好无聊,无论怎样都不开心。”

也有网友私信问我,“我对这个世界失去了兴趣,看什么都不顺眼,是不是该看心理医生?”

情绪这个东西,偶尔也会感冒发烧,但它远远没有严重到必须去看心理医生的地步。大多数人缺乏的,可能只是对喜悦的感知力而已。而这种缺失,有时是岁月疲长后的看透世事所致,有时完全是成长中的自我暗示,有时却是被妖魔化的情商所致。

在图书馆偶遇了一位由妈妈领着来读书的小男孩。他手里捧着连环画趴在桌子上偷偷看我,我对他招手,待他坐过来,一页页翻书为他读童话。全程,他紧紧依偎着我,高兴的手舞足蹈,有着抑制不住的童真。

回家途中,同伴责怪我,“你情商太低,男孩的妈妈就坐在对面,你难道不怕被当做拐卖小孩的坏人?”

我对她嗤之以鼻。如果情商是要割断自己与这个世界的热情亲近,变得百般顾忌各式猜度,以至于将自己变成一个冷漠的人刀枪不入的人失去感知力的人,那么此种情商不要也罢。

这个世界有很多不公平,但有一点是公平的,那就是无论贫穷或是富贵,无论健康或是疾病,无论是胸无大志或是满腹理想,都要在世俗的烟火气中走一遭。

若你无法用热情去感知喜悦,便只能收获忧伤;若你无法用真心去感知爱情,便只能收获孤单;若你无法用笑容去感知岁月,便只能收获没有声响的衰败。

可是若你有足够的热情、足够的真心和足够的善意,你就一定能拥有全世界最惊艳的那朵玫瑰花。

那是在生活的柴火堆烟火气里绽放的玫瑰,你的独一无二的玫瑰。

赞 (19)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