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看到的,才是真相

你没看到的,才是真相

文 / 雾满拦江

(01)

先说个故事:

二战时,有位教授奉命服务于军方。

当时,起飞交战的盟军飞机,被德军飞机打得满是弹洞,返回时无不是伤痕累累。飞机的中弹位置,并不均匀,但多是分布在机身上。

有一次,将军们开会讨论这个问题。所有的将军都认为,机身目标更明显,更容易挨子弹,所以呢,应该在机身上加厚钢板,保护灰机……

取得共识,将军们正要拍板,这时候教授说话了。

教授说:闹,你们错了,应该在飞机引擎上加厚钢板,而非在机身。

搞笑,众将军嗤之以鼻孔:引擎上弹孔最少,或是根本没弹孔,弹孔都在机身上啊!你居然想往中弹最少的引擎上加厚钢板,你神经啊?

教授慢条斯理的道:你们这些象尊贵的猪一样蠢的将军们,请动猪脑子想一想,为什么引擎上中弹最少涅?

对呀,为啥呢?

因为,教授说——引擎中弹的灰机,根本就没回来!

都它娘滴坠毁了!

所以,你得加固引擎,才能让灰机安全的回来。

啊……将军们目瞪口呆:真的耶……

——这个故事告诉俺们,你看到的,并不是真相。

你没看到的才是!

(02)

几天前,网络上热烈讨论教育资源失衡问题。

观点是比较一致滴。

——观点之所以一致,是因为大家就看到的现象讨论。现象摆在这里,大家看到的一模一样,观点想不一致也难。

但偏偏有个微弱的不和谐声音。

它看到了公众没有看到的。

这个声音说,大家都认为,北京上海是亲生的,考分很低就可以入读北大清华,而其它地区的孩纸,拼老命才堪堪达到目的,难道教育口的人,全都瞎了眼吗?为啥子要刻意营造这样子的不公平呀?为什么呀……

但实际上,北京上海那些轻易摘取北清桂冠的孩子,他们的父母,多是通过自身努力,考入名校留在北京上海的。这些孩子的素质并不差,再加上家庭对教育的重视,决定了他们自身也很优秀。

还有还有——乡土地方,但凡出个名师,就会被北京上海立即挖走,这些名师麋集于大城市,他们共同的特点是,能够把极复杂的问题,讲述得简单明白。

名师,就是这个样子的,他们把复杂问题简单化,把超级难的题,弄到简简单单。于名师座下熏陶的孩子,习惯于化繁为简化难为易举重若轻,久而久之,自己都产生了错觉,以为自己每天净做些简单题……

相反,还未成为名师的,会把极简单的问题,说得异常复杂。而复杂问题,更是复杂到了无以复加。这就让人产生出错觉,以为自己每天演算的都是超级难的题——但实际情况,可能恰恰相反。

这个看待问题的视角,与二战时获得返航机会的盟军灰机,是同一个道理。

——拼考名校的孩纸,就好比一架架战斗机,大家只看到他们身上最残酷的一面,而更残酷的,却被所有人疏失了。

(03)

人类的思维,是极古怪、极古怪的。

有个故事,大家已经是耳熟能详。说的是早年间的福特公司,有台电机出毛病了,工程师机械师什么的,都没得法子,最后请来了物理学家、电机专家斯坦门茨。斯坦门茨在电机上又听又摸又闻又嗅,最后在一个地方划了条线,说:就在这旮旯,把漆线多缠绕16圈。

福特公司依法照行,果然,电机问题应刃化解,又突突的正常工作了。

然后福特公司问斯坦门茨:你这个……肯定不收费吧?

斯坦门茨曰:不收……才怪,这次咱们优惠,只收1万美元。

我擦,你竟然敢要1万美金……福特公司惨叫起来:你太黑心了,科学家吗,就应该无私奉献,就应该只求付出不计回报,咋还好意思要钱涅……而且还要这老多。你说,你就是划了条破线,凭什么朝我要1万美金?凭什么?

凭什么?斯坦门茨笑了,写下账单:划这么一条线,收费1美金!

知道在什么地方划这条线,收费9999美金!

(04)

——斯坦门茨的故事,人人都知道。

而且,最近网上还有篇微信,说这位斯坦门茨,在一家小工厂工作,福特公司诚邀斯坦门茨跳槽,斯坦门茨断然拒绝。因为他是在落魄情况下,幸得那家小工厂收留,做人不可以忘本,所以斯坦门茨拒绝跳槽……诸如此类。

但我们关心的,不是这个。

而是——二战时的盟军将军们,为什么想不到引擎中弹的飞机没机会返航?北京上海的孩子,素质未必低,为什么连他们自己都认为自己渣?还有这家福特公司,为什么在最初意识不到斯坦门茨的价值,还要抬杠过后才醒过神来?

答案是:因为人性!

人性,让我们疏略智慧本身。

(05)

先来说说,二战时盟军的将军们,何以想不到引擎中弹的灰机回不来的事情?

将军吗,都是些铁石心肠的人,一声令下让别人去死,眉头都不眨一下。慈不掌兵,义不理财,战争玩的就是残酷,心肠太软,就别出来混。

所以这些将军,心里有个简单的存活率比例,甭管前线死了多少,还活着的,就得继续给老纸打,军方为了让将军们更冷酷的下达命令,有专门的优恤部门,负责善后。

所以将军们思考问题,为避免情感因素扰乱判断力,只能是从抽象到抽象,只看生还者,只看到局部。

而教授却不然,教授看问题,是从具体到抽象——他眼睁睁的看着年轻的战士,意气风发爬上飞机,去时一大群回来零星几个,教授的心,几乎是崩溃的。

将军只看到生还者,而教授却同时看到生还者与死者。

所以,教授要想的问题,不只是生还者是怎么回来的,还要考虑,牺牲者为什么没能回来?

教授的思考范畴,比将军们多了一部分。

这就让教授,看到了将军们极力回避的真相与答案。

我们常说,智慧就是慈悲之心,冷酷的将军们失去慈悲,就失去智慧。

(06)

再来看何以许多人无视北京上海学子的优秀,这个原因也简单——残酷的资源挤压而已。

如前所述,优势资源向大城市集中,这资源也包括了最优秀的人才。

大城市虽然增长速度快到了吓人,但仍是杯水车薪名额有限,许多仍然停在本乡本土的的人,也同样的优秀,但优质教育资源的稀缺与不足,导致了公众的思维陷入管窥状态。

这种现象,导致了公众看待这个问题,始终是从抽象到抽象,无法浮上具象的表层。

但是,乡野的孩子考入名校时,他们震惊的发现,北京上海的孩子未必素质就差于自己。这个发现,使得他们的思维,从具体到抽象,形成一个完美的思维流程,于是他们说出了公众所疏略的事实。

但这只是问题的一个侧面,我们看问题的视角,也仍然不全面——造成这一切现象的,多半原因是层级社会的强大竞争压力,徜如果教育能够去中心化,有更多的院校,更多的优质师资,更多元的人生出路,这个问题才会自然而然的消解。

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公众的思维局限,也才有可能打开,才能形成更具知性的社会共识。

(07)

再来说说福特公司的老案例。

当年的福特公司,何以会质疑斯坦门茨的收费标准呢?

首先是斯坦门茨当时的收费,真的很吓人。

1万美金,现在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数目,但在事件发生时,福特公司的工人月收入,尚不5美金。总之当时5美金很值钱,就为这5美金,已经让美国最优秀的工人和工程师,趋之若鹜了。

斯坦门茨一张口,就开出几近一个福特工200年的收入,确实把福特公司吓到了。

虽说斯坦门茨要价超高,但这个价格却是绝对合理的。

而福特公司之所以要跟斯坦门茨抬杠,只是他们已经习惯于廉价的知识,突然间跑出来个较真的,当然会诧异。

——对斯坦门茨开价的低估,一如现在我们的公众,对最优秀师资价值的低估。顶尖人才都具有种不可思议的能力,斯坦门茨能把复杂的技术问题,以一条简单的划线来解决,最优秀的老师,能把超级难的怪题,分析得浅显明白。

复杂问题简单化,是非同一般的大本事。但这个本事,恰恰掐在公众认知的盲点上。

许多人,听人家把话说得明明白白,就以为自己聪明——实际上,并不是听者聪明,而是能够把复杂问题说明白的人水平高。

一旦我们明白这个道理,就知道该如何让自己更聪明、更富有智慧。

(08)

我们日常的思考,如果能把握这么几个要点,那你就会让人刮眼相看,也会让自己,成为一个睿智的成功者。

第一个,能把具体问题抽象化,总结出事物内在的规律。

第二个,能把抽象问题具体化,能用原理解决现实问题。

第三个,能把复杂问题简单化,找出纷繁杂乱之后的法则。

第四个,还要能把简单问题复杂化,全景俯瞰问题之后的规律世界,再回到第三步,复杂问题简单化,你就会对纷乱的世相了熟于心,处理起问题来直如厨丁解牛,顺风顺水了。

最后要说的是,如何做到这几点。

(010)

具体问题抽象化,这是最容易的。这是人类思维的共有特点,小朋友在成长时,自然而然就会这样做——但小朋友跟专业人士差别是,差错率有点高。

要做到具体问题抽象化,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不能只盯着问题本身——必须要看到问题的全局。

赞 (47)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