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出租罢工乐坏当地人,哪位猪队友出的好主意?

青岛出租罢工

当要挟不能成为谈判的筹码,当躺地打滚也无法引来人们的同情时,这个行业就该认真思考一下自己的问题了。

继青岛38元大虾事件之后,青岛出租车司机罢工再次冲进了舆论视野:为抗议网络约租车和私家车营运,青岛出租车司机自6月15日起开始罢工,并计划罢工5天。

不过,估计谁都没想到,青岛出租车这次罢工,居然罢出了新的效果:青岛市民惊讶地发现,路不堵了,出行那叫一个畅快。小伙伴们在微信、微博里简直撒欢了,纷纷给出租车司机点赞,有人说,“困扰青岛多年的堵车问题,终于就这样解决了”,有人说“希望青岛成为全球首个没有出租车的国际化大都市”,还有人说,“能不能多罢几天?不,多罢几个月也行”……

是不是感觉有些画风不对?出租车罢工,难道不该是半座城市的交通都瘫痪吗?难道不是该众人哭着喊着求出租车大叔们复工吗?哪能这样,大家居然还拍手称快?这届青岛市民素质真不行。

青岛出租罢工

不过,别把青岛市民的揶揄当成笑话看。戏谑背后,虽有对出租车司机抱残守缺、拒绝时代前进想法的嘲讽,也是对青岛出租车行业服务态度长期不给力的抱怨。

说实话,没去过青岛,可能很难体会青岛的出租车有多难打?海边?不去!市政府?不去!太堵的地方?不去!太偏的地方?不去!只要是他们感觉稍微偏、远、别扭的地方,或者影响他们赚快钱的地方,就不爱去。至于绕路、抢道,外加车厢里那股特有的被窝味儿,已经让很多市民、游客,对青岛出租车“累觉不爱”了。所以,在快车、专车推出之后,出租车的生意越来越淡,终于要不得不以罢工、用钢珠攻击出租车同行的方法,来为自己的利益做最后的挣扎。

只是,选择此时罢工,显然不是一个好主意。我真想知道,这是哪位猪队友,给出租车司机们出了这样一个馊主意。此时罢工,一来,滴滴、优步早已占据了半壁江山,即使没有出租车上路,人们出行也不会觉得有多么不方便。

二来,这简直是将自己的用户推向快车、专车的怀抱。本来有些人对滴滴们可能还很抗拒,这下好了,出租车不是罢工了吗,很多不得不打车出门办事的人,是不是会想装个滴滴、优步试试?我估计最近这几天,青岛市内安装各打车软件的人数会有所增加。而且,滴滴、优步最近一直在青岛搞活动,出租车大叔们这时候罢工,不等于把媳妇养胖了亲手送给隔壁老王吗?

青岛出租罢工

青岛出租车司机用自己罢工不赚钱的惨痛事实,亲自为全国的出租车司机们示范了一把,在互联网+时代,离了出租车,貌似还真没啥大问题。当要挟不能成为谈判的筹码,当躺地打滚也无法引来人们的同情时,这个行业就该认真思考一下自己的问题了。

事实上,今天出租车司机的愤怒,一百年前的马车出租车司机也经历过。

1896年,底特律市交通局约谈了亨利·福特,指出福特制造的一种叫“汽车”的交通工具违反了法律法规,属于违法上路,势必冲击正常交通秩序,损害马车等行业的合法权益……此前据报道,汽车喇叭发出的“滴滴”声,令马匹惊恐不安,马车协会号召罢运,并发生了部分马车夫上街砸汽车的骚乱。

1897年,德国斯图加特的马车出租协会会长怒气冲冲地冲进市政大厅,对市长说,你再不下令禁止那个叫做汽车的怪物上马路,让那种怪物不断地惊吓我们的马,我就下令全市的马车罢工。时至今日,我们谁还能在马路上见到马车?马车只是给语言世界贡献了一个词——“马路”而已。

出租车司机的遭遇和当年的马车夫何其相似?就像当年马车夫惧怕发出“滴滴”声响的汽车一样,谁能想到,今日终结出租车风光日子的,居然是另一个叫作“滴滴”的怪物,这也算是马车出租行业的隔代“复仇”吧。

长久以来,出租车司机之所以拒载、挑活、态度差,日子过得还不错,根本的原因在于他们一直缺乏竞争。如今网约车来了,即使出租车师傅没白没夜地干,可能还不如那些私家车主弄个软件、接单活赚钱多,他们有理由出离愤怒。在关涉饭碗的问题上,罢工向政府、公司施压,或许也真是这群底层的汉子唯一能想出来的主意。

可时至今日,在互联网商业繁荣与技术革新面前,我们谁都明白,出租车司机的反抗已无法扭转乾坤。出租车司机即使肉身再强壮,愤怒的火焰再高涨,在时代与新技术面前,任何反抗都会显得像螳臂当车,有些自不量力。

同时,也不得不说,出租车行业的改革也已没有退路。政策一天不出台,不将网约车“扶正”,出租车司机的被剥削感、不公正感就会始终存在,而其与网约车之间的爱恨情仇大戏也会不断上演。

这次青岛出租车司机的演出有点难看,不知道下次其他城市的演出是否精彩?

赞 (23)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