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适合自己的交际圈

找到适合自己的交际圈

文 / 杨熹文

我所以为的人世间第一大痛苦,就是处于一个不适合自己的交际圈。

几年前我开始了国外的生活,最初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新鲜的,奥克兰正是个膨胀起来的移民城市,一半是海滩丛林大草地,一半是商场饭店写字楼,二十万华人有十七万都选择定居在这里,我也曾是其中的一分子,在踏上这片土地的最初,贪恋着它的好。

可日子真正踏实下来,我开始在学校和打工的地方穿梭,身边一同学习和工作的朋友多起来,渐渐我也有了固定的交际圈。人常说在异国他乡,能遇见都是缘分,然而那时我身边的大多数缘分却让我时常觉得努力无益,人生艰难,梦想处处碰着壁。

那时我读书的学校,很多同学都在期待把学历作为绿卡的通行证,一张毕业证比学习的过程更加重要。一些人常常逃课去打工,期末时再用打工的钱去交下学期重修课程的学费,如此往复,两年的课程延伸到三年;坐在我身后的姑娘,每一次交作业前都要把我的那份拿过去抄,我拒绝后她翻着白眼说“真不够意思呀!”甚至我那一向不愿意听课的同桌,在我奋笔疾书记下黑板上一切时,他居然把我当做怪物一样看,“你怎么要听得那么认真啊?那么刻苦干嘛呀?”

那时我打工的地方,一个三岁孩子的母亲,婚内出轨,每天无暇顾及老公和孩子,在外假扮天真少女,每次风流过后总是拉着我问她是该选择婚姻还是爱情。另一个同事,刚刚拿了绿卡,恨不得满城皆知,整个身体满溢出来的自大,让我每天抬起眼睛就能看见他那两只四角形的鼻孔;一个家境富有的姑娘,每周来打几个小时的工体验下劳苦人民的刺激,每一次见面都用一副“我这是为你好”的表情劝说我,“这么苦就回国呀,你这过的什么日子?”

那时一起租房的男孩,总是喜欢戳穿我的贫穷,看我脸上无处可藏的困窘;高傲的女房东,看着我停在外面的车子和身上的衣服也对我下了定义,从此总是一副唯恐我突然交不起房租的表情。甚至那些我自以为是同路人的朋友,也让我一颗滚烫的心摔进冰雪地,我听着她们说“你又胖了!”“你跑步能坚持下来吗?”“出书哪有那么容易,你小心对方是骗子!”

那大概是我奋斗路上最黑暗的一年,也是最无收获的一年。我处在一个非常热闹的交际圈,却时常觉得孤独,此后的我才意识到,人能体会到的最深刻的孤独,不是你的周围空无一人,而是你站在拥挤的人群里面,而眼前却看不到一个同类。

在我那一年的交际圈里,没有一个人是喜欢读书,跑步,写字的,大家更看重的是,“你有绿卡吗?”“你有多少钱?”“身边有没有什么劲爆的八卦?”我至此学会闭上嘴巴,不愿意把自己的生活和任何人分享,也决不想与谁发生半点的关联。

可当我去跑步,去读书,去写字,去拼命学习,去奋力赚钱,生活中却依旧没什么美好的事情发生,我似乎隐约看见从那黑暗里,投射来的一束束目光,在期待我在哪一刻摔倒,然后关切地走过来和我讲一讲他们的“早知道”。

我是个很努力很努力的姑娘,一直坚信这世上一切美好的东西,靠努力,就会得到。可我也是一个情绪很不稳定的姑娘,很容易受到身边人的影响,那些来自交际圈里的负能量似乎穿插在我生活的每个缝隙中,让我无时无刻不处于焦虑中,甚至能闻到一股腐烂的气息,就从我那原本圣洁的梦想表面飘过来。

我开始无数次怀念大学时代,那时身边的每个人都有所向往,在朝着光明的地方奔跑,一切看起来都充满希望。而眼前的这些负面情绪,无论多湛蓝的海水和多炫目的餐厅都无法令我开心起来,甚至让我几次在放学或者下班的路上哭出来,我觉得奥克兰没有一处光明的地方肯接纳我,我也恐惧着,自己也许再也过不上那种想要的生活了。

终于有一天,我辞掉工作,打包行李,告别朋友,搬家到另一个城市,这个举动在别人看起来一气呵成,只是冲动的产物,然而我却为这样的决定酝酿了许久的勇气,逃离奥克兰似乎成为我远离负能量的唯一选择。

我在新的城市里定居下来,那三个小时的颠簸路途和毫无定数的未来都让我心生恐惧,然而我却没有预料到,这次逃离,竟然成为了非常有价值的一次决定。

我至今已经在这个城市中居住一年零两个月,摇摇晃晃做过几份工作,朋友三三两两地结交着,交际圈再一次被建立起,和几年前不同的是,我很开心地发现,在我如今的交际圈中,生活着这样一群充满希望的朋友:

每周学习中文已经坚持一年期待今年去中国旅行的韩国小妞;

玩冲浪,跑马拉松,每年远行一次的三十二岁的单身姑娘。

四十岁重返校园四十三岁成为高薪护士的两个孩子的妈妈。

六十岁还在穿比基尼晒日光浴活得非常美丽非常潇洒的大妈。

……

我就是在这样的交际圈里,度过了自己最有所成就的一年,不得不承认,朋友的同化作用,太强大了。我无法想象自己在一个负能量的环境里,是否还能坚持着读书,写作,跑步,以及其他有意义的活动。很多时候,朋友就像是一扇窗户,你打开某些窗户,会发现“天气阴沉,暴雨将至。”而你打开另一些,却会由衷地感慨,“阳光充沛,生活真美好,这又是充满希望的一天啊!”

一个国内的朋友和我说过这样一件事,她说自己刚工作的时候,为图便宜把房子租在一个老旧的小区里。住在小区里半年时,听说的盗窃事件已有好几起,每天回家时都提醒吊胆,总觉得小区里的每个人都对自己有企图,房东也常常苛责用水过多,合租的两口子总是大打出手,偶尔搭同事的顺风车回来,小区楼底下坐着的老太太们就已经拿出批判的架势,觉得她是被谁金屋藏娇的姑娘,津津乐道着她的来头。

后来朋友忍无可忍,咬牙拿出一半的工资,在公司附近的白领小区里租到一间房,新的小区奢华很多,花园凉亭娱乐设施一应俱全,并且这里每天早上五点钟开始就有人跑步,大家进电梯时点头寒暄,隔壁的邻居常常送来自家腌的咸菜,一起合租的姑娘备战考研满身鸡血。

她说,“每天早上起来,告别家中端坐在书桌前复习功课的考研生,从小区走出去,看着那些刚刚跑完步大汗淋漓的人,还有那些打扮高雅准备去上班的高级白领,都觉得这一天是充满希望的。”

与此同时,我也想到自己近来的经历,最近去不同区域的健身房里运动,发现同一家连锁健身房里,其中的景象竟然大不相同,在同一个城市中,一个相对发达的区域里的健身房,人人都抓紧一切时间运动,不肯浪费一分一秒,这让我也丝毫不敢松懈。

而在另一个相对落后区域的健身房里,时常有几个男人偶尔练几下哑铃,然后懒懒散散地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专心盯着女人的屁股看,整个健身房内的气氛让我无心运动。再想想从前自己逃离交际圈的经历,就不难理解,周围环境对于一个人有着至大的影响,一个人的生活,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身边人的生活状态。

从前的我很天真,总是这样想,一个人只要信念坚定,不管在哪里,都能成为自己喜欢的样子。

现在的我依旧很天真,但却这样想,一个人除了信念坚定,还要找到适合自己的交际圈,和同样充满正能量的朋友一起努力,这样才能更快地成为自己喜欢的样子。

赞 (5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