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感谢你能来,不遗憾你离开

很感谢你能来,不遗憾你离开

文 / 初小轨

01

昨天一个读者说,她刚从一个同学口中得知,她关系最好的姐妹今天生了一对双胞胎,但是她连自己姐妹什么时候结的婚都不知道,大学时候她俩好的,一个来大姨妈,另一个二话不说就跳下床去给对方洗内裤。

可是现在却像两个擦肩而过后老死不相往来的冷漠逼。好心塞。

为什么我们会走着走着就散了?

之前我在报社上班,有一个跟我关系特好的姑娘。

我们同一批进入报社,一起经历过残酷的六进二淘汰赛,晚上睡一个寝室,谁早起就偷偷帮对方作弊签到,用对方的腮红,吃对方的栗子,换衣服的时候一言不合就要比比谁的胸更大。

一年后我决定辞职北上,拉着行李箱站在报社门口前跟同事们一一作别,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儿,后蹬腿拽着我的胳膊,像个小朋友一样哭得“嗷嗷”叫,问我为什么这么狠心丢下她。

我当时心头一颤,难过的要死,觉得这辈子可能再也不会有这样真心待我百般依赖我的闺蜜了,我像是哄媳妇一样一脸严肃地告诉她,我走了之后,会每天给她打一个电话,而且将来一定还会来看她,乖啊,别难过了。

第一个月,作为一个玩命血拼的北漂狗,我每天晚上不管忙到多晚都要给她打一个电话聊聊鸡毛蒜皮的八卦,她起初总是在电话里说着就想我想得哭起来,后来慢慢地就能笑着跟我说晚安了。

第二个月,我有一天加班到很晚,一着床就像散了架子一样,我告诉自己就眯一小会儿就起来洗漱跟她说晚安,结果没脱衣服没洗漱一合眼我就睡过去了,第二天我一起床就赶紧打电话给她解释,她在电话里一愣,说,我了个去,你吓我一跳,以为多大个事儿呢,你至于么这么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

6年之后,我们有彼此的微信,但是现在我们连点赞之交都算不上,我们存着彼此的电话,但从来不敢打,因为已经完全不确定是否还能打得通。

我们无仇无怨甚至连别扭都没闹过,只是一个不问,一个不说。

打败我们的不是背叛,而是自此天涯两隔,你的余生恕我未能继续参与。

02

在山东工作过一段时间,跟一个男设计师三观合,节奏对,纯洁的革命友谊羡煞旁人。但凡我扔给他一个文案,不用我废话,分分钟就给出我想要的设计。

有段时间我经常因为起晚了吃不上早饭,他每天都买两份早餐往我桌上扔一份;我家里买的壁画需要打洞,他带上锤子就冲到我家帮忙。

好事儿的同事就说,我靠,就一对狗男女。我们就一起嗤之以鼻,说,滚蛋。

我妈说,毕竟是异性,还是保持点距离吧,否则招人闲话。我说,别这么封建,就是好哥们,管别人怎么说。

后来我分管华西大区,经常出差,在办公室里待着的时间屈指可数,跟他的工作交集越来少,不知不觉就好像不怎么来往了,偶尔碰上,笑着打个招呼都觉得尴尬。

我妈住院那阵儿,突然问起我来,好久没见某某某了,你们不一起玩了?

恍然发现,我们的关系,什么时候起,早就已经从“我有个特好的哥们,沦落到了我以前有个同事”。

《山河故人》里说,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迟早是要分开的。

有时候想起来这些走着走着就失散的朋友,心里难免感伤,那些记忆明明还历历在目,现在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各自淡若天涯不再联系。

有朝一日在大街上看到一个人,说话的傻逼腔跟你真像啊,那一刻想要打电话告诉你,却发现,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03

《后会无期》里有一段,周沫说:“记得啊,要是以后你们还混得不好,可以来找我。”胡生说:“混得不好就不能来找?”周沫说:“混得好,你们就不会来找我了。”

听着是不是好心酸?其实现实更心酸,不管混得好不好,好多人都注定跟我们再见不见。

我们来到世上,无论选择了平淡居家,还是选择了勇闯天涯,有些人离我们远了,就会离另外一些人更近了,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儿。

你是我的好朋友,但你将来还会有其他的好朋友,以前你跟我比谁喝的多,将来你也会跟别人比谁尿的远。

有些朋友,不知不觉就疏远了,可能我们连原因都不知道。

就像我们年少时对某个人,一念起心生欢喜,一念起又嗤之以鼻。

两个人,在一起舒服就在一起,觉得不爽就痛痛快快谢过对方温情款款长别离。

我们没办法为任何感情做一个终身定调,你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就不许变啊?

以前我还说非你不嫁,你不也说非我不娶呢么,如今不也都搂着各自的新欢逍遥快活地夜夜都上天啊?

记得张学友的《秋意浓》吗?

“只因人在风中,聚散不由你我。”

04

前段时间,大理地震,半夜2点,床头一颤,1分钟后我就接到一个奇怪的信息,我一看,是一个从09年猫扑时代就看我写东西的老读者,当年我刚出道,争强好胜嘴皮子不饶人,写东西绝不留余地,蛮横霸道一言不合就撕逼。

尽管如此,他跟100来号死忠粉自发建了个群,看到谁要是在群里说我的不是就要玩命跟人撕逼,才不管是不是我真的有错。后来我弃文从商,再后来我重新拿起笔杆子全职写作,这期间他好几年都不曾冒个泡泡。

但在大理地震的第一时间,他第一个突然冒出来。

问我,没事儿吧?

时间是一种很残酷的东西,它只会冲淡能够冲淡的,但也会洗尽铅华帮你留下该留下的。

所以,无论我们虎落平阳终陷落魄,还是一朝显赫半生荣华,朋友都越来越少,剩下的也越来越重要。

很小的时候就有人告诉我人走茶凉,也有内心强大的人说道不同不相为谋随他去吧,但是每个出现在我们生活轨迹里的人,都有着自己的使命,有人教会你别把过去看得太重,有人告诉你无论你做了怎样的决定他都懂。

没必要对物是人非耿耿于怀,也没必要分开了就恶语相向诽谤中伤。

一句“你变了”,伤人又伤己。路太长,人在换,我们就是要变,变好,或变坏,都是一个人活着的常态。

这辈子,相遇一场,只要各自安好,联系不联系都不重要。

所以,这一路,很感谢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赞 (28)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