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只是不知道如何用对的方式爱人

我们只是不知道如何用对的方式爱人

文 / 艾明雅

去年夏天有个男性友人出差,在某个等人的时刻,酒店大堂咖啡吧遇到一个女孩。他去了一下洗手间,对自己说:如果回来的时候,这个女孩还在那里,他就去攀谈。

回来的时候,她不见了。

他对我说:那一刻心里清楚,一个未知的世界消失了。

我居然被这个清浅的故事感动,因为在这个故事里,有心动,有起念,有来回,有遗憾,这三分钟,就已经足够称为一场爱情了。三分钟,我们可能不过点个盒饭的时间,居然有人遭遇了一场爱。

但倘若你问他:那一刻,你觉得自己是爱情吗?

他却一定会很不好意思,拒绝承认。因为这成熟世界,太感性往往显得自己很弱。如果一个三十五岁的男人,对一个陌生女孩产生好奇,第一反应是压抑,而不是认识她。

不止男人无趣,一位同行说,他经常愿意待在小说的世界里,那里面的姑娘,永远是明媚的,喜怒有常的,善解人意的。于是男人们有使不完的劲头,花不光的青春,挤不尽的坏水,可劲虐,放胆爱,歇斯底里的杀身成仁。如果有得选,他不愿意从故事里出来,正襟危坐地装着,循规蹈矩地爱着,贼心不死地活着。

我在他这段下面回复了一句歌词:爱情是来来回回情丝一丝又一丝,至此生你我阔别时。

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上的男人,是不是远远比我们想象的,更渴望爱情。

说出这些话的人,大概都是发现,现在的女人太“淡”了。淡淡地回应着,漫不经心地撩着,于是终于互相耐心全无,谁也不觉得谁是必须要爱的那一个。因为她们都独身在这个城市活得很好,又凭什么认为,他就是需要我天雷地火的那一个。

当一个人懂得,爱是为了修复我们与身俱来的破碎,他才会知道这件事对我们而言有多重要。

这个时代,太多女人的世界开始无坚不摧。你看起来,她们有自己的世界,有自己的房子车子,有自己可以填满的闲暇,而她们却不自知:所做的这每一件事,其实都是在替代爱情本来的功能——

修复。

女人那么圆满,男人束手无策。他要修复什么?他走进你的世界只能是多余。

她们迅速升级,自己也很疑惑,为什么就这样既不相信爱情,也不期待爱情了。

因为武志红老师曾说:此生,我们有两次机会新生。一是脱离母亲的子宫;二是寻找到那个恋人。

你已然新生,于是爱情成了多余的事情?果真如此吗?

难道不是,多少次,因为他爱你,却以爱之名掌控你。

多少次,他爱你,却不肯突破舒适区,陪你奔赴更好的世界。

多少次,他爱你,于是以他的要求,去让你成为他臆想的那种对方。

你在这种爱情里失望,于是转念到:对这世间的男人失望。

其实,我们不过是,彼此都不知道如何用对爱的方式,从此干脆:再也不相信。

也有舍不得放手的那些人,最后把两个人的关系用婚姻捆绑在一起,结结实实长成骨血的一部分,最后却发现,你的心种依然有空缺。

因为他们根本不懂,要把自己打磨成怎样的形状,才能填补对方内心的缺口。

我将这些话讲给女生们听,她们有的竟然掉眼泪了。说不是不孤单的,在下雨回家的出租车上,在那些独自在等下吃一碗面的日子,谁不曾想对面作者一个人,可是比起陪伴,她们更要:

懂得。

她们说好想去开一门课,教教这个世界上的男人,要如何去理解女人。爱不是热恋过后对着手机相对无言;爱也不是一扇开场后可以落幕的省事方案,爱是疲惫世界里的责任,和那些再累再苦的时刻,把最大的耐心,留给身边的人。

我说,那就先学会保留“需要”。才仍有希望,把你内心最大的那个缺口明朗化,让人看到。

某个夜色,你突然觉得心情好,良辰美景,想出去散步,这说明你的爱情还在;看见天上的云,你突然觉得想找一个人分享,我认为你的爱情也在。这是一种心境,爱是一场好奇,一个新的人就是一个新世界,不要失去这种能力。

爱如沙尘。不要你以为刚刚建好铜墙铁壁,它就不会挟着沙尘漫天而来,它无孔不入。砂石划过你的城墙,心中刷刷作响。你试图拂去,总有痕迹;你试图迎接,却又空无一物。

那天和一群朋友出去喝酒,有个人对我说,谁谁谁失恋了,我说不可能,我刚刚才看见他在楼下撩妹,全然没有觉得他有什么伤心之处。

朋友笑了:现在,谁好意思坦荡荡表现自己为爱伤心?这就是我们的时代,头天晚上再伤心,第二天也会长出完美的脸面,根本没有痕迹。

于是每当有人问我,你还相信爱情吗?

当然。一个永远相信爱情的女人,面容看起来会比较美。

赞 (13)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