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你的安全感要自己给

姑娘,你的安全感要自己给

文 / 谢可慧

01

林之离婚后,大概有两个多月没打通电话,她也没有发朋友圈,手机的对面一直是“嘟嘟”响着。

前些日子她的电话,让我有些意外。所以那个晚上,无论我有任何事,都统统抛开。

男人确实可有可无,但最坏的结果从来不是他从未到来,而是,你以为和他一辈子,偏偏就是一阵子。

一个32岁的女人突然离婚了,心里就像破了个洞,而自己俨然已经跌入了深渊。

南方的小城很热,开车快到目的地的时候,老远看到林之。黑黢黢的,比之前瘦了很多。

你从非洲回来吗?我问。 她点点头。那两个月,她花了一个月时间难过,一个月时间,一个人去了一趟非洲,去见了埃及金字塔,也去了原始森林,把自己裸露在高温下,然后拼命地花钱。

老谢。她经常这样叫我,她又喝酒,和从前一样,一杯葡萄酒,分三口就喝下,一边喝,一边说上劲。

你看,一个男人要离开你,真的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只要不爱你了,嫌你烦了,就可以离开你。管你是不是还爱着她。灯光下的她,没有落泪,也没有悲伤。我没有说话。

我想,她或许只要一个倾听者。 还好,我唯一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有能力让自己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我可以买自己想买的任何东西,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你有没有记得,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让我辞职在家当全职妈妈,他说,你和我在一起,就是一辈子啊。你看,结果在半路,他就下车跑了。

我点点头。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情绪,只记得那一年,他真的很爱她,天黑会来接,下雨会打伞,撒娇的时候又会拥抱,那辆越野车的抱枕,刻着他们两个的名字。

那一夜,我们喝到饭馆关门。那一年的小姑娘,变成了看清世态炎凉的女人;那一年的男孩子,走去了别人的怀抱,那一年的爱情,已经不知去向。

她走的时候和我说:别人待你千般好,不如自己给的最放心。真的!她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

那时我的脑海中浮出一句话:自己给的安全感,最踏实。

02

是,心移事易,世间万物都会变。落叶枯黄,又何况人心。这一刻以为海枯石烂,下一刻就分道扬镳;这一刻以为会是永远,下一刻,或许相忘于江湖。而你,唯一可以确定,不会离开自己的人,就是自己。

马斯洛曾经有一个定义:安全感是指“一种从恐惧和焦虑中脱离出来的信心、安全和自由的感觉。”

换言之,安全感,就是生理和心理上的安定; 而真正的安全感是什么?是你可以笃定一件事,就是你跨过大山大海,它依旧和你相依相偎;你无需取悦,更不必讨好。

人对于生理和心理上,都是有需求的。来自家庭、来自父母、来自伴侣、来自工作,当然还来自于自己。而某些时候,安全感等同于幸福感。

其实,我会钦佩那些人,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幸福还是艰险,都知道自己的方向,知道自己该拥抱什么,然后扛着自己立足社会的资本,去社会勇敢地搏杀。

03

我大学的时候,去参加拍卖会。舒舒带我去的。她那年已经毕业,接钵了家族企业,去拍卖会,除了去看看自己喜欢的,更是去开拓自己的交际圈。有钱人的圈子,虽说也见识过一二,但至今也唯有一种感觉,就是你根本买不起的一切,人家就跟你去市场里买个菜一样唾手可得。

拍卖会中午有聚餐,一个50多岁的男子,身边跟着30多岁的女人。舒舒和女人笑了笑。

席间,我发现,那个女人总是特别迁就那个男人,帮男人挂衣服,又帮男人擦拭嘴角的饭粒。而那个男人,并不满意,趾高气扬地责怪她没有带打火机,一会又怪她喝酒喝得少,让其他老板不高兴了。

后来,散场后,我问舒舒,这个女人是男人的妻子吗? 舒舒点点头,第二任。心知肚明。

舒舒说: 那个时候,我和父亲来参加拍卖会的时候,女人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长得特别好看,开着一家服装店,打扮得舒服又得体。只是身份并不光彩,但男人追得紧啊。

中年男人对年轻小姑娘是有魔力的,尤其出门在外,她们格外需要宽厚的肩膀和足够丰盛的物质,来坚定自己的决心。而中年男人,会有岁月沉淀的厚重,他们俘获女孩的芳心轻而易举。

那一年,男人给女孩夹菜,撩拨女孩的头发,走哪里都带上她,据说也送他车。 后来,男人和前任离婚,就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了。女人关了店,去了男人的公司。

我一直相信,一个人能否独立,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在家里是否有足够的话语权,而一个人如果没有了独立的资本,某种意义上,所谓的地位和安全感都不过是别人丢给你的礼物而已。

十多年过去,或许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容颜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而对于女人,却是天天年年的转变,而女人,显然已经从原来的花容月貌、高傲的小公主俯身变为了他的随意使唤的太太。

后来,我看到,那个男人在拍卖会上支开了那个女的,让她回宾馆睡觉,而自己不停地要求留一个漂亮服务员的号码。

先不说这个男人是不是渣男这个问题,这个女人就太天真。舒舒说,有些时候,把自己所有的赌注下在一个人身上,本身就是一种冒险。爱情、亲情、友情都一样。

她说完之后,倒没有那么多忿忿,更多了一些惋惜。

再回到舒舒身上,舒舒这些年的摸爬滚打,俨然已经从“她是王总的女儿”变成了小王总,除了管着她父亲的厂,她做外贸,也投资,四面开花。

你可以利用你的资源,但你想获得自由和安全,必须靠你自己。舒舒的这句话,我绝对赞同。

04

我常常有一种感觉,如果有一个人,值得比你自己更值得你相信的,那么,再把安全感啊交给他。而其实,走过千山万水之后,你才会发现,自己多一点底气,便多了对人生的把握,或多或少,而不至于成为附庸,任人喜欢或遗弃。

是,世间万物走得快,你又如何知道,自己能不能跟上别人脚步,而别人又能不能配合你的人生呢?

我们太想要安全感了,获得别人的尊重和世界的主动权。但你要知道依靠别人都是那时那刻,而依靠自己才是一生一世。

姑娘啊,我们可都要明白一件事,就是独立而美好,在许多人的生活里,懂得一个人的战斗,然后翻山越岭,然后去看自己想看的风景,然后白发苍苍……

赞 (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