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见人,少交友

多见人,少交友

文 / 艾小羊

1

在网上看到一个问题:你最近交的一个朋友,跟你认识几年了?忍不住想了一下自己。最近交的几个朋友,几乎都是在杂志社认识的,屈指一算,差不多十年了。之后认识了很多熟人,但能够上升到朋友层面的,几乎没有。

交朋友与谈恋爱真像,精力旺盛的时期就那么几年,随着成熟的到来,自己像一列火车越跑越快,路过的人越来越多,能一起抵达终点的,还是青春年少时,彼此见证了脆弱、狗血、叛逆与努力的人。

这种感受,很多人有共鸣。

“对啊,所以我成了死宅,见那么多人又不交心,有什么意思?”

“年龄越大,维护友谊的成本越高,不像年少的时候,借块橡皮,抄个答案都能成了过命的交情。”

“你看得上的人,不屑跟你做朋友;你看不上的,整天缠着你。”

这些,我都同意。

人越成熟,越懂得珍惜自己,就越会慎重地选择是否把时间与精力花费在维护一段感情上。那些需要输出很多能量却无能量输入的交往,我也十分抗拒,但我不同意因为交朋友越来越难,所以不想要认识陌生人。

友谊与爱情一样,不是生命的全部,而是人生的奢侈品。

每一个买过奢侈品的人都知道,你的衣帽间里,有一个最贵的包,却有无数个便宜的包。它们可能是街头偶遇、旅游的一时兴起、网上独立设计师的手笔等等。是它们让包包这个概念变得更加丰富,也让生活充满新奇感,虽然你投入金钱、精力、情感最多的是最贵的包,但如果你的衣帽间里只剩下那个最贵的包,也就剩下了枯燥、无选择,甚至了无生趣。

2

古人云:行万里路,如读万卷书。我却觉得,如果你时间紧迫,多认识一些有趣的人,也可以达到读万卷书的效果。

熟悉的地方无风景,熟人之间也没有头脑风暴。在关键时刻激发我的人生思考,大部分是偶遇的陌生人。

去澳洲的时候,遇到一对丁克夫妻。太太第一次介绍丈夫是物理学家时,我们都信了。然而,他丈夫只是个退休教师,专注自制飞行器几十年,最成功的一次试验,飞行器升空45米。“45米!”男人自豪地说,女人崇拜地看着他,那气氛不能更感人。

有幸目睹了他们的一次试飞,在城郊的空旷处,那个面目可疑的铁家伙升空的时候,我的心提到嗓子眼。安全着陆后,加起来快120岁的两个人,紧紧拥抱、深吻。

“不觉得很危险吗?”我问。太太兴奋的脸还红扑扑的,认真严肃地说:“与飞行相比,我觉得生孩子更危险。”

这对老夫妻,如果出现在新闻里,我会觉得他们不正常。然而,亲眼见到他们的日常,温暖而又宁静,我开始反思究竟什么叫幸福。

我们喜欢用一种标准来确定幸福,人为设定一个及格线,在及格线上的是好命,及格线以下的则是不幸。却忘了其实每一种幸福都有缺陷,而每一种缺憾也自有它的幸福之处。

我们所面对的压力与痛苦、狭隘与悲观,往往是由这根及格线造成的。当你见识了更多的人,阅读了他们的人生,这根线就会慢慢消失,你开始明白自己所处的是一片森林,每一棵树都有它的阳光雨露。

3

在饭局上,遇到一个花心的直男癌。那场聊天,让我见识了玩世不恭男人的另一面。

原来这个时代,女人虽然辛苦,却是有目标地向前冲,可以选择貌美如花,也可以选择赚钱养家,而男人则承受着单一价值观的压力,只有功成名就、赚钱养家这条独木桥。

有个书店老板,也是公认的怪人。一天能出一百个点子,随时表示要跟你合作,但所谓合作,就是你一个人做。但跟他聊天,是超爽的头脑风暴,在他的书店坐一天,能看到半个城市的文艺老中青三代。

还有永远在恋爱的插画师,她说你们都想找有趣的人结婚,但其实人家真正有趣的人根本不想结婚。

跟这些人谈新奇的话题,我不介意他们的三观与我是否相符,也不强求下次见面谁还能记得谁,但我确信,在当时的那场聊天中,他们是能量输出源,增长了我的见识,拓展了我的视野以及思维的边界。

深交怕奇葩,浅交爱奇葩。我们不要以朋友的标准去要求所有人,以男朋友的标准去要求所有男人。

一本书,没有出人意料的情节就不会促成你的思考,当我们将大千世界中的人,当作书来阅读时,就应该抛弃年龄、人品、身份的偏见,与奇人聊天,跟怪人吃饭。

不必付出真心,只要有足够的真诚。

多见人,少交友,是人生行至某处的一种必然转变。交友是投入,见人是经历。而人生的广度是由路过的风景决定的,你所见到的那些人,就是你路过的风景。

在任何一种关系中深入,既可能收获爱,也可能收获害;当我们足够强大、独立、自信,对于爱的需求就会变得克制,从而避免难堪的伤害。倒是那些人与人之间,意外而突如其来的温暖与火花;因各自成长与经历的不同,而对彼此产生的好奇,构成了我们与他人之间最和谐的关系——聊完各自天涯。

只有心情的投入,没有情感的付出,如此甚好。

赞 (25)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