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在爱里,就在恐惧里

我们不在爱里,就在恐惧里

文 / 周冲

麦当娜在给昔日男友詹姆斯写过的情书中,有一封是这样的:

世上只有两种感觉:即爱和恐惧。

世上只有两种语言:为爱和恐惧。

世上只有两种行为:是爱和恐惧。

世上只有两种动因、两个过程、两种架构、两个结果:爱和恐惧,爱和恐惧。

看到时,觉得麦当娜才华了得,至少,也是一个通透的妙人。

诚然,恐惧与爱,一如阴阳,一如黑暗与光明,从一片虚无中,创造了这个世界。

只不过,它作用于内心,驱使我们,做出不同的选择。

 

比如说,恐惧会导致 → 匮乏 → 忽略自身体验 → 向外界寻求认同和依靠 → 活在他人的价值体系 → 疲于奔命地掌控一切 → 害怕失控 → 更加恐惧。

而爱 → 内心平和、富足、美好 → 自我价值感高 → 不依赖外界来进行身份认同 → 选择最热爱的事情 → 享受过程,淡化结果 → 每一步有每一步的喜乐 → 更加爱和富足。

这两者,就是人类行为的原动力。

它们能激发热情,唤醒创造力,让人意志坚定,遇到困难,会调动洪荒之力坚持下去。

因此,有人说,这世间,往往两种人能赢:

一种是被吓大的,比如虎爸狼妈们养出来的孩子;

一种是被爱大的,比如傅园慧的逗比家庭养出来的孩子。

从结果来看,这好像没什么不同。

但就心理动力而言,却存在天壤之别。

前者,归根结底,是一种自我迫害。

后者,才是一种自我激励。

 

我们应该都见过许多这样的人。

在工作上,疲于奔命,日以继夜,甚至焚膏继晷,做得出类拔萃,优秀得让你想雇人杀了他。

你可以说:这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一切都尽善尽美,就像一只行走的时钟,一丝不苟地活在世上。

你也可以说:简直是男神,看到你,就看到了方向。

但是,你不知道,他需要定时看心理医生。

他的励志故事里,底色是浓浓的恐惧。

他恐惧失败,恐惧错误,恐惧负面评论,恐惧不被认可,恐惧没面子,恐惧光芒不再、赞誉不再……

他被恐惧推动着,无休无止地,咬着牙关,努力下去。

因此,他只是一个成功的奴隶——努力不是主动选择的结果,而是被迫的应对——而不能自我作主的人生,就是被奴役的人生。

 

我有一个友人,也是一个拼命三郎。

他的微信签名是:要么赢,要么死。很有些破釜沉舟、孤注一掷的意思。

理所当然,很拼,很努力,事业做得很牛逼。年轻不大,成就、声望、物质,已让同龄人望尘莫及。

这样看起来,恐惧也没什么不好的。

是的,恐惧会为事业助力。

只是,有一天,他忽然在微信上问我:周冲,有空吗?

我说:请说!

他沉默了很久,终于下决定了似地,告诉我:今天去医院,确诊了我得了抑郁症……

后来,又聊起了往事。

整个童年,都是在父母的“你如果不考第一,就给我滚出家门”,“你如果不考上重点大学,你这一辈子就都没希望了” ……的恐吓中长大,因此,“考第一”、“考重点大学”的重要性,都被放得无限大。

他像西西弗斯一样,推着这块巨石,不断上山,不敢停止,害怕自己被压成肉泥。

父母的控制与威胁,变成他对自己的控制和威胁。

他一直自我施压,自我鞭笞,自我迫害,不断透支,心力耗竭,慢慢地,感受不到爱与希望。

“我对世界充满绝望。”他说。

他的恐惧,变成强迫意念,稍微失控,就紧张焦虑,等到日甚剧烈,最终,心理防御机制就开始启动——抑郁发生了。

由恐惧所驱使的行为,必然导致更深的恐惧;

由爱所驱使的行为,才会导致更自由的爱。

恐惧和爱都具有各自的吸引力法则。

你爱什么,便吸引什么;你所恐惧的,也会被你吸引。

往往,隐藏至深的动机,已经决定了事情的过程和结果。

 

另外再举一个案例。

一个女孩想要减肥,一开始,她也动用了最传统的恐惧疗法。

她在家里贴满纸条:

要么瘦,要么死;

你都已经胖得没朋友了;

你都肥成一只猪了,再这样下去,你都会成为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自我迫害太深,自然引发心理防御。

她迫切地需要多、快、好、省地摆脱这个噩梦。

于是,选择吃泻药,吃减肥胶囊,节食,一周以后,再也无法忍受,放大胃口大吃一顿,体重全部回来。

后来,她学会了抠喉,但是,这个方法,也没有让她瘦下去,相反,因为知道能抠出来,她的暴饮暴食,发作得更加厉害,体重也只是维持最初,并没有瘦下去,而身体,却一点点垮了。

真正的减肥,从她开始接受心理治疗开始。

医生告诉她,你很好,请学着停下自我虐待和惩罚,爱自己,做真正让自己快乐的事情……

她开始思考:我不是自己的敌人,我是自己的母亲,也是自己的孩子。我要像对待至爱一样,对待我自己。

然后,她用一种新的方式,与自己相处。

吃饭吃饱了,就不吃了,因为,再吃下去,就会难受,她不想责罚自己。

她带领自己,走出家门,去散步,去逛繁华的街道,去看戏和听演唱会,像奖励一样,厚待着自己的躯壳。

她逐渐感到身体的轻盈,由内而外的轻盈。

再后来,她开始跑步,并不强求,想跑就跑,也不在乎跑多远……但断断续续持续了一段时间,她感受到了跑步的快乐,那种酣畅淋漓,那种舒服的疲惫,让她觉得很爽。

以后,一直稳定地跑了下去……

带着爱的力量做事,成功总是最轻松的。

半年以后,她有史以来,第一次成功地瘦了10多斤。而她并没终止,在夜幕来临时,都会走出家门,跑上一段。

 

减肥也好,事业也罢,关系亦然,驱使我们去开始的原动力,都是一样的:恐惧与爱。

但不同的原动力,却会导致不同的结局。

前者会让你困在坚硬的“要要要”、“必须必须必须”、“不得不”中,感到无尽的痛苦。

后者会让你在“我能”、“我选择”、“我喜欢”、“我满足”中,感到无尽的喜乐。

当然,恐惧与爱,往往没有绝对的界限,它们可以并存,也可以互相转换,并且永不消失。

该如何应对呢?

1.当恐惧来临,去听恐惧的声音。

去听,恐惧正在说话。

它说自己怕。怕他人,怕自己,怕环境。

聆听之后,修正它,或者利用它,让生活的掌控权,重新回到你手上。

2.只有爱,能带来喜乐。

向外寻求,不管得到多少,恐惧都不会停歇,它会不断变化着方式,出现在生活里。

只有把焦点转向内在,看见自己,就是爱,就是圆满,就是慈悲,我们才能真正喜乐,并一直活在爱中。

赞 (1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