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云金对撕郭德刚:你对我斩尽杀绝,我把你连根掀起

曹云金对撕郭德刚

文 / 雾满拦江

(01)

近日,郭德刚发文称:

该清的清,该驱的驱。所谓的清理门户,是为了给好人们一个交代。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以忠正为本。留下艺名带走脸面,愿你们万里鹏程。从此江湖路远,不必再见。

——另有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

开撕了。

遂有郭德刚前门下曹云金,发超长文《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洋洋洒洒纵横睥阖,披露了多条纵狗仔队掏之不得的龌龊内幕,更有美女记者萌萌哒,看得人民群众爽呆了。

有分教,江湖路远水迢迢,师徒夜行各带刀。相逢不必开口笑,一刀斩断小蛮腰。郭曹师徒之战,双方都在争抢道德制高点,但此事与道德无关——无非不过是人性迷乱,透露出来的,是大时代的规则错位。

与茫然。

(02)

郭曹师徒二人,堪称这个时代的缩影。

许多朋友,也曾面临着郭曹这般的煎熬。

昔年的宗法规则,还能否通行无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又该如何界定?

你我之间,我们所有人之间,究竟该如何合作?

(03)

以前我有个盆友,在深圳打工。

他每天不务正业,精心计算给老板打工的每一分钟。每天都是准时正点踏进公司门,绝不早来一秒钟,也绝不迟到一秒钟。进门第一桩事儿,就是抓起张报纸杀奔洗手间,在蹲位上一呆就是半小时,这才溜溜挞挞出来。

他在老板手下做了两年,硬是没让老板占到一毫便宜。

老板气得快要疯掉,杀了他的心都有。

两年后,他自己都感觉不太好意思了,就递交辞呈。

老板不批,非要让他回公司一趟。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只好又回去了。

进门,就见老板一张弥勒佛般的笑脸,端茶上水,殷勤的打听,他辞职后去哪家公司?

他红着脸回答:哪家公司也不去,就是不好意思再呆下去了。

然后老板说了句话,吓得他呱唧一声,跳了起来。

老板说:你怎么不自己做老板?

我?做老板?他差点没哭出来:木有资本……

老板说:没有资本怕什么?我给你投啊。

你投我?他再一次的惊呆了:老板你傻呀,不怕我跟你竞争吗?

老板曰:你不是个好员工,但却是个好老板,是块赚钱的料。我如果不投你,才是真正的犯了傻。等到别人发现你,投了你,你再来跟我撕,我岂不是哭都没地儿哭去?现在我来投你,就意味着我左手和右手竞争,哪只手赢,赢家都是我。

他大喜:哪咱们说定了,快拿钱给我……

——现在,当初的老板已经退休,举家跑到新西兰养奶牛。而老板最初投进来的股本,还在他这里发酵增值。每年他都要打大笔的钱给老板,逢年过节嘘寒问暧,老板等于白捡了个孝顺儿子。

这是聪明的老板。

不聪明的也有。

(04)

聪明的老板,谦虚,低调,见人就点头哈腰,常用口头禅是“这事咱不懂,拜托了”。

蠢老板则相反。

蠢老板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视别人为垃圾。

曾认识个台湾老板,就是这样子的。跟我说话时,几乎是指着鼻头骂人:你们大陆人全都是垃圾,不懂合作不善沟通,闭口开口就是不不不!

我:不是的……

台湾老板:你看,你张嘴就是不!

我:不……你妹,还让人说话不了?

有家公司搞活动,打了整版的报纸广告。台湾老板一看就怒了,对我说:无耻呀,你们大陆人就是无耻,这家公司的老板,就是在我这里偷学去的。他只在我这里打了半年工,连主管都不是,就偷我东西出去开公司,和我抢市场,无耻啊,你们大陆人为什么如此无耻呀?

我气不过,提醒他:拜托大哥,人家是个大老板的料子,到你这里连个主管都混不上,你说是你有问题,还是人家有问题?

他说:是你们有问题,你们就是太无耻了。

尼玛……这货,脑壳被自己的执念迷住了,根本听不进人话去。

——现在这位台湾老板,早就被打回原形,仍然是满腹怨气,怒气冲天。而最早逃出他公司的那位兄弟,他的公司广告,几乎竖立在每个中心城市的繁华地带。时过多年公司仍然不倒,这就证明这家伙真的有一手。可这么好的人材,台湾老板硬是无法与之合作,想想也够可悲的。

(05)

——人与人之间,应该保持个怎样的距离,又应该如何合作?

先来点评一下。曹云金超长撕文:

开篇,曹云金缅怀了激情燃烧的岁月,早年郭德刚住大兴枣园,连1500元/月的房租都负担不起。曹云金缴学费饭费生活费,每日里洗衣服做饭,养狗沏茶买菜做家务。

看到这,我哭了。

多好的励志教材呀。

设若郭曹二人没有翻脸,这段往事,会激励多少二货青年啊?

可惜了,这么好的鸡汤,一口没喝就倒掉了。

或许有一天,郭德刚会说:曾有一盆励志鸡汤,放在我面前。可是我没有珍惜。等到打翻的时候我才追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假如上天能够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这盆鸡汤说三个字:我喝你!如果非要在这盆汤上加个量限,我希望的是,一万盆!

但说什么都晚了,据曹云金自述,郭德刚把他赶出去了。

而且是两次。

仇恨的种子要发芽,从此相爱变相杀,眉目情挑全是戏,怨愤如火要爆发。

由是曹云金指控郭德刚授艺藏私——原话是:你给何云伟念《口吐莲花》,我连在旁边听的资格都没有,你们进屋关门,我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掉眼泪。

走到这步,其实双方还是有转寰机会的。

但是他们二人,果断错过了这个机会。

(06)

接下来曹云金揭发郭德刚,诸如收徒费用涨价,德云社没有社保什么的。

CCTV来添乱,搞了个相声大赛。曹云金称他过关斩将,直杀到决赛,郭德刚却突然强令曹云金退出。此事如果郭德刚没个明白解释,我们就可以给他的人品直接扣掉1分。

不希望徒弟火,这个见识,跟我们前面提到的台湾老板,有得一拼。

打铁趁热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曹云金直扒郭德刚剥削弟子,骂人炒作——连死去的人都不放过,何况他与你的人生毫无瓜葛。

这是说郭德刚辱骂因病离世的北京台台长。

值此一剑封喉。

打人要打脸,骂人灭人品——但人品道德,都不过是开胃的小菜。

利益,赤裸裸的利益,才是主菜。

(07)

曹云金说:我当时毫无离开的想法,只是对你们合同的条约心存疑虑,在与你商量,得到你允许的情况下,暂时没有签约,你跟我说:金子,任何时候,任何一家剧场,你都可以演出,这是你的特权,也是我对你的承诺。我当时也对你说:家里任何演出,我分文不取,这是我对你的回报。

终于找到郭曹翻脸的原因了。

就在这里。

——这就是他们的师徒游戏,一个深藏着定时炸弹的暧昧规则。

郭德刚肯定是希望曹云金带头签约的,但是他不说,可能是他希望让曹云金自己主动表现。

曹云金呢,他智力不弱于人,应该心知肚明。但你郭德刚既然不说,那咱就假装不知道,反过来拿话激老郭,逼得老郭不得不把这场戏演下去。

斗角勾心,相互算计。

——商业市场上,最怕最怕的,就是这种事。有话不说,吞吞吐吐,玩到关键时节,再来个总爆发。

所以暧昧不是商业规则,契约才是。

曹云金不愿意与郭德刚签这个契约。

而这是他的权利。

但是他不敢说。

——因为他在一个隔膜于商业法则,普遍性暧昧的环境里。

(08)

现代文明社会,每个人都是独立的,自由的。

不受任何人、任何过时的宗法规则束缚的。

回到曹云金这里,他根本用不着跟郭德刚争什么师承来由,哪怕他是郭德刚抱大养活的,他也有权不签约,可以堂堂正正的对世间说一句:

这是我的权力!

任何人,如果想以过时的宗法相加于他,都是无耻的——说什么一日为师终生是父,说这话的,自己就做不到。不然的话,从幼稚园到小中大学,你这辈子要经过多少个老师?你孝敬了几个父亲?如果你认师为父,置亲爹于何方?

一日为师,终生是父这话,中国人自己是不信的——晚清时,大家玩师夷长技,说的是师夷之长以制夷,可没说过师夷之长以叫爹。

大多数老师,对学生根本无所求,只希望孩子们优秀,桃李满天下,老师心愿足矣。如果一个老师,不说好好教书,却追在孩子屁股后面逼人家管自己叫爹,分分钟送他去精神病院。

宗法时代,讲究个忠字。那是特定时代的游戏规则与财富分配方式。

现代商业文明,讲究的是自由,是顾及到每个人的利益。

曹云金对撕郭德刚

比较一下这两种不同的规则,就知道郭曹翻脸,缘出何故了。

——这是两种规则的决战。

(09)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锅东来,天外飞仙。郭德刚的事业如日中天,这就证明了他同样也是商业高手。

所以曹云金有抱怨——为什么你和所有人,和媒体,都谈的是师徒感情,可转身到我这里,就谈的是一纸冷冰冰的合约?合同里全是束缚,没有发展?

按曹云金的抱怨,郭德刚同时玩两种规则,师父宗法与契约法则,以便维护自己的权益。

哪怕是玩八种规则,也由得他——前提是,曹云金愿意陪他玩。

但曹云金是真的不乐意。

——大家不愿意陪你玩,就表明这个规则不合适。

(10)

现代人的合作,是寻找利益共同点。

有利益共同点,大家就订立契约,一起嗨起来,没有利益共同点,那就笑咪咪等着,不信楼台杨柳月,玉人歌舞未曾归,不信找不到共同利益,不信等不到合作的那一天。

一个人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利益,是幼稚的。

一个人能够实现自我利益最大化,却是顶级的智慧。

此二者的区别,就是对他人利益自我融入的考量。

前所言台湾老板,他心里只有自己的利益,对别人的成就怒不可竭,这种愤怒闭锁了他的智商,让他无法前行。

而我们提到的第一个案例,那位老板知道何时放手,知道如何把竞争的关系,转换成合作。只需要一笔小小的投资,就获得了他人生最大的事业伙伴。这是多么划得来的生意。

与其固执的与人性抬杠,幻想那些拥有自由的人忠于你,臣伏于你,莫如现实一点,冷静一点。切记永远要尊重人性,不要挑战人性。

比对抗更长久、更有价值的法则,是合作。

合作意味着尊重他人利益,意味着成全别人的选择,意味着打开你的心,走出狭隘憋屈的欲念,意味着接纳这个世界,意味着在每个光彩照人的背景之后,堆积着无数的难堪与污浊。而那些,是需要我们相互体谅的。

而非相互伤害。

赞 (12)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