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得了一种叫先入为主的病

我们都得了一种叫先入为主的病

文 / 菀彼青青

01 曾经最讨厌的人居然支持我

最初在培训机构做市场调研的时候,我有个奇葩同事叫谷子,她是个有着精致面孔修长身材的女孩,不仅如此,她还是个工作狂。

初入职场,她是公司里最令人瞩目的员工,每天像打了鸡血一般风风火火的去跑市场,业绩自然而然地蒸蒸日上,而她身边也总是围着一帮自愿送早餐端茶倒水献殷勤的男士。

但我很讨厌谷子,因为她有一次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抢了我的客户。

不止我讨厌她,办公室里很多女生都不喜欢她,背后常聚到一起对她议论纷纷,无非是说她假积极、爱出风头、妖媚不合群,其实是赤裸裸的羡慕嫉妒恨。

我没有参与过这种无聊的讨论,但我不喜欢她,却是真真切切的。我觉得她特立独行的像来自外太空,不知道她为何总是高昂着头,一副爱谁谁老娘只做自己的样子。

但后来有一件事彻底扭转了我对谷子的看法。公司年底要组织一次与客户的互动活动,领导安排我负责写策划方案,我上网调查资料熬夜写出了方案第二天交给领导,活动获得前所未有的成功。在庆功会上,公司总经理热情洋溢地表扬了我的领导,夸他思路清晰方案卓越,并当场奖励他一个大红包。

其实在场很多人都知道方案是我写的,但大家都纷纷鼓掌祝贺我的领导,各种溢美之词纷至沓来令人讽刺。我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一个很响亮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你们都是搞笑专家吧,那方案明明是青青写的,鼓掌鼓错方向了。”

其实我的领导没有恶意,也不想独揽功劳,他只是没来得及说明而已,而且也是有心奖励我的。但谷子在那时候的挺身而出,让我的心里瞬间火热起来,仿佛一块寒冰突然便解了冻,仿佛沙漠中的杨林忽遇春风。

在那样尴尬的情况下,平日嘻嘻哈哈所谓的小伙伴们没有人在意我的感受,没想到却是我曾经最讨厌最看不上的那个人,给予了我莫大的支持。

从那以后我与谷子的关系迅速火热起来,我问她,“当着领导的面儿,你怎么那么傻,大家都知道真相,只是不方便说。你不怕得罪领导?”

谷子高昂着头,斜睨着眼说,“怕个溜溜球啊,大不了开除我,姐人美胸大学历高,到哪儿都能吃口顺心饭。”

如果在两个月前,谷子这幅爱谁谁的傲慢姿态是我最讨厌的,可如今我觉得这个姿态美呆了。

说这话的时候,恰好云开雾散,一缕阳光洒在她头上,娘的,在那一刻,我觉得她真是我的女神。

02 走近,才知爱与恨

电影《我的少女时代》里,单纯的林真心最初也是那样的讨厌着傲慢霸道的徐太宇,但慢慢走进了他的世界,她才渐渐发现他伪装下的可爱和悲伤,才会在青春的迷惘中一直喜欢着他。我相信如果林真心不曾走近徐太宇,她也不会发现真实的他。

最近迷上看《金星秀》,节目里不仅金星的语言风格凌厉,连嘉宾都变得真实。以前我很不喜欢伊能静,觉得是她背弃了爱情背弃了婚姻,是个典型的绿茶婊。但看了她的访谈,我竟对她有了一丝同情。少年的颠沛流离,一生都在寻找爱情,为了幸福她付出了很多,没有哪个人活在世上是容易的,你不曾认知她的整个世界,又有什么权利对她指手画脚。

范玮琪的那首歌《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歌词非常美,“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我们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却总能把冬天变成了春天”,我觉得这首歌正是我与谷子的写照,我很庆幸我们相互走进了彼此的世界,发现了对方最真实真可爱的一面,不然我们将永远势同水火,永无相交的可能。

只有走近一个人,才知爱与恨。闺蜜小美曾经讲过一个故事,高中入学时,她与同宿舍的一个姐妹一见如故,因为对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特别有亲和力。但是相处了一段时间才发现,对方是个心口不一的人,会暗自写日记损她骂她,但当面还是滴水不漏的亲密,挽胳膊搂腰,一切照旧。所以当小美无意间发现同学的日记本上,写满对她的不满之后,小美当场崩溃了,哭的昏天暗地。好姐妹自然做不成了,从此反目成仇,见面都互相懒得看一眼。

你永远都读不透一个人的心,就如同你看不懂这个世界。你一心讨厌的,没准以后恰恰是你最喜欢的,你掏心掏肺的,或许明天就势同水火了。所以距离,是个很奇怪的东西,能成就一段关系,也能毁掉一段关系。

03 不要把自己的价值道德观强加于别人

有时我们总习惯于抬高自己的道德高度,习惯于用自己的道德观价值观去衡量别人,其实我们有什么权利这么做?因为道德也是有适用范围的。

我曾经认为谷子是个被打了好几罐鸡血的傲慢婊,是因为我觉得做人应该低调,应该与人为善,应该随波逐流,应该符合“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所以她表现的盛气凌人,我觉得她没有教养,她特立独行风风火火,我觉得她是不合群。

但是虽然她不符合仁义礼,也不符合恭俭让,可她坚持自我,敢于说出事实,酷爱生活,总是不断的让自己变得优秀,这也是我求而不得的美德啊。

可大多数人都只能看到她在一定道德体系内的缺失,却读不到她的闪光点,或者她的闪光点不在大多数人的道德评判之内,大家就会给她贴上各种不良标签,并连同更多人在背后对她议论纷纷。

很多人喜欢对别人指指点点,实质上是想证明自己,证明自己在体制内,证明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可是道德标准又是谁制定的呢?母系社会里人只知其母,父系社会里人只知其父,封建社会一夫一妻多妾制,如今一夫一妻制,如此更迭的制度在历史范围内都是允许的。八十年代的口号是孩子只生一个好,政府为了控制二胎是要求妇女结扎的,但如今却是鼓励二胎。时代不同,你能说哪个标准是完全正确的?今天还是对的,也许明天就变了。

道德与价值的标准存在适用性,也是在发展的。所以我们大可不必把自己的道德观念强加于别人身上。

04 告别先入为主

有多少人是因为听说榴莲臭而主动拒绝吃榴莲的,恐怕不愿意吃榴莲的人群中有很多是根本没有吃过榴莲的,有多少人是因为听说河南人做生意不实在而不愿意跟河南人来往的,其实河南人真的也很有古中原人的风范呢。

有多少观念是你先入为主的?不敢吃的东西,不愿交往的人,不喜欢的东西。因为书上是这样写的,网络里是这样说的,别人是这样告诉你的,所以你的脑子里就先入为主了。前些年网络上都在喷芙蓉姐姐和凤姐,但现在来看芙蓉姐姐也不那么讨厌了,凤姐也堪为励志的典范呢。至少让我去做修脚的工作,我是有点弯不下腰的。

我不曾知晓身边每个人的过往以及现在,所以渐渐地我变得谨慎。对于奇葩类的朋友,我宁愿走近她去了解一下,而不是妄下断言指指点点。我总想,或许以后我们会成为最亲密的朋友,谁知道呢。

我坚信“仁义礼智信”是好的,所以如果我妄下断言,那我的“仁义礼智信”跑到哪了呢?

赞 (5)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