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患者:由乔任梁的死想到我的自杀

抑郁患者:由乔任梁的死想到我的自杀

文 / 放大葱

我的事只有家人和好友知道。今天写这个不是想“博同情”,真的不需要。毕竟那么多难熬的日子我都是一个人过来的。我写这个是想告诉大家: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一点用都没有,活着至少还有“希望”。

01

2016.9.16.乔任梁死于抑郁症。我对他没有很了解,只是记得他是个喜欢“粉色”的阳光男孩,和唱着《复活》的阴郁少年。我不对他的死做过多的评价,希望他能在天堂安息。但我想说说“抑郁”这个病。

我觉得我有发言权。

我曾经是个抑郁症患者,跟抑郁症抗争过将近三年的时间,中途自杀过一次。

大学的同学觉得我是个很阳光的人,跟“抑郁”这个病扯不上关系。

但高中的同学会觉得我是个“极度敏感”的人,跟“阳光”扯不上关系。

我不是个专业的心理医师,所以只能说说我自己的经历

02

我是如何患上抑郁症的

我从小就是个非常好强的人,什么东西都要争:从小学的班长,校级“三好学生”,到初中的“市级三好生”,年纪前三。我一直在成绩和荣誉里找到自己的存在感,我也知道这全是我父母的期待。每当看到父母看到我成绩和奖状露出满意的笑容时,我感到很自豪。久而久之的我也成了别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初中从段里50到中考的学校第一,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因此也毫无悬念的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

我以为我的生活会一直顺风顺水下去,可是高中三年却彻底慢慢打垮了我的意志,让我最后变成一具行走的尸体。

高一当上了班长,因为没从初中的模式转换过来。管理方面被很多人不认可,那时候甚至有人当面说:“你这种人怎么配当班长。”我知道我没做好,所以忍了。

成绩在班里中等,但我一直相信只要坚持就可以进步。从高一开始我就比别人花更多时间去学习。

可是一次次月考成绩告诉我,“你错了”“你很没用”“你是个白痴”……

高一下学期文理分科,我坚持要读文科,家里人坚决反对。甚至把我填好的表格撕了,打电话给班主任说我必须读文科。我只记得我跟我父母说:“这是你们选的,我会尽力去做,我不保证结果怎么样,你们也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从那以后我跟父母的关系就出了点问题。

文理分科后我文科的优势没了,班里的排名从原来的中等掉到了中等偏下。我没有放弃,因为我真的相信“努力会有成果”。后来换了宿舍,宿舍有个人失眠,半夜故意动静很大搞得宿舍人都睡不着。我受的影响最大,我记得那时候整整失眠了三个多月,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身体开始变差,开始每天吃各种药。成绩从中下变成了倒数。

成绩变差了,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区满足父母对我的期望,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感”在哪里。

我很早就懂得一个道理:就是在你读书期间,“成绩”决定了你在老师和同学心中的地位。从小学到初中一直以“好学生”自居的我也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差生”的待遇。

班主任拿那个室友没办法,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冷冰冰得让我自己去调整,让我跟父母商量搬到外面住。他班级前三,我倒数。

班里的一些同学也开始嘲笑我,“花那么多时间,学的还跟坨屎一样。”记得有次喝中药,中药太苦了就洒在了校服上,那几个经常嘲笑我的人在班里大声说:“说你是屎吧,吐的口水也像屎一样。”我什么都没说,去厕所捂住嘴巴在哭,哭完去清理衣服。

我没有跟别人说,我也不知道和谁说。总觉得是“自作自受”。

药吃多了,副作用也来了。我开始慢慢长胖,高中三年胖了差不多60斤。

慢慢的我知道了“不受人待见”是因为我成绩差,不怪别人怪我自己。

别人说我脾气变差了,但没有问我为什么。

我不知道那些日子我是怎么过来的。每天回宿舍亮着灯的时候跟室友笑着说话,熄灯有三分钟的响铃时间。我对自己说:“这三分钟你哭,没人听见,三分钟后就停下来。不要再继续让人看不起了。”有时候确实憋不住,躲在被窝用手捂住嘴哭。

那时候的我真的特别特别敏感,别人的不经意的“一个眼神”,“一句玩笑话”我都会揣测很久里面的意思。甚至可以因为这些事想一整天。

从一个“成绩高高在上”的人突然变成“排名垫底的人”

因为严重失眠引起了一系列健康问题:吃完东西就开始吐,要吃各种中药和西药,药物的副作用让我身上的一些器官开始出现问题。

因为“过度敏感”导致精神高度紧张,时刻提防着每个人。

因为“学习压力”让我一直出于一个“非常焦躁”的状态,脾气开始变差。

因为长胖60多斤让我非常自卑

邻居同学问我高中成绩怎么样,可以考哪个大学时,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看着我成绩下降我父母没有问我怎么了,只是一直说他们挣钱不容易,你不要在学校不学无术。

后来,我一直低着头走路。

越到后面我的身体越来越虚,感觉整个人被掏空了。我已经忘记了那段时间我是怎么穿衣服,洗澡,上课……

我觉得我活着很累。没人愿意听,或者是我不愿意说,说了也不会有人懂。

高考前最后一次模拟考试,离开考前半小时,我吃光了我有的全部药片,这是我研究的唯一一种可以让我有尊严的死去的方式。毕竟活着已经很没有尊严了。我知道高考改变不了我什么,我是个“烂人”,永远不会“有出息”,我永远都不想考试。

那时候我的脑袋里只有这些东西。

我也知道,死是唯一可以让我“解脱”的方式。

被送到医院催吐的时候,我有点意识,我真的非常累。我只想好好睡觉,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觉了。因此非常不配合医生。我只记得那时候我妈哭着对我说,“我求求你了,张嘴吧。你今天要是死在这里了,我陪你。”

直到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还是有人爱我的。

后来我活过来了。

高考前一个半月都在家里自己复习。后来考上了一个二本学校,比想象的要好点。

高考结束后我开始减肥,两年时间我瘦了60斤。很多人问我减肥的动力,我只是笑笑说:“我想谈恋爱”。其实我是想有个新的生活。

我现在还是非常痛恨当初的班主任,和那个室友。我不会说“因为他们我变得更坚强这种话。”我要谢谢的是我自己让我自己活过来了。

03

得了抑郁症的人会有很多症状

说完我的经历,我想说说得了“抑郁症的人”会有哪些症状。很典型的一个就是非常的“消极”。说话,做事都会用一种非常“消极”的态度去对待。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很不好,看起来软绵绵的,一点精力都没有。抑郁症患者有时候也会发出一些“求救”信号:他们有时候会提及关于“自杀”的一些内容,也会说出自己想自杀的欲望。记住,这不是我们在故意“博得关注”,而是我们在对我们很信任的你说:“求求你,救救我。我现在很不舒服。”当初高考前我也对家里人说过,都在气头上。我说我去死好了,死了就清静了反正你们也嫌我丢人。我爸说“那你去死。”

我只记得那时候爬到阳台的我哭了。我知道最后的“救命稻草”没了。

04如何看待抑郁这个病

中国接触精神疾病的历史还比较短,所以在国内“抑郁症”是差不多是闭口不谈的事情。即使家里人知道家庭成员得了抑郁症,也只会认为是小孩子压力太大,无病呻吟导致的。甚至会认为这是件非常丢人的事情,不会进行及时的治疗。往往很多人都是在这样得不到及时治疗的情况下“自杀”了。我想跟你们说:如果你身边有抑郁症的人,你可以选择不帮助他们,但请千万不要看不起他们。他们是有病,但他们也没办法。这是他们无法选择的。

我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你们可以给:抑郁症患者更多的宽容和理解。

我想感谢我的父母,老姐和基友陪我度过那段时间。我现在大三了,差不多已经拜托抑郁症了。我现在过的很好。

写完已经凌晨两点了,写的可能有乱。深夜我确实回忆太多以前不好的事,写的时候哽咽了不止一次。没人知道那段时间我是怎么过来的。如果上一代人很难改变他们的看法,那从你做起。

赞 (12)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