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没加你好友

我为什么没加你好友

文 / 林夏萨摩

01

小花生日那天组了个十几个人的局,一行人在日月光酒足饭饱之后,直奔台北纯K。

那晚,到场的基本上都是小花不同圈子的朋友,我一个都不认识,然而这并不妨碍大家在一起玩。年轻的陌生朋友之间,第一次见面,如果有游戏和歌酒助阵,就很容易玩得开。摇骰子的,喝酒的,斗歌的,玩手机的……一直high到2点多,才意犹未尽的散场。

晚风轻拂,酒后微醺,几分飘摇的小花和我在路边等出租。

她突然冒出来一句,你今晚有点高冷啊。

高冷?我既没穿高跟鞋,又没站在冰箱上,哪里高冷了,我这么活泼可爱接地气。

你够了。我认真地问你,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帮朋友啊?

啊——没有啊,为什么这样问啊?我有点摸不着头脑。

哦,晚上在KTV,开始大家都比较拘谨,只跟临近的人交流,几轮游戏过后,玩得开了,都拿出手机互相加了微信,留了联系方式,说以后可以一起出来玩。可我注意到一个细节,虽然你的手机一直放在酒杯旁边,但你没有主动加过任何一个人的微信。所以我才想,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的朋友。

原来因为这个,双鱼座的妹子果然都是心思细敏。不愿小花多想,我连忙解释道,你的朋友都很活泼,玩得开,看着也都比较好相处。我没有加微信,完全是出于我个人的原因,你不要多想。陌生人之间的聚会场合,大家都是萍水相逢,不存芥蒂地在一起度过一段快乐的小时光就好了,至于留不留联系方式,那并不是重点。而且……

而且什么?

今年以来,我忽然觉得自己不需要那么多所谓的“朋友”,不需要那么多的Hello Friend。

我好像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不是觉得大家只是很偶然的机会才聚到一起,以后未必有机会再见面,即使见面,也不一定能成为深交的好朋友,他们只能算是你的Hello Friend,所以,你就觉得没什么必要留下联系方式。

差不多吧,他们是我的Hello Friend,我也是他们的Hello Friend。生活中遇到的太多人,留下了联系方式也未必会联络,联络了也未必有话说,聊天了也未必能成为朋友。那既然这样,干嘛还要联系呢?

我一直都觉得只有志趣相投的人才能成为真的好朋友,其余大部分都是偶然相遇的“点头之交”,而我们真的不需要那么多点头之交。我身边的很多朋友,吃喝玩乐的是一个圈子,谈天说地的又是另外一个圈子。衣服可以混搭,但朋友圈真没必要杂交。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聚会场合是否加对方微信,开始变成衡量一个人愿不愿意与对方交朋友的一种信号了。但事实上,我们每个人的微信好友里,有一大半都是“僵尸好友”,真正聊得来能深交的,却寥寥无几。

给你每一条微信点赞的就一定是朋友?搞不好人家只是每天无所事事刷朋友圈的时候,刚好不小心看到,或者是手滑点到了。你以为人家时刻在关注你,关心你,但其实人家可能压根就没有看清楚你发的是什么文字,配的是什么照片,更枉谈通过蛛丝马迹揣测你的心情和际遇了。

总是觉得,人越来越大,学习和经历得多了,一方面,对万事万物的包容度提高,更容易接纳周身所处的这个世界;另一方面,对留在身边的人会越来越挑剔,心里考核一个人的标尺也会越来越严苛,情商、智商、长相、性格、品德等都在考核范围之内,我们只会留下与自己最为匹配的人在身边。

微信交友三千又如何,能与你知根知底患难与共的又有几个?我不要那么多点头之交的Hello Friend,有几个真心的朋友就够了。

与其讨好别人,讨好世界,还不如省下时间和精力来讨好自己,毕竟每个人拥有的能量是守恒的。你投入了很多没有必要的时间跟精力,消耗在与 Hello Friend 的无意义的社交上,最后能留给自己真正的知己好友的相处时间却少得可怜,这完全没必要啊。

02

我有个大学学妹L,毕业后基本不联络,我们一直安静地躺在各自的微信通讯录里。

她每个星期都会发自己参加各种朋友聚会的照片,今天跟F看电影,明天跟B聚餐,后天和Z一起K歌,文娱生活非常丰富,图片配的文字也都是这个亲爱的,那个么么哒。我心想,她毕业后的状态应该蛮好的,工作和生活好像都很充实。

期间,她问我借过三次钱,每次金额都不大,一般都是三四千。每次,都好像是有难言之隐,急需用钱。我每次借给她的时候都在想,她想到问我借钱,可能是出于对我的信任,也可能是因为笃定我会借给她。要知道,每一个人在需要借钱的时候,一定是倾向于那些手头有余钱,又愿意借给自己的人的。

那么,她现在身边交往的那些人当中,难道没有关系很好的朋友?没有在自己困难时能伸出援助之手的人?要知道,虽然她是我学妹,但我们大学里也不过是有过几面之缘,关系也并没有过硬到有求必应的地步。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她身边也有可以借钱的人,但碍于情面,她并不想问她们借。

想到这里,我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通讯录里有429个联系人,微信里有644个好友,QQ上有351个,这还不包含各种群里面的好友。在这么多人里面,算得上朋友的有多少个?称得上是好朋友的又有多少个?如果哪一天,我需要人帮忙了,愿意帮我的又有几个?

我回顾自己过去几年的生活,发现了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

不论我在哪座城市生活,不论我又认识了多少人,结交了多少新朋友,会在我困难的时候,第一时间挺身而出的永远都是那么一小波人。而这一小波人都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儿时的玩伴,初中玩得好的同学,大学室友等,工作之后认识的好朋友也有,但非常之少。

只有在面对这些人的时候:我能气急败坏地吐槽,MD,今天遇到傻逼了;也能得意洋洋地分享,老子要出书了;能在穷困潦倒到没钱吃饭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过去直奔主题,借我点钱花;能在凌晨1点辗转难眠时,一条信息发过去“睡不着”,很快地得到“有心事?”的回应。

至于剩下的那些人,一则大家的情分没到这个地步,二则有些事情一旦开头不知该如何收场,三则你过分的信任和依赖,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负担。而我,也绝对不会向他们开口让帮忙,因为我知道,开口了也未必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当然,我从来都不觉得朋友就是用来帮忙的,也不觉得有一个人就应当理所当然地帮另一个人。我很认同《甄嬛传》里的观点,别人帮你,那是情分,不帮你,那是本分。我只是想说,我们有必要交那么多压根算不上朋友的朋友吗?是不是也该定期清理下通讯录了呢?不联络的人就没必要留联系方式,手机和社交账号里的“僵尸好友”定期删掉,搞不好清理以后还能提高手机运行速度呢。

03

我常常会想,可能,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三重门吧。

第一重门,打开后,空间辽阔,看不到边际,那里行走着不计其数的点头之交,彼此间交集不多,并不了解,更谈不上有交情,只是在偶然间的场合恰巧相遇罢了。

第二重门里,空间依然开阔,隐约可见远方的围墙,这里活跃着许多“旅途朋友”,这些人可能是同学,可能是同事,也可能是别的场合偶然相遇的人,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在某些特殊的时间段里,你们相遇了,成了朋友,陪伴着彼此度过了人生中的一段旅途,而后,再次分别,散落天涯。

第三重门,可能小得只有一座城堡那么大,那里住着你生命里最重要的那部分人,你的家人,你的爱人,你最好的朋友,不管你们是否在一起生活,他们总是出现在离你心房最近的位置。

第一重门里的人向你寻求帮助,你可能多半是看心情;第二重门里的人向你寻求帮助,你可能多半看关系深浅或厉害关系;一旦遇到第三重门的人,你根本就不会去思考,不会去权衡利弊,只会做出最本能的反应,一定会帮他们,帮得上的立刻帮,帮不上的创造条件也要帮。

人类,终归是情感动物,在他们的心里,每一个人都是分等级的。

道理,就是怎么简单。我们要那么多的点头之交,不如用心结交几个知己好友,他们才是可以和我们一起跳出时间和空间的制约,始终能把酒言欢的人。

04

最后, 让我们重读一遍小学课本上的一个寓言故事《小山羊找朋友》:

小山羊和小鸡做朋友。小鸡请小山羊吃小虫。小山羊说:“谢谢你!我不吃小虫。”

小山羊和小猫做朋友。小猫请小山羊吃鱼。小山羊说:“谢谢你!我不吃鱼。”

小山羊和小狗做朋友。小狗请小山羊吃骨头。小山羊说:“谢谢你!我不吃骨头。”

小山羊和小牛做朋友。小牛请小山羊吃青草。小山羊说:“谢谢你!”

小山羊和小牛一同吃青草。

小山羊找朋友的“过程”告诉我们:

如果你真心想对一个人好,要选择对方习惯和接受的方式。你勉强喜欢吃肉的人吃草,送对花粉过敏的人玫瑰花,你们还能够愉快的相处吗?实在是很难想象两个饭点、泪点、笑点完全不一致的人,能成为很好的朋友或恋人。

小山羊找朋友的“结果”告诉我们:

所谓志不同道不合不相为谋,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同类才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志趣、爱好、性格和价值观截然不同的人,只适合一起度过一段开心的猎奇时光,很难走进彼此的内心深处。

我清楚你的口味,你也知道我的喜好。我懂得你的张狂,你亦明白我的悲伤。只有同样的人才能实现这样的默契。就好像同样的生物,经历宇宙洪荒以后,一定保存在同一个地质层。

赞 (3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