脾气好是最高境界的装逼

脾气好是最高境界的装逼

文 / 韩大爷杂货铺

我欣赏脾气好的人, 并不是觉得他们一定就有多高尚,而是从这点能看出,他们活的够聪明。

读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分配在理科重点班,我偏科太严重,对这些课程实在没什么兴趣,倒是有一位老师和一件事,让我至今记忆犹新。

教我们生物课的老师姓况,相貌一般,白白的,个子挺高,体态稍胖,穿着打扮倒是干净利落,经常是衬衫配休闲裤,举止优雅,每次踏上讲台,深沉浑厚有磁性的一句男中音稳定输出:来,让我们共同回忆一下上节课的知识点……底下一半的同学基本就睡着了。

他的课也谈不上多么精彩不凡,就是正常地一个知识点一个知识点给你讲,全程毫无起承转合,更无高潮可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班上的同学里有位刺儿头,也不能说是坏学生,就是表现欲很强,爱接话的那种,还特爱钻牛角尖,四十分钟的课他能刷出三十分钟的存在感,剩下十分钟基本是在调养生息。

有天下午,上课铃一响,中年男人老况像往常一样不紧不慢地走上讲台,开始上课。

“来,让我们共同回忆下上节课的知识点……”

这句话仿佛是一个口令,我立马条件反射般地开始溜号。

但今天那位怒刷存在感的同学仿佛开挂升级了,从上课第一分钟开始他就没消停过,不停地打断,不停地接话,不停地问一些杂七杂八的问题,课堂的节奏成功被他完美打散。

老况还是那个老况,永远有一副天塌下来武大郎顶着的耐心,存在感君问一句,他就耐心回一句,对方冲撞一句,他就慢悠悠地解释一句。

我的溜号大业就这样中道崩殂了,这俩人一个急性子,一个慢性子,在这间教室里你来我往,调动起我百分百的注意力。

存在感君不知怎么了,越来越过激,可能在他的既有经验里,别的课的老师们都不爱搭理他,发出的古怪逼问常常是有去无回,但今天貌似遇到对手了。

老况也是够可以的,完全就当给大家科普答疑,他左右串联,总能把这些刁钻的发问引到课堂内容上来。

存在感君的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懊恼极了,开始说一些和课堂完全无关的话,到最后干脆撕破脸皮,插科打诨,偶尔对老况来几句人身攻击。

全班同学一边像看猴戏一样看着存在感君,一边睁大眼睛盯着老况,吃瓜群众们都想看看这位中年大叔如何收场。

老况的高光时刻终于到来。

他放下粉笔,整理下手头的教案,昂首挺胸,向前迈了半步道:这位同学,你提的某些问题是有价值的,和课堂相关的提问我也都逐一做了答复,授课这个东西,教学相长,所以没什么。但是,还是请你注意一下,因为课堂上不止有你一个人,大家都要听课,你的很多话都与课堂无关,影响了大家的利益,所以咱们现在继续上课,也请你适当的保持下沉默,好吧。

存在感君对这个台阶显然是不满意的,于是他有恃无恐,主动地跳进了一个更大的坑,为了挽尊,说出了一些更加不入耳的话。

老况沉默两秒,可能是我出现了幻觉,竟然看到他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

“嗯,现在的情况呢,相信在座的各位,也都看到了。我是一名老师,我尽了我的职责跟本分,为大家授课,答疑。刚刚这位同学呢,说了一些不太好的话,我觉得他有碍大伙听课,于是就劝阻了他。劝阻的结果是无效的,他没有理会。那么接下来,我们只能遗憾地把他请出教室,让他冷静一下,我们也好继续授课。”

这些话完全是用播音员般的标准语速和正宗东北普通话抑扬顿挫地输出完毕的,我们都傻了,存在感君也哑了,灰头土脸走出教室。

五分钟后,老况把他喊了进来,叫他回到座位上听课,整个场面彻底被老况hold住,一切如常。

那是下午的第一节课上发生的事,直到晚自习下课回到寝室,大家都还在津津乐道。我也从此对老况路人转粉,即便最后分班时选择了文科,也一直都记得这一堂有人文气息的理科课。

读到这里也许很多朋友会觉得:呦,你看老况这人,真是高情商。

我不这么想,我从不觉得这世上存在着什么情商,所有所谓的情商,其实都是你看不到的智商。

我们平时提起智商一词,会联想起科学家,联想起数学,计算公式,几何图形,然而科学是包括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人情世故无法用量化的数字来衡量计算,但它作为智商的半边天来讲,的确存在。

拿老况的事来举例子,你真的觉得老况的心理活动是:“哎呀,慈悲为怀,我要度化这个可怜娃”吗?

不尽然。

我更相信,在当时老况的脑海里,他是羞恼的,是愤怒的,但内心的东西之所以没直接露而外之,是因为他在心里根据社会经验进行了一场连他自己可能都觉察不到的“人情世故公式推导”。

这个过程无法和盘托出,大致如下:

矛盾对立面分析:一名青春期的生命个体。

特征分析:愤青,企图刷存在感。

环境与社会角色分析:教室,课堂,除了矛盾双方外,有很多旁观者。

解决方案选择:1.厉声训斥。可能导致的结果:(1)施压过度,矛盾激化。(2)有损形象。方案一排除。

2.默不作声,可能导致的结果:(1)矛盾延续。(2)显得懦弱。方案二排除。

3.有理有力有节,可能导致的结果(1)对不明事理的同学仍然无法起到正面效果。(2)解决矛盾,顺便圈粉。

三权相害取其轻,选择方案三。

行动。

这个整体的思维过程需要多久?两秒即可。

而我们平时所看到的高情商表现,也并非全部出自于人的性格,只是在多种方案中,智商达标的人左右衡量做出了一个最理智,损失最小化,利益最大化的选择。

生活中我们都有这样的体验:那些真正牛逼的人好像脾气都蛮好,反倒是些小喽啰喜欢咄咄逼人,易怒狂躁。

你走在街上,遇见公司的首脑级大Boss,问声好,他恨不得点头哈腰笑脸逢迎把头埋进泥土里。

你走在街上,遇见公司的平级职员小李,问声好,他居然翻一个白眼,懒得理你。

难道真的是人天生就分出了善恶好坏,王侯将相,宁有高情商乎?

未必。

为什么“高人”喜欢平易近人?因为他相对于你而言,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资源,他不需要与你有矛盾纠葛,他所追求的,已经是精神层面的东西。

为什么“小人物”对你恶语相向,因为他在社会地位上与你十分接近,在社会关系层面与你构成竞争关系,即便你们俩没什么交集,他也情不自禁地想踩你一脚,顺便撒撒一天积攒的气。

并不是说大家心中的“高尚余额”不同,只是每个人所处的关卡不一样,导致头脑中的“人情计算公式”不同。

有人可能会问:那牛顿、爱因斯坦之流,智商不知高到哪里去了,怎么也没见他们脾气多好,反而有几分乖张呢?

因为当你也首发原创出万有引力定律和相对论原理,你就不用靠社会关系活着了,咱们的很多东西,压根就进入不了他们的衡量体系。所以在智商爆表的人那里,情商只能算个屁。

我们了解这些有什么用呢?这个道理,正向用是基本没什么意义的,无非就是能让你明白,在所谓的道德上,大伙都半斤八两,之所以没对你展现出某一面,也是因为所处境地没把他逼到那个份上。

但这个道理反过来用就多少有一点价值了。

我们都是小喽啰,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并没有多牛逼,但这个时候如果你在技能包里添加一份“高人必备”的好脾气,要么能让陌生人对你不明觉厉,要么能让周围的人觉得你人好,拉近彼此的心理距离。

渣男把妹常用这个技巧,一些权欲爆棚的人也常用这个来收买人心。

今天看到一条新闻,讲的是刘德华因为安保人员在维持现场秩序时推搡了粉丝一把,而现场发飙,对着保安大发雷霆。

一些网友很感动,觉得华仔好体贴。

事先声明,我特爱刘德华,我是他的铁杆影迷,也欣赏到不行不行,但我看到这个新闻时,第一反应不是他有多暖心,而是感叹他有够聪明。

所以我们越来越喜欢把不通事理的生命个体称为:玛德智障。

所以推进社会运行发展的,从来都不是情绪,是理性。

赞 (47)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