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真过得苦,还是太爱诉苦?

你是真过得苦,还是太爱诉苦?

文 / 晚睡

有时候人真的很奇怪,你会忘掉很多重要的事情,却会对某些片段、某些场景、某些无关紧要的人记得特别清楚。

我现在时常会想起那个开发廊的南方女孩。 最开始,她的发廊开在我家小区的胡同口,发廊不大,老板就是她和她的妹妹,另外雇了几个打下手的服务员,来的也都是周边的熟客。

她的手艺很好,尤其是盘发和编发,只要是你能想象出来的发式,她都能做。那些在别家店死活都弄不好的发型,在她那里十分轻松地就能做出来。

那几年,我每次洗完头都要去店里让她帮我弄头发,渐渐的熟悉了起来。

我这个人属于比较慢热的人,不太习惯和陌生人搭讪,但我挺喜欢和她聊天。

因为她从不像某些生意人那样巧舌如簧的给你推销,或者虚头巴脑的忽悠你,她总是温柔而清淡的,实事求是的给你各种美发建议,或者聊上几句家常,不会因过度的热情让客人难受,也不会叫人觉得傲慢。

在那些早早就出来打工的女孩子当中,这样性格的人是很少见的。她或许也没多少知识,没受过多少教育,只是她天然就是这样踏实肯干,还内敛不张扬,让她像一株生命力强大的植物,从温暖的南国,移植到了极寒的北国,依然活得葱郁而茂盛。

几年过去,她的发廊生意越来越好,钱赚多了,生意也随着扩张,她租了一处很大的门面,由小发廊变成了现代造型室,还在附件的商城开了一家服装加盟店,由她老公打理。

恰好,她新开的造型室在我单位附近,对我还是很方便,我还是几乎每周都要去一次。

这种雇了十多个员工的店算是不小的店了,一个外地姑娘,一点根基都没有,要做下来有多难可想而知。我就曾经亲眼看过有的人来找麻烦,她和老公好话说尽,奉上了几条烟才算把那些人请走。

还有一个经常来的熟客,做一个很简单的头型,只是要求特别高,每次都要做半个小时左右,一会这里高了,一会那里低了,挑剔得要命,她都十分耐心。客人走了我十分有吐槽的欲望,她却总是笑笑,不说什么。

有一次,我来做头发,聊天的时候,她说:“前几天你有个朋友来烫头,说你是推荐她来的。” 我很清楚我那个朋友的性子,比较小气,特别爱讲价,什么价格都拦腰砍一半,老板不同意,就死磨,能磨一天。我都不怎么敢和她一起逛街,很容易被骂的。

于是我问:“她是不是要求你便宜点了?” 她笑了笑,“是的。”她这里一贯是明码标价,任何人都是一个价,除非是部分熟客可以赠送一点产品,去之前我提前和朋友打过招呼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她就是比较喜欢讲价。” 她笑,“是和你不太一样。”还是不会讲她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从不抱怨,从不。

 

我见过有些店的老板,客人一坐下来就是甜言蜜语,然后客人一走就评头论足,讲人家这里不好,哪里不对,撇嘴、翻白眼,十分叫人厌恶。

她永远不会这样,再难缠的客人也都平和应对,实在讨厌这个人,她会不再和她讲话,默默走到一边。

开服装店生意不景气,连续亏损,不得已只能关掉,她也只是说,“这一年的钱亏掉了,明年要更努力才是。”

手下的服务员有了什么差错,她也会批评,但永远是就事论事,从不扯东扯西,不会像某些个体老板那样,觉得自己对手下的员工有生杀予夺的大权,别人必须对自己进行顶礼膜拜,而自己则有资格随时进行侮辱和嘲弄。

以前我觉得她这样只是会做生意,正所谓和气生财,打开门做生意的人就是得能忍能让,才能有回头客,有好口碑。

认识了六七年之后,我逐渐发现,这并非是做生意的手段那么简单,她这个人的确是这样,非常有韧性,虽然是一个小小的个体老板,但是活得不卑不亢,什么困难和问题来了,她都只想着去处理,而不是埋怨和诉苦。

现在那家发廊已经易主,她回老家去了,因为孩子到了上学的年纪。据说她不再开发廊,而是有了一家工厂,做得很不错。我们的联系也中断了。

发廊兑给了一个新老板,名字没换,我去过几次,生意每况日下,新老板和我一直抱怨,“为什么我的发廊生意不好?早知道这样就不会花这么多钱兑她的店了。”

为什么生意不好,我心里默念,“不仅是因为你不如她技术好,也不如她有好人缘。”

新老板是那种爱抱怨的女人,整天不是抱怨顾客太极品,就是骂服务员太懒散,或者怪老公不支持自己。

每次你一坐下,一开始做头发就唠唠叨叨个没完,每个顾客走了之后,就立刻吐槽这个顾客有多么极品,然后还要和当下的客人讨论一下,搞得别人很尴尬,不知道怎么接。

去过几次之后,别人自然就不去了。 我曾经认为我和她只是发型师和顾客之间的那么一点缘分,但后来我发现我很怀念她,我很想再看到那张表情总是不疾不徐的脸,那个淡然承受一切的人。

 

我们之间似乎建立了某种关联,因为她改变了我。

你以为在一个开发廊的小老板身上就不能学到什么东西吗?人生中处处都有典范,处处都有镜子,可以照出自己的缺陷。

在她身上,我学会了温柔一点和自己所遭受的困难和挑战面对面,不必逢人就讲诉自己的痛苦和烦恼。

我们都不喜欢和总是带来负面能量的人在一起,坚韧与强大才能争取到更多的理解与支持。

人到中年,我见过很多人,包括很多位高权重的人,我发现成功者基本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

他们都不爱诉苦,他们都只专注于问题本身,注重如何去解决。

有一次,我和一个做领导的朋友抱怨自己工作中一些不开心的事情,他听完笑笑,“你这算什么,你看看我现在手里需要处理的事。”

他一一和我数了一遍,我听完惊呆了,这些都是换成我,大概就要跳脚骂娘的、大呼倒霉的烦心事,但他在那样的压力之下,依然一切如常的和我聊天,并不会气急败坏。

那次我终于明白了,为何他能够成为某个行业的翘楚,内中自有道理。

 

一个人的心要足够深,才能埋得下一些事。心若浅得像一个碟子,什么都装不下,稍微有一点心事,都会流淌出来。

能担当,这是事业成功的基础,这点上大人物与小人物没有不同。

哭嚎、抱怨、逃避,都毫无意义,并不会使烦恼变小,反而会使自己失了分寸,被别人看穿了弱点。

我越来越欣赏那些不爱诉苦的人,他们才是最勇敢的战士,苦来了,难来了,他们提枪上马,与之厮杀。

不诉苦并非是自我压抑,而是看透了人生,有一种不徒劳挣扎的智慧。

做人谁不曾被命运辜负过、被他人伤害过,阳光下并无新鲜事,一切乏善可陈,谁是第一个受苦的人呢,不,都是别人的影子,都是前人流过的眼泪。

遇到困难可以倾诉,寻求帮助,但不可长时间的停留在诉苦的阶段。

说多了,就难免会顾影自怜,相信自己真的是一个可怜人。

赞 (1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