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话直,我很介意

你说话直,我很介意

文 / 催眠一只猫头鹰

01
对不起,我很介意

周末和许久不见的朋友出去逛街,在H&M;看到一个很漂亮的长裙,我一眼就看中了,拿下来准备去试衣间试试看。衣服刚拿到手,和朋友一起来的脸熟级别女生来一句:“我这人说话直,你别介意啊。”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觉得前方高能,会有让我不爽的事情发生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厮就来了下一句:“这裙子适合高个子比较瘦的女生,你太矮了有点胖,估计穿不上,不适合你,别试了。”

你们能想象当时我心里的火焰是几个颜色的吗?我直接炸了,瞥了她一眼,静静拿着衣服走进试衣间,继续试。出来之后,和朋友该说说该笑笑,这个女生的话一概不接。

朋友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趁着中午吃饭把我拉到厕所洗手台,跟我道歉说,她就那样,说话比较直,不会拐弯,你别介意,其实人还是很好的,比那些说话拐几个弯的人强多了。

我冷笑一下说,对不起,我和她不熟,我很介意,老娘就是听着不爽怎么办。

我们从小都学过魏征和李世民的故事,它一直教育我们忠言逆耳利于行。结果很多人的脑海中会固化为这些对你好的话,可能会比较直戳人心,让你不舒服。它让你脑海中有这样一个设定:对你好的话一般都不好听。

那么如果我反推一下,好听的话是不是一定都是对你不好的,口腹蜜剑?

当然不是,这些年,有太多夸我的人,难不成都是要捧杀我,我可没有古代女主那么刀光剑影的生活,人家就是比较真诚地赞美一下我的小优点而已。

小时候感冒吃药,就特别爱吃带着糖衣的,对于甘草片啊这些一到嘴巴里就苦死了的药片,我老远看到就躲得远远的。那么带糖衣的和不带糖衣的药效有差别吗?没有,反而甜一点的我会更加主动去吃,病好的快点。

上学的时候,每次暑假作业我基本都是在开学前一天赶通宵,因为假期玩疯了都没写。我的姑姑就在我身边,看着我写,然后损我,让你玩啊,这下舒服了吧,刚放假的时候就让你写,就是不听啊。这话听了简直想摔笔和她干一架。我老妈就在一边,别着急,一点一点写,别写错了。下次记住了啊,一放假每天写一点,就不这么着急了。

同样的意思,老妈的话就让我安心下来,好好地写下去了。

忠言不一定要逆耳,良药不一定非要苦口。

如果有更好的方式,让人更舒服更易接受的说辞,就不必要去特意的剑走偏锋,言辞犀利语带讥讽。心中通透明白的人,能理智地对待这些话语。

但大多数的我们,没有那么坚强的心,这些带刺的标榜着自己直爽的真诚话,我们听不进去。

条条大路通罗马,你为什么非常选择一条最让对方不舒服的路去走,难道真是为了我好而不是为了让自己显得更加的与众不同?

02
说话请注意场合

伤人最深的,是身边亲近之人,而最让人下不来台的,就是在众人瞩目的场合下把你的弱点摊开来说。

刚上班的时候,项目组有一个女生,可能因为学历比较高的原因,总觉得自己在老家的小公司屈就了,言谈之中带丝高人一等的感觉,看到什么不顺眼或者觉得不公平的事儿,就会直言不讳,让人措手不及。

有一次公司副总的一个亲戚来就职,这小姑娘谁知被分配给她带。人事经理刚走,她就当着大家的面直接给小姑娘来了一句:“我这人说话直,你别介意,我不会因为你是李总(副总)亲戚就优待你,该怎么来就怎么来,谁也不特殊对待。”

小姑娘当场就委屈地要哭了,可生生忍回去。你说这话怎么还回去,要是说不用不用,大家怎样我怎样,搞的好像本来小姑娘要优待似的。要是问她你这话什么意思啊,还真像是仗着是副总亲戚就欺负人的感觉。

一句话,给人逼上死胡同,可怜这么清秀的小女生,刚来就要面对这么尴尬的场面。

回家和我姑姑说完之后,她言:这个学历高的女生,在这家公司不会走太高太远。

我问:“为什么?”

姑姑答:“你没听说过一个人的谈话让别人舒服的程度,决定她这个人的高度吗。”

老话说得好,逢人见面三分笑,遇事自然有关照。

她即便对这个小姑娘不满,何必当着大家的面严明,这不是给人留口实吗。这样的人不是性子太直,而是傻。旁人看多了,都知道她是个荤素不忌,不分场合给人难看的主,谁还敢和她走近,保不齐哪天也看你不顺眼给你来一句,当场让你下不来台。慢慢的,她就会被人孤立,这样不会笼络人心的人,还能指望在这家公司混多久。

今年过年的时候,去朋友家不小心打碎了一个陶瓷的小兔子,是她女儿的新宠。我惶恐的和小宝贝道歉,一直说下次再来一定给她买一个更漂亮的。本以为她会哭闹,都做好了冷场尴尬的准备了,结果她说没关系,阿姨也不是小心的,她还有另外一个小兔子呢。

朋友拉着我吃饭,说不用放在心上,不是什么大事儿,小孩子的玩具很多的。吃完饭要走的时候,我不小心看到这个小兔子的碎片,被宝宝小心翼翼的放在一个小篮子里,明显不是要当成垃圾扔走的样子。

心里瞬间很温暖,回到家里就在网上买了一个和那个差不多的小兔子寄过去。

无论是陌生人,还是熟人或者朋友,其实言谈都是要注意场合的。交流最期待的,无非是解决问题,带来新的思想,传递快乐,简言之,你都希望对方给予的是正面的能量。

而当你不管不顾,不考虑对方处境,直接甩出冷冰冰或直戳人心的话时,就别期望会收到什么好的反馈,哪怕你觉得是为他好。

03
我之所以介意,是因为这话不该你说

看过一个TED的演讲:《我们都误解了信任》,中心思想就是,当你所说的话语描述和你本人的形象能力不符时,你就不值得被信任。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你工作中出现点小状况,上司来指导,你会认真听,吸取经验教训。倘若同事来谈论你的错误,除了心很大的人会接受,大部分都会在心里想或直接说出来:“你算哪根葱,凭什么说我!”

孟子有云,无征不信。

这个道理放到与人交谈中同样适合。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做出评价或建议,指导时,一定要先掂量一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足以支撑你说这些话的资格。不然,这些话就很直了,会让人不舒服。

老话说,不要只做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中的矮子。说过很多大道理,仍然没有人信任你,会不会更悲哀?

想要让别人接纳并听取你的建议,首先要自己有底气,强大之后,才会拥有让别人信服的资格啊。我们从来,都是先靠一个人的外在表现来评价这个人。譬如谈恋爱的时候,男朋友没有什么实力,但因为你接触过,知道他的努力奋斗,你会判定他是潜力股。而你的爸妈,只是简单的见一面,肯定是通过他的薪资,有无房产等来评判这个人。

人们在说别人太过势利眼的同时,其实自己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一个明星背个帆布包,也会有大批的人说一定是个小众低调品牌。一个月薪不到三千的普通人,哪天背个爱马仕,估计同事连问都不问直接判定为高仿假货了。

看看,你都做不到毫无条件地相信人,为何还要在和对方不怎么深入接触,或者关系并不太熟悉的时候,直言不讳还强硬地让他们接受你的话呢?

你的言语太重,而你在他人的心中分量还很轻,这话,就会砸疼人了。

04
你不是直,而是太自私太懒得改变

宗萨仁波切说,大多时候标榜自己说话直的人,只是不愿意花心思考虑对方的感受。

现在貌似流行道德绑架,道德压制。

许多电视剧里经常有这样的情景,某个人不分缘由,先来一句:请你一定要原谅我,不然我跪着就不起来了。真是叫人为难死了,不答应吧,感觉像是在欺负人家,不讲人情,答应了吧,鬼知道后面会有什么话什么不好的事儿在等着。

这样的人,不是脾气直,而是自私。你都不愿意为了我费点功夫说话委婉一点,我何必要因为你所谓的直强忍不舒服的现实呢。

上班的时候,经常会遇见一些所谓标榜自己说话很直的人,可我发现大部分他们都是直直地对待下属或者是同事,至于朋友之间的相处,倒不清楚。

但人家对待上司的时候,可没见到有什么很直的语言,一个个的都是辞藻谨慎带着恭敬,礼貌的很。这样的人,他们直,是有选择的。那些在他们心中不太重要或者能得罪起的人,就是所谓的承受他们直脾气的人群。

我实习结束的时候,为当时带我的实习主任送了一份小礼物,感谢他在实习期间对我的照顾和指导。结果在最后离别的餐会时,主任提起我送的小礼物,说很感动,要敬我一杯,我连忙站起来。这时听到身边一个同样实习的女生小声说:哎呀,人家就是会来事儿,看我就不行,干不了这个,没办法啊,谁让我不懂人情世故,做不来虚情假意的场面应酬。

当时火气直接上了头,差点要和她吵架,想想这是聚会呢,就忍住了。

散了之后我把这事儿和朋友说起,她说,这叫圆滑啊,自己不懂感恩还非要说别人有礼貌是圆滑。谁也没逼着她非要送礼物,自己不做不代表别人做了就是错了。

许多人喜欢打着自己清新不媚俗的标签,把说话直等同于真诚和直爽,这真是一个天大的错误。真诚的前提是真心实意为别人着想,为别人着想就会尽最大努力做到让别人舒服,避免让对方为难。而直爽可不代表着不懂礼貌没有修养,这个偷换概念做的真是很可怕。

人自从生下来,就在不停地开始学习,说话也是,从一个简单的音符,到后来的长篇大论。没有什么“我这人就这样”的说法,只是你不愿意改变而已。

你愿意怎么样是你的事儿,没人逼你改变。但如果因为你的不愿意改变而让别人也要和你一样,不一样的话就是错的,就是媚俗,那就是你的错了。

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所以,别让我承受你的直,那是你自己的情绪,和我无关。

心直不一定口快,出口前请过滤一下伤害。

如果再有人对我说,我这人说话太直,你不要介意,我会说,不好意思,我很介意。

赞 (27)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