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要抱怨读书苦,那是你去看世界的路

为什么我们聊着聊着就没话了?

半夜醒来,发现女儿卧室的灯还亮着,就过去看。女儿皱着眉,正在抄写英语单词。

我问,怎么还不睡?女儿气哼哼地说,我今天听写错了几个英语单词,老师让每个词抄写一百遍,还有两百个就抄完了。我问,怎么还错了呢?女儿一翻白眼:没好好背呗。

我边往外走边说:那就别埋怨,老师也是为你们好,希望你们扎实地学好知识。

女儿把书一推:妈妈,学习好苦呀,还是你们大人好,每天上个班就行,你看我都累成狗了。

我苦笑,大人轻松到“每天上个班就行”吗?

前几天,我一个表弟有事来找我,脸上大写着一个“沮丧”。

他在一家私企打工,干了六七年了,收入算还凑合。可去年有一段时间他们工厂效益不好,老板说工资暂时按百分之六十开,等效益好了再补上。工人们也没啥意见,既然在一条船上,就得同舟共济吧,再说,那百分之四十只是暂时不发,又不是不给了。

今年上半年,表弟他们工厂的效益特别好,天天加班加点赶订单。大家以为效益好了,去年少发的那部分工资该给了吧?

可迟迟没有发的迹象,几个工人就去问老板,老板一脸无辜:去年不是和大家说好的,厂里效益不好,工资就发百分之六十,大家都同意的啦。工人们面面相觑:不是说效益好了给我们补上吗?

争执了半天,老板死活不承认说过“补上”这话,工人们也拿他没办法。

表弟知道我做HR的,就来讨个主意。

我说这事简单,去劳动部门一反映就解决了。表弟犹豫着说,不是没想过,只是我们和老板闹僵了,饭碗不就砸了?唉,好几千块呢,要是这钱挣得轻松,不要就不要了,可都是用力气换来的钱,想想就心疼。

我一边继续帮他想办法,一边埋怨:你脑壳也不慢,可当初就不好好上学,整天说上学累,你要是能考个大学,找份好工作,还会受这种气吗?

表弟懊恼地说,姐,你就别说了,我后悔有什么用?那会儿我净跟张东打游戏了。

我哼了一声:张东,人家是拼爹的好不好,他可以大字不识,照样住豪宅开豪车,你拼谁?你只能拼自己!你堂姐才是你的榜样。

他堂姐是我这些表弟妹里最出息的一个。

今年七月,在法国留学的表妹回国省亲。她这些年忙于学业,在国内重点大学本硕连读,又出国带奖学金读博士。从小成绩拔尖,当年高考在她们县考了第一名。

饭桌上,表妹侃侃而谈,浪漫的欧陆风情让人神往。女儿很羡慕,说,小姨,我长大了也要像你一样,去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表妹鼓励她:好好学习,你会的。

女儿问,就只有学习这一条路吗?

表妹沉吟了一下:对于那些某二代某三代来说,他们通往世界的路有很多条,学习只是其中的一条。但对于我来说,考学可以说是唯一道路。

我的父母都是务农的,他们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每次我妈妈说起县城就特别兴奋,说那里好大呀,人好多呀,东西好贵呀,我都有想哭的冲动。我从小眼见父母的辛劳,就立志要通过自己努力让他们将来可以改变一下生存状态,享受一下生活。

女儿好奇地问了她最关心的问题,小姨,你那么努力不累吗?

表妹笑了:累啊。可是,如果你把学习当成一件有趣的事做,开始的时候你觉得很累,可当你一次次踮起脚尖超越了自己,获得了更多的知识和突破之后,你会感觉越来越轻松,越来越快乐。

宝贝,比起面朝黄土背朝天,比起建筑工地的烈日暴晒,比起在寒风中叫卖蔬菜水果,你会发现,学习是最轻松快乐的事。不要辜负十几年象牙塔的时光,它足能撑起你的梦想,让你的目标落地生花,人生充满无限可能和希望。

女儿陷入沉思状。

是的,孩子,我也知道你学习苦,也不要求你成为第一,但你要在该努力的年龄,不惜余力。

如果在最该努力的年纪选择了庸碌无为,却借口平凡可贵,我敢保证,将来你会非常后悔,却无法言说。

孩子,不要抱怨读书苦,那是你通向世界的路。

罗素说过,人生应该像条河,开头河身狭窄,夹在两岸之间,河水奔腾咆哮,流过巨石,飞下悬崖。后来河面逐渐展宽,两岸离得越来越远,河水也流得较为平缓,最后流进大海,与海水浑然一体。

其实,这也应是学习的历程写照。

走过这段最狭窄的地方,那些你吃过的苦,熬过的夜,做过的题,背过的单词,都会铺成一条宽阔的路,带你走到你想去的地方。

后记:

据说每个孩子都是一张白纸,首先为他染上颜色的,都是各自的原生家庭。

由此观之,家庭教育是极具个性的。

各种颜色,无关高下,不分优劣,没有对错。

你可以说“虎妈”太严,孩子应该有轻松自由的童年;也可以说“猫爸”太宽,如此育人将来怎堪竞争之激烈。

听起来,谁都有理。但这种事,通常要等上许多年才得验证。

棍棒底下,真的都是清一色高材生?压力不一定等于动力,严苛之下,困难越大,受挫越深。

放任自流,真的就能教出健全心灵?社会复杂,人心险恶,身无长技傍身,难保化险为夷。

哪有什么教育,父母和孩子,人间一路同行,互为师友。不妨宽严齐施,恩威并重,赏罚分明。

凡事都如此,重在平衡,注意适当。

——郭念

赞 (21)
分享到:更多 ()